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风之驱魔师 > 第七十六篇 邂逅

第七十六篇 邂逅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极地,无尽的冰原上吹袭着干燥而寒冷的风,若如白色沙尘一般的冰晶紧贴着地面呼啸而过,把冰层划出道道沟壑。白色沙漠,同时也是生命的禁区,同真实的沙这里是严寒和水的极致所构建的另一种极端。

    但不同于表面的萧条,这里有着另一种生命。虽然人类和魔族无法忍受这里极为严酷的气候,但对于曾经被圣骑士打压到几近灭绝的血族而言,这片亘古未变的冰原正是一处理想的藏身之地。

    但这些也都成为了过去。古老而伟岸的血族建筑与他们的历史一样被这里的风雪掩盖,早在千万年前血族就迁出了这里,转而驻扎在了当今的荒漠之中。

    风在呼啸,忽然一道暗红的身影划破天际坠落在这片苍茫之中。被击飞的冰屑瞬间被风吹散,原本坚如磐石般冰面上出现了一圈圈辐射状的网状裂痕,而在这些裂痕的正中,塌陷下的冰面上正躺着一个人。

    确切说是背负六翼的血族之王,阿蒙。

    阿蒙苦笑一声,抬手摸了摸胸口处虽然已经再生的差不多但却依旧还有一指粗细的空洞,还没来得及松口气便猛然挥动黑翼闪向一旁,十二道光枪几乎是擦着他的后背刺了下来,陡然掀起一道狂风。

    “好险好险……差点就要死掉了。”阿蒙一边说着一边看了看四周的白色风幕,双手不由自主的握了握。虽然视线被风雪阻碍,但对方那十二道强悍的灵力却让他明白,此时自己已然被对方包围了起来。

    即便自己拥有前世的部分记忆和传承,但阿蒙也有自知之明,面对十二个带着杀意被前世的自己称之为神使的家伙,自己是绝对没有胜算的。虽然可以僵持一段时间,但完全没有意义。当下血族早已远离这片死寂之地,拖延时间也根本不可能得到谁的帮助。

    双手微微握紧,凝实如晶体的血气宛如荆棘一般从阿蒙的双臂上缠绕而下,就像是陡然绽放的花蕾一样瞬间吐出了两把血族宝具。

    “不过,差不多能带上几个人一起走吧?”阿蒙握紧了手里的宝具,六片黑翼悄然消散,无数藤蔓一般的凝实血气在他身周不断盘旋缠绕,在他的身体表面凝聚出了一层晶莹的血色铠甲,“那家伙应该已经不能再创造新的神使了,否则对于世界的平衡会产生致命的破坏。要是能在这里解决掉几个的话,对他们而言会轻松不少。”

    脚下陡然发力,阿蒙划着一道红色残影形如鬼魅般冲入风暴之中,手中长戟送出,猛地爆发出一阵狂暴的血气,当下便将风幕之后措手不及的一个蓝袍人击飞出去。

    来不及停下脚步,阿蒙猛然回旋转身躲开一道射向自己的莹莹光枪,另一只手诡异的向后一转,暗金色的骑士枪上猛的喷射出无数藤蔓般的血气缠绕成一面宽厚的晶盾,在一声清脆的碎裂声中挡住了另一支光枪的突袭。

    稳住脚步,阿蒙收回双手送出的武器,无数血色藤蔓铺天盖地的涌现而出,其上精致的血色小花纷纷绽放喷射出浓郁血气,眨眼间凝聚出一道跨度极广的血色结界,四下里风雪即止,全然变成了带着淡淡腥味的血气。

    此时的地面早已不再是之前的苍白之色,铺盖在冰面上不断蠕动的血色藤蔓远远看去就像是一片诡异阴寒的血海,而在这片血海正中阿蒙身周飘动着如同黑色蔷薇一般的浓郁血气,薄如蝉翼的血气花瓣之中道道暗红的电丝悄然绽放,一身红甲的阿蒙用那双明明漆黑却诡异的泛着血光的眼睛看了看四周,安静却危险的笑了笑。

    在他四周大概五十米远的位置,十二个蓝袍人已然完成了对他的包围。十二人轻飘在离地差不多一二米高的空中,不断的围着阿蒙旋转。

    “为了弥补被这两把宝具克制的劣势,还刻意的每个人都使用两种力量来迷惑我吗?”面对突然变动轨迹相互交错着向自己围攻过来的蓝袍人,阿蒙侧过身子向后斜撤了一步,旋即又自嘲的笑了笑,在这种被完全包围的局势下,以什么样的姿势迎敌岂不毫无差异?看来习惯使然,这种事情到现在竟然还改不掉。

    正遐想间,独臂的斯拉欧加已经率先冲了过来。绷紧的五指微微收敛并列在一起,附着上灵力的手臂已然成为了他的利器,狠狠向前一探整条袖子都撕裂开来在灵力的侵袭之下化作碎屑。

    面对如同长枪一般刺来的手臂,饶是阿蒙有着两世经验也不敢托大。手中的宝具虽然算得上是近攻的武器,但却并不适合特别贴身的近斗,无论再如何娴熟的掌握,兵器依旧不如身体灵动。

    果断将双手背负到背后,阿蒙选择了暂且躲避的策略。背负到身后的宝具并非是静止不动的,而是随着他手腕的转动而广范围的在身后横扫,这样一来也能确保身后死角的安全。

    方才的的追逐中沙利叶已经从加百列那里了解到了自己昏倒之后所发生的事情。对于血族的七宝具就连她也毫不知晓,但毫无疑问那两把异样的武器绝非凡物,否则也不会让斯拉欧加失去一条手臂。

