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风之驱魔师 > 第七十九篇 艰难的防守

第七十九篇 艰难的防守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当年创作出的宝具也必须要寻找到新的继承人了,这些东西决不能随着我的消亡被永远尘封,真正需要它们的毕竟是血族。”阿蒙擦了擦头上的汗水站起身来,身边依次爆发出了七道水桶粗细的血色光柱,七柄各样武器的身形在其中若隐若现,虽然有些尚未解开封印,却皆都散发着阵阵不舍的哀鸣,似是懂得了阿蒙的打算一样。

    “血族第二宝具,汲魂刀,解封!”一滴鲜血洒下,阿蒙右手边的光柱陡然破开,一把看上去平平无奇的短刀露出真容。摸约半米长的刀身朴实无华,其后紧接着便是没有护手的刀柄,看上去颇为利落干脆,“为了应对魔族而铸造的汲魂刀,刀刃上的诅咒能完全终止魔族的再生机能,只可惜我没有办法亲自尝试一下了。”

    伸手摸了摸刀背,阿蒙轻叹一声,旋即目视着它旁边的另一道光柱:“第三宝具镜护之盾,当时应该是为了对付人类的咏唱而铸造的吧?”

    言毕光柱破败,一面七边形的盾牌便显现出来,说是盾牌,但其实非常小巧,恐怕顶多也只有个大碗的口径那么大了,与真正的盾牌还是有着一些偏差的。这盾牌并无什么特别之处,唯一惹眼的恐怕就是它如同镜子光洁的外表了。

    接下来的四把宝具也被他依次解开封印,七柄宝具发出阵阵共鸣围绕着阿蒙不断旋转,着实像是缠着母亲的孩子一般。

    伸手抓住了其中的弑神枪,阿蒙另一只手猛地一挥,六道浓郁的血气将剩下的宝具包纷纷包裹起来,随着他一声轻喝化作六道血光分别奔去了不同的方向,最终消失在了他的视线中。

    正在极地到处瞎转的灺自然也是看到这些四散的宝具,其上那熟悉的气息让她确信它们出自阿蒙之手,但它们所散发出的一丝悲戚却让灺担心了起来。联想到之前阿蒙便已是重伤在身,她不由得心头一紧,连忙加快速度朝着这些宝具飞来的方向追了过去,只是一边跑着一边在嘴里低声自语着“才不是担心他”……

    时光倒溯,三天前,宏川。

    魂之哀伤以一敌四,借助着自己对于实体的控制能力成功的将四只初代种的注意力从教堂转移到了自己身上。只是这四只巨大的初代种即便是身为灵器之灵的魂之哀伤也无法将之抹杀,无奈之下只能选择与其缠斗。

    宏川大教堂的地下,在避难所聚集的幸存者们感受着大地的颤抖不住的哭泣着,虽然有擅长精神系咏唱的驱魔师在颂唱着宁人心神的颂词,但这斑驳的绝望气息却久久无法驱散。

    银锁结界外,王斌和爱丽丝筋疲力尽的喘着粗气,他们的任务很简单,保护正在拼命释放着灵力的安德鲁斯。而正是安德鲁斯的完全爆发,掌心之火才化身为一个七八米高的火焰巨人挡在三人前面,此时他们的真正敌人已经不是那潮水般的杂鱼,而是真真正正的血族元老。

    “傀儡王戴斯,果真名不虚传。”掌心之火一边说着一边挥出一记重拳,炙热的气息瞬间将拳风所到之处化作一片焦土。

    面无表情的戴斯面无表情的伸出一双肉拳迎了上去,狂风呼啸间竟硬是接下了掌心之火这一记重拳,其代价只不过是后退了几步:“器灵只要现身,灵器就不会被损坏,除非器灵身死。这一点倒是我失算了,本来打算借助多方压力彻底解决你们的。”

    言毕,戴斯的手臂突然爆开,完全像是机械一样的手臂内部陡然射出无数血色丝线缠绕上了掌心之火的巨拳,瞬间给它覆盖上了一层血色。

    毫不犹豫的抬起另一只手将自己的焰臂切断,掌心之火向后一跃跳到结界前,头也不回的低声道:“安德鲁斯。”

    听到掌心之火的呼唤,安德鲁斯瞬间爆发出澎湃的灵力化作一团烈焰,竟是眨眼间便修复好了掌心之火的伤口。

    然而与此同时,掌心之火的断臂已经完全被血色的丝线覆盖,一声怪叫之后竟变成了一个摸约两米来高,长着七八个嘴巴的怪物。

    “这么下去不是办法。安德鲁斯的灵力也快枯竭了,再找不到什么方法的话我们就麻烦了。”爱丽丝一边说着一边将一只企图靠近这里的血奴冻成一地碎冰,不由的扭头看了看对面像是面瘫一样的戴斯,“这家伙全身只有大脑还是原产,其他部分完全都是傀儡化的机械,大脑又完全被血族的黑魔法结界保护,咏唱根本没办法起到作用。”

    “而且那些血丝也很讨厌……跟大叔的控魂银锁有的一拼。”王斌勉强用十字杖支撑着身体,在场的首骑中他是实力最弱的一个,就连安德鲁斯和爱丽丝都坚持不住了,他又怎么可能安然无恙。况且他的灵器更适用于近战,体力和灵力的双重消耗让他已经吃不消了。

    宏川城中。

    肖嘉莹的衣襟已经被鲜血浸染。微微带着些血腥的夜风中,她平静的深深吸了口气看着四周的布满了弹痕和刀痕的建筑物,又低头看了看脚边那件包裹着一捧沙土的血族战袍和断作几截的大剑,肖嘉莹突然有种想哭的冲动。

    曾几何时,这片大地上到底有多少人跟自己一样同这些异族战斗过?又究竟有多少人为此付出了所有?

    “你的伤口我已经应急处理过了,感觉不要紧吧?”

    “恩,这点伤完全没问题的。”回应着脑中湮没之魔焰的话,肖嘉莹远远的望着远处被火光包围的宏川大教堂,不禁有些焦急,“现在来不及赶回去了,要怎么做才能帮上忙?”

    没有任何迟疑的,湮灭之魔焰斩钉截铁道:“狙击!”

    地球的另一端,美洲支部。

    漫天的金色漩涡就像是一面巨大的幕布一般,只是从中映出的不是影像而是无数精致的兵刃,各式各样的兵器看得人眼花。而在这幕布之前,左手握着精致手盗,右手紧握巨大盾镰的美洲司长,被誉为武神的第一元帅正一边啐了口血一边战意不减的笑看着不远处的元老。

    “与其说你拥有无数灵器,倒不如说你的灵器是存储着无数灵器的空间。”元老一边说着一边随手抓起一根建筑物的残骸,无数血丝顺着他的臂膀瞬间将其包裹,转瞬间化作一柄通体暗红的长弓,身后眨眼间布满了辐射状排列的血色箭矢,一眼看去就像是一道血墙一般,“老实说,我也没有多少把握能胜过你,不过既来之则安之,总要拼上一拼不是?”

    “拼上一拼?这话倒是该我说才是吧?”武神不屑的轻哼一声,“不过你倒是猜对了,我真正的灵器的确不是这把翠刃金杖,而是我身后自称是王之咏叹的世界。算了,跟你废话太多也没什么用,直接动手吧!”
第七十八篇 坏人章节目录第八十篇 武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