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风之驱魔师 > 第七十五篇 终结的火焰

第七十五篇 终结的火焰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我,要战胜你!”

    萨塔兰朵的嘶哑的吼声震颤着战场上唯一的敌人,被誉为燃烧之血的血族骨干级元老莫斯菲斯。

    “愚蠢,看不透我的黑魔法的你有何资格与我……嗯?”莫斯菲斯沙哑的声音原本满是不屑,不过就在他刚要说完话的时候,一向无所畏惧的他却突然顿住,赤红的眼睛死死的盯着萨塔兰朵,确切的说是他身周不知何时翩然而起的青色火焰,“你是怎么做到的?”

    萨塔兰朵没有回答,去势不减的径直撞向莫斯菲斯,借势紧握的拳头上凝聚着青色的火焰毫无花哨的挥了过去。

    火光筹措间莫斯菲斯缓缓朝后退去,绷带甩动间其上的黑炎看似无力飘洒在半空,却像是一面坚实的盾牌一样迎上萨塔兰朵的拳头,电光火石间轰然炸响再次将他逼退。

    “我小瞧你了,竟然解析了我的火焰。”莫斯菲斯似乎并不打算继续追击,他毕竟看得出来萨塔兰朵的火焰是从自己这里学过去的,但相比于震惊,他更多的是好奇。自己的火焰是从灵魂的深处领悟而来的,就连见多识广的查金曾经也断言绝不肯能会有重复

    后退几步稳住身形,萨塔兰朵看着自己有些焦黑的拳头,心中不由的一沉。对方不愧为骨干,虽然自己通过解析一部分术式获得了与他相仿的青色火焰,但无论是威力还是防御力都明显的要弱于对方,这样下去根本无法对他造成什么伤害,自己赖以依靠的天赋失去作用的话,很难想象该如何继续战斗下去。

    并没有听到元老的话,萨塔兰朵现在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推算之中。是选择强攻还是迂回?是利用其他属性的黑魔法还是就这样继续使用火焰?

    “与我战斗还在走神,你是在看不起我吗?”

    沙哑的声音悄然想起在耳边,一条绷带不知何时已经从侧面绕到了萨塔兰朵的身边。莫名的危机感陡然将所有思绪打乱,来不及多想一声轰鸣伴随着暴风般的气浪轰然炸裂,萨塔兰朵甚至没来得及迈开一步便像是狂风中断线的风筝般旋转着倒飞了出去,狠狠的嵌在了一片废墟中。

    一抹温热顺着他的脸颊流淌下来。萨塔兰朵艰难起身,好在方才利用青色的火焰当做盾牌缓解了一部分冲击,要不然自己的脑袋此时就不在了吧?

    此时的战场已经完全变了个样子。无数咒文蠕动的绷带从莫斯菲斯的双肩出树根一般的盘踞开来,又像是一条条长蛇一样将正片战场铺盖。方才莫斯菲斯的后退并非是因为害怕,而是觉得自己根本没有继续留在战场上的必要而已。

    这么多绷带遍布战场,根本没办法战斗啊。

    等等,绷带?

    萨塔兰朵依稀记得,莫斯菲斯的躯体绝大多数已经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就是这些绷带。仔细看来,遍布四周的绷带虽然杂乱,但它们最终无非是化作两束就像是对方无限延伸的双臂一样。

    刹那间一个大胆的想法在他的脑海中成形。

    莫斯菲斯无疑没有把自己当做是一个平等的对手,甚至对于他而言,身为平民的自己即便有着无数黑魔法在身也不过是个平民而已。但正是这份轻视才是自己能够战胜对方的最后机会,但如果要利用这一点就必须要做到一击必杀才行!

    “差不多了,本以为你会给我带来多少惊喜,不过看样子也不过如此。纵然你能够使用其他族人的黑魔法,你也不过是个平民。”莫斯菲斯说着有些意犹未尽的摇了摇头,与此同时几乎所有的绷带上都升腾起了黑炎,眨眼间就像是四周筑起了漆黑的墙壁一样。

    没有理会这些,萨塔兰朵微微蹲下身姿做出起跑准备的动作,两面血盾一左一右的凝聚而出,青色的火焰爬上四指并拢掌如刀锋般的手臂,看那架势似乎是要强行欺身而近。

    “血盾可是挡不住黑炎的,经过刚才那一击你还不长记性吗?”

    沉默,依旧沉默。沉默并非是因为不想说话,而是现在他的大脑已经没有闲暇再去说些什么了。此时的他几乎全部精力都放在了控制自己及两面盾牌上,其精度已经达到了微米级。角度、速度,一切的一切都需要精密计算,方才脑中一闪而过的想法才有可能成功。

    墙壁般的黑炎铺天盖地的碾压了下来,而就在此时萨塔兰朵也完成了最后的计算,脚下陡然展开术式化作一道流光拖着道道残影陡然冲向莫斯菲斯。

    “愚……”

    话音未落,盾牌破碎的声音在不出意料的在耳边响起,但令莫斯菲斯意外的是,看似径直冲向自己的萨塔兰朵却在即将与自己相撞的瞬间转了个弯,同时在两人之间再度召唤出了七面血盾,看他转身的角度,竟然只是想要进行佯攻并用盾牌遮挡视野借此机会逃脱?