    阿蒙险险的闪开斯拉欧加挥下的手刃,不退反进的猛踏一步低身冲进斯拉欧加的怀里,肩膀猛然向上一抬狠狠的顶在了他的胸口,口中轻喝一声旋即便见阿蒙的肩头爆开一蓬如同水晶般的血花,锋利的血刺瞬间穿透了斯拉欧加的防御从他的身后刺出。

    一击得手便猛然后退与对方拉开距离,而此时斯拉欧加不可置信的退后两步,胸口处的血晶瞬间爆裂,他浑身一颤低头看着自己的血不要钱般的染红了自己的衣袍,觉得方才的事情简直就是在做梦。

    这一切对于阿蒙而言自然是很“费时”的动作,但在十二人看来,方才仅仅只是过了一息都不到的时间。

    “斯拉欧加!基璐帕、亚列、爱尔麦蒂,我们也去帮斯拉欧加。”沙利叶一边说着,竟是也要上前帮忙。她同样也不明白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本该缠斗在一起的两人突然分离开来,然后斯拉欧加竟然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收了重伤。

    卡麦尔慌忙上前拉住沙利叶。对于他们而言,沙利叶就如同是大脑一般的存在,主将无论如何都不能有什么差错。方才的一幕他自然也感到奇怪,但越是这样诡异,就越不能让沙利叶以身试险,哪怕她把其他人的生命看的比自己还重。

    而另外三名蓝袍人听令后一齐冲向阿蒙,三角之势已经完全将阿蒙锁定。

    然而这时,地面上无尽的血色藤蔓却先于三人的攻击将阿蒙紧紧包裹,俨然是将其保护了起来。虽然三人的合力攻击下藤蔓飞速消逝,但总会有新的藤蔓纠缠过来,完全不见有什么消耗。

    藤蔓的保护层中,阿蒙闲散的在里面长舒了一口气。两把宝具就随意的放在手边,但此时他却没有什么力气再去拿起它们了。他胸口被白色光枪刺穿的伤口已经彻底爆发,无论他如何的压制,温玉般的光芒却始终无法被抹消,甚至随着时间的流逝,这股异样的力量还变得愈发顽固。

    “血管被破坏的时候施展三倍速果然不行,竟然给身体带来这么大的负担。”阿蒙一边说着一边摸了摸自己胸口的伤口,无奈的叹了口气,“看来其他的黑魔法也没办法施展了,想必那些对我的负担更大。现在看来还是得想办法逃走,必须找到祛除这东西才行。”

    为了减少消耗,阿蒙不得不将血气藤蔓收缩起来。而没有了地面上的藤蔓的威胁,十二神使也终于落到了地面上。

    “怎么办,他完全防御起来了。”加百列看着眼前这不断蠕动的血色藤网倍感无奈。

    沙利叶和卡麦尔在一旁努力的给斯拉欧加治疗着伤口,带有古老血族诅咒的伤口治愈起来并不容易,不过好在对他的生命并无大碍。

    “他突然加快了自己的速度。”斯拉欧加躺在地上闭着眼睛说道,“只有这种可能能够让我们都没有发觉我是如何受伤的。这样也能解释我的伤口为什么会附加上血族的诅咒,那可是必须需要一定的咏唱才能实现的,就算他血脉古老,但如果不加速的话绝对不会在瞬间就完成。”

    沙利叶点了点头轻声道:“你先不要说话了,这里我们会想办法。抱歉,让你付出这么大的代价。”

    “没事,应该的。倒是你身体撑得住吗。”

    被一眼看破,沙利叶沉默了下来,旋即扭头看着那颗藤网问道:“你们有什么办法敲掉这龟壳吗?我觉得不如就这样把它运回去,然后封印起来。毕竟封印起来也算是某种意义上的‘杀死’吧?”

    “这家伙,真的有在变通思想啊……”藤网之中的阿蒙听着外面的声音轻声一叹,咬了咬牙握紧了两把宝具,与此同时这些藤蔓开始逐渐化为血气再度回归他的身体中,“抱歉,我可没打算就这么回去。”

    突然传出的声音把沙利叶吓了一跳,还来不及等她做出反应,眼前的景象已经发生了变化,就像是整个世界都倾斜了一般。但脸颊上冰冷的触感和随之而来腹部传来的剧痛却让她明白,就在刚才的刹那自己已经被攻击而倒在地上了。

    加速了自己身体的动作,阿蒙刹那间冲出了十二人的包围,但还未逃出多远便突然胸口一窒猛的吐出一口血来,温玉般的白色灵力在这血液中缓缓蠕动,看起来颇为诡异。

    “已经侵蚀进血液了吗……该死的老怪物,伤势竟然在这时候爆发!”身体不受控制的倒在地上,阿蒙手中的宝具瞬间化为虚无。听着身后神使们赶来的声音,阿蒙用力的翻过身来,还没来得及抬手,一柄光枪便刺穿了他的手臂将之钉在了冰面上。

    “这东西……比你们主子的差远了。”阿蒙一边说着一边强行将手臂挣脱,刚欲施展黑魔法时胸口的伤势却再度发作,温玉般的灵力通过血液的流动布满了他的体内,这让他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

    动弹不得的血族之王纵是十分强大,也根本无法发挥出什么实力。

    已经来不及了吗?真是讽刺,自己作为转世在封印中期待了这么久,最后却是这种死法。或许这就是命运吧?

    然而就在阿蒙已经放弃的时候,他身前猛然闪起一团亮光,眼前突然出现的的红衣短裙在酷寒的极地显得颇为突兀。

    不由自主的抬头看上去,这身衣服的主人也正好扭过头来看着阿蒙,却不曾想这角度正好有些不齿,还没来得及移开视线,娇蛮稚嫩的声音便传进了阿蒙的耳朵:“你在抬头看什么!亏我还来帮你,真差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