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风之驱魔师 > 第七十七篇 火焰的公主

第七十七篇 火焰的公主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魔界北域,王城皇宫主殿里北域亲王齐致,但除了北域魔王以外却个个都是愁眉紧皱。

    “血族跟人类开战,磈也跟着瞎掺和了一脚,这事确实很难办但你们也不用脸色这么差吧?看的我自己都觉得没信心了。”北域魔王看了看自己的这几个兄弟,突然觉得有些好笑,“放心吧,穹儿跟人类合作能摆平这件事的。”

    “你明明知道我们找你不是为了说这破事,谁管这些!你知道你干了什么吗?”水王再也忍不住,一巴掌拍在魔王身前的桌子上,在那上面留下一个掌形的印记,“王兄,你就这样让灺儿去人界了?你难道忘了她的身份了吗!灺儿若是有个闪失,你就是我北域的罪人!”

    “老四!言重了!”

    一旁的亲王看到这里忙上前一步拦下他,而被这一声呵斥惊醒,水王讪讪的收回了自己的手,不悦的轻哼一声退到了一边。

    大殿里一时间变得安静了下来。良久,北域魔王才叹了口气道:“灺儿的重要性我自然是知道的,战场上刀枪无眼你以为我就不担心吗?可相比于这魔王的位置我还是一个父亲,我不能像以前那样再找各种理由把她封闭在这小小的王城之中。灺儿平时是有些大大咧咧的,但她也是个懂事的孩子,每次她都理解我的那些理由。有一次我看到她望着王城之外独自流泪,你们知道我是什么感受吗?”

    魔王的一席话让其他三人无言以对。其实他们又岂不是这样?灺对于北域固然重要,但无论如何她也依旧是在场这几个人的至亲之人。

    “灺的实力虽然已经不亚于她的三位皇兄,但这次毕竟有血族参与其中。总之灺这时候去人界让人没办法放心下去。”

    水王说罢扭头便离开了大殿,剩下三个人在大殿里面面相觑。

    “老四还是这性子,也不让我说句话就知道拍桌子。”魔王目送着水王离开了大殿,不由的叹了口气,“灺儿的事情血族还不一定知道,这段时间你们抽空也可以去一下,反正其他三域这段时间也不会再有什么小动作了。”

    魔王说罢,剩下两位亲王互相看了看,靠近魔王的那位抬抬手道:“人界那边就让炎王去吧,他手下第一大将不是还有个分身在某个驱魔师身上吗。我这把老骨头还是留在这里帮你研究研究那东西吧。”

    点了点头,魔王也不再多语。他们兄弟之间十分默契,互相的安排也肯定是对现今最佳的选择。

    “我正有此意。”炎王听罢一口答应了下来,“人界那边我是该去看一下,顺便还能再教导教导灺儿。反正我粗人一个,研究那东西的时候也帮不上什么忙,倒是木王和水王能多帮你一些。不过王兄,你真打算用灺儿的力量彻底解开它吗?”

    一听到有关那东西的话,饶是魔王的定力也不禁抖了抖手。

    “北域王族自上古以来一脉相传,为了保证血脉的纯净,魔力向来都是优先选择代表力量的力魔力来继承,故而子嗣应当全为男丁。”说到这里魔王稍稍一顿,“但有极少数的情况下,我族之后也会有人继承血脉中极为罕见的象征着远古传承的智魔力的人,这些人则全为女子。而她们则肩负着我族传承至今的重任……”

    “解开上古遗物,万年轮。”木王接着魔王的话说道,“早在魔界初分四域之前,万年轮就被我族先祖发现,也正是其中的力量才造就现今的北域王族,自那时起我族才会出现力魔力与智魔力的区分。但力魔力只不过是万年轮的外围力量,它真正的力量只有拥有智魔力的人才能窥得一二。”

    魔王一边伸出手来将桌上的书文凝聚起来结成晶石,一边继续道,“万年轮被智魔力开发出的力量会反向刺激力魔力的发展,所以我族才能愈发强盛。不过其他三域毕竟也是在不断强盛起来,如果我们松懈了对万年轮的开发,就很有可能会被超越。而到了那时,我族亘古以来积累下来的财富就完全成了别人眼中的肥肉一块了。这次三域连战不就是一次警钟?我们几个老家伙才闭关多长时间,那群家伙就忍不住了。”

    “说到底还是实力决定一切。”炎王一边说着一边搓了搓脸,他是个性情比较简单人,最听不得什么复杂的话。转身往大殿外走着,他随意的朝后摆了摆手道,“你们干你们活,我去准备准备去人界的事。”

    魔王无奈的笑了笑,依旧是平平静静的收拾着东西。

    木王眯起眼看着大点之外有些阴霾的天空,像是自语一般慢慢说道:“这次让灺儿去人界,其实你也是为了证实先王们留下的猜测吧?”