    总感觉哪里有些不太对,但被人当面秀了一套走位的元老愤怒之下并没有过多的去想,躯体上的绷带陡然拆散,柔软的质地在魔力的灌注之下转瞬间变得像是精钢一般,毫不犹豫的刺透了面前的盾牌:“这种伎俩也想骗过我?”

    感受着背后突然凌冽的杀意,萨塔兰朵嘴角微微一翘竟陡然止住步伐原地转身,抬起附着着火焰的手臂朝着被盾牌遮挡住的元老刺了过去。

    到底哪里不太对劲呢?莫斯菲斯总觉得那个被称之为元老院大脑的男人绝不可能犯下如此幼稚的战略失误。但他还没来得及想出什么头绪,双臂上传来的异样触感就让他不得不转移了注意力。

    四周的黑炎瞬间全部消散,但这并非是莫斯菲斯本人的意志。在他的双臂间,两面血盾的残片依旧清晰可辨,但就是那两面已经破碎了的血盾,在方才萨塔兰朵的急速冲击之下如同刀锋一样径直切断了连接着所有绷带的双臂。

    盾牌并非是用来防御?这家伙难道……

    与此同时盾牌的另一边,一捧血花从萨塔兰朵的背后悄然绽开,撕裂身躯的绷带边缘滴落着浓稠的血液,在上位血脉的压制下被刺穿的七面血盾如同被压扁了的易拉罐一样褶皱着揉在一起,挡在了两人之间。

    “不愧……不愧是莫斯菲斯大人啊。”萨塔兰朵说着喷出一口夹杂着内脏碎屑的污血,只是生命即将消逝的此刻他却并没有任何牵挂的翘起嘴角,眼眸中流转出温柔看着前方,似乎面前的并非是血迹斑斓的血盾而是那道只在记忆中才依稀出现的倩影。

    “咳……”血盾的另一边传来莫斯菲斯痛苦而嘶哑声音,虽然听得出来他正打算说这些什么,只不过他已经完全无法发出任何能够让他人理解的声音了,因为此刻,他的喉咙已经被萨塔兰朵如剑般的手掌刺进去了一半。

    视线微微下移看着同样是刺穿了血盾才伸出的血肉模糊的手臂,莫斯菲斯明白了眼前这个平民并非是要逃跑,而是在自知必死的情况下把自己当做了诱饵。

    炽热的鲜血眨眼间灌满了莫斯菲斯的咽喉从他的口中喷涌而出,由于萨塔兰朵附着着黑魔力的手卡在伤口中,这原本算不上致命伤的创伤根本无法复原,随着血液的流失,莫斯菲斯的生命力也在不断的流逝。

    必须从退到后面,只要能退出去这种伤势根本算不上威胁!这么想着,莫斯菲斯挣扎着便要朝后撤去,然而随着一声轻响,他却发现自己根本无法移动分毫。

    “我果然不能像您一样轻描淡写的刺穿这血盾啊,虽然不知道你看到的样子,不过那条手臂已经面目全非了吧?”血盾的另一边,双眼已经有些黯淡无神的萨塔兰朵就像是在聊家常一样平静的说着,而在他的另一只手中,属于元老身体一部分的那刺穿了自己身体的绷带正被他紧紧攥住,在强大的黑魔力的侵蚀下这只手甚至露出了森森白骨,但他却置若罔闻,“我不会让你逃走的,元老。我的罪孽太过深重,所以,就用我的死来为他们铺垫未来吧……”

    视线变得模糊了起来,萨塔兰朵的脑海中浮现出了曾经的那些经历,快乐与悲伤、期待与绝望,别人眼中自己凭着天赋才一步步爬到了这个位置享尽他人的尊重,又有几人知道这背后是多少的付出和痛失。身体已经千疮百孔了,看样子我的灭亡已经近在眼前了。最后的最后,本以为会默默的死去,没想到还会大动干戈的与燃烧之血一战,制定计划果然不是我的天赋啊。

    最后的意志将心脏中所储存的最后一丝黑魔力顺着手臂送往指尖凝缩在了莫斯菲斯的咽喉中,萨塔兰朵似乎是卸去了所有的重担一般,气若游丝却无比有力的说道:“元老大人,我们该上路了……”

    随着魔力的转移血盾陡然瓦解,两双眼睛又一次直视互望。

    莫斯菲斯一时有些慌张,并非是因为自己无计可施,而是因为对方的眼神太过的熟悉,那已经失去光华的双眼中蕴藏的东西与曾经的自己是如此的相像,那是为了达成夙愿而宁愿将舍弃一切的眼神。

    原来如此。想到这里莫斯菲斯竟然裂开嘴角似是笑了起来。自己,输的不亏。

    随着一道青色光华直冲天际陡然化作青色十字在半空炸响,这座无名小镇将在血族的史册中被永远记住,十一位新晋元老以及两位元老会骨干永远沉眠于此,本已名存实亡的元老院从此光辉不在,这次被掩盖真相的战斗所产生的影响恐怕将远远超过萨塔兰朵最初的预计。

    正如他所说的,他的天赋并非是制定计划……
第七十四篇 失守章节目录第七十六篇 邂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