    魔王的手顿了一下,旋即轻笑道:“有的时候真想让你来坐这北域之王的位子。你说的不错,我也是有这方面的打算。虽然凭借着独一无二的智魔力,灺儿仅靠火系魔法便已经能够与她的哥哥们不相上下了,但如果能够借助人界那种生死徘徊的环境再将力魔力觉醒的话,说不定能让她有所突破。”

    “说起来我也是不同意你就这么把她送出去的。毕竟太过危险,至少,让三皇子跟着一起也好啊。”

    “爿的性子太过柔和,虽然心思缜密,但在外面难免会显得过于优柔。以灺儿的性子只怕绝对会找个地方把她三哥丢掉自己玩去。”魔王说罢起身活动几下筋骨,背过手去一边捶着腰一边说道,“再说了,爿毕竟更擅长内务,这段时间就让他好好的熟悉一下。我们都老了,该好好的享受享受,去当吉祥物了。”

    木王不置可否的哼了一声,沉声道:“你是按捺不住了吧?这么说,你是打算尽早的把北域交给穹了?”

    听到这里,魔王的脸上再也没有了往常的轻松,凝重严肃的面孔让他看上去就像是突然老了许多:“确实如此。穹在人界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接下来就需要我代表整个北域去会会斯塔兹了。毕竟今后就是年轻人的时代了,我们这些老骨头也该去休息休息了。”

    人界,南极腹地。

    摇曳的火光微微照亮四面的空间,南极千万年累积而成的冰层在这微光的照耀下隐隐散发着沁人心脾的幽蓝光晕,只是略显急促的呼吸声在这幽静的冰层之下显得极为突兀。

    一缕烛火旁,灺秀眉微蹙微闭着眼睛,白皙的小手无力的抓着一杆比她的身高还要长出一头的晶杖,几乎是完全透明的狭长杖身之上是夸张的如同棒棒糖花纹一般的巨大螺旋,唯有偶尔从上面流转而过的红色魔力才能让人不会把它误解为是水晶装饰。

    而在她的身上,原本的红衣短裙已经破败不堪,大片雪白细嫩的皮肤露了出来,炽热的魔力时不时的散逸出来将她身下的冰层融化。只不过与这美景相异的是,在融化的冰水之中,鲜艳的血色显得格外刺眼。

    “一人挑战十二神使,你还真是大胆。不过好在你有一种奇怪的能力……我从没听闻有魔族能具有那种爆发力,简直可怕。”一个略显紧张的声音从稍稍阴暗些的地方传出,原来是阿蒙正慵懒的倚着冰壁自语,“虽然现在咱们是狼狈的躲在这千米之下的冰层里,不过对方也确实没发现我们,这已经算是大成功了吧。谢谢你。”

    回答他的,依旧只有急促的喘息。

    为了从十二名蓝袍人的手中救出素不相识的阿蒙,灺已经身负重伤。虽然凭借着突然的爆发突破重围,带着阿蒙一起躲到了地下的冰层里以躲避对方的追踪,但真正危险的时期才刚刚开始。

    阿蒙自然明白灺的伤到底有多重,可他完全没办法去帮对方做些什么。她毕竟是魔族,况且在人界还还能拥有如此威能的魔族,那只能是王族了;最重要的是,灺的血不知为何散发着极为强大的诱惑力,就连阿蒙这拥有着亘古血脉的血族之王也只得拼命咬牙克制着自己吸血的冲动,一旦陶醉其中,阿蒙很清楚会发生什么。

    但灺此时不知为何竟极为虚弱,甚至就连阿蒙也看得出来仅仅是握着法杖她也很是吃力了。

    “你……能动了吗?”突然,就像是蜜蜂振翅般的轻拂,灺的声音传进了阿蒙的耳朵里,“我暂时没办法给自己治疗。魔力……魔力用光了。之前的暴走,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不过看样子至少得有三天时间我的身体是无法动弹的了。不行……体力和魔力全都被那个给透支掉了。”

    “喂喂,不用把自己的事情说的这么清楚吧,你就不怕我是什么坏人吗?说起来我现在倒是已经能动了,只是我的伤依旧还在,没办法使用什么像样的魔法,估计帮不了你什么,”

    “可你不是坏人啊。”灺微微带着些笑意,现在的她的确是完全没有了体力,甚至就连笑出声的力气也没有了,“太好了,看来你的身体已经可以自如的活动了。帮我处理伤口,只要能止住血就好,快一点……我等不了……多久……”

    把头埋在冰里的阿蒙本来还并不在意。毕竟在他的印象里,魔族都是那种肉体极为强悍的存在,就连他前世的记忆力也并没有什么有关魔族失血而死的记载。对于魔族而言,伤势重或许会留下顽疾,或许会很痛,或许会有别的后遗症,但一般是不会因为外伤而死的。除非是身体四分五裂,几乎没有什么创伤可以让他们毙命,甚至某些魔族种族就算是身体被四分五裂也能活蹦乱跳的再次复原……

    但听到后来,他发觉灺的声音越来越虚弱,直到最后彻底的无法听闻的时候,阿蒙才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把头从冰里拔出来,阿蒙咬着牙几步来到了灺的身边,发现她果然已经昏了过去。:“这家伙还不知道我是血族吧……早知道这样,还不如让我一个人去跟外面的疯子们打一架呢。”
第七十六篇 邂逅章节目录第七十八篇 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