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风之驱魔师 > 第六十六篇 谁说我是人类

第六十六篇 谁说我是人类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人类……为什么……为什么你有如此强的身体?”

    踩在坚实的海冰上,元老挥舞巨镰的动作已稍显迟缓,微微冒汗的额头更是直接显示出了她的疲惫。但令她无法接受的是,明明无论是魔法还是身体都要远弱于自己的元帅,此刻却仿佛丝毫没有消耗一般背负着巨镰平静的看着自己。

    两人的战斗已经完全超出了常识所能理解的范畴,堪比核爆般的爆炸和泯灭一切的黑洞交替出现在海天之间,以至于后来无论是驱魔师还是四周的魔物全都不敢在这片海域露头了。

    而此刻,挡在元老与支部之间的元帅稳稳的踩在一簇冰棱上,身后不远处的支部完全覆盖在他制造出的冰层之下,其中时隐时现的术式告诉所有企图靠近的魔物,这并不是普通的障碍物。不过此时支部四周至少方圆三四公里内都是一片雪白的冰川,魔物也早被两人的战斗逼退了出去,倒也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威胁。

    “为什么人类就一定要比血族弱小?你的观点本身就有问题。不要忘了当年人类仅仅靠着五十二圣骑士就把血族逼到了濒临灭绝的地步。”元帅平静的说着,手臂一甩将镰刃挡在身前,抬手缓缓抚摸着镰刃继续道,“人类与血族之间的恩怨甚至可以追溯道亘古之前,这么久远的事情,我觉得不如就此忘掉吧,两族如果摒弃前嫌,至少会比现在要好。是近身搏杀和这种异能你都逊我一筹,我不想杀你,你还是走吧。”

    元老盯着元帅看了半晌,那眼神简直就是恨不得一口吃了他。可正如元帅所说,无论是近战还是传承,不知为何这个人类都要比自己强上一些,虽然只是一点点,但如果对方真的抱有杀意的话,恐怕自己早就被抹消了,毕竟具有同样能力的她更明白这种能力的可怕之处。

    试想一下,哪怕是被对方的指甲蹭了一下就会因为熵变化作飞灰或者变成冰雕,这样的战斗根本不允许出现一丝一毫的失误。

    但就是不甘心。

    元首派遣出去的每一个元老都是经过仔细考虑的,任何一名元老在元首的安排之下都能到达一个最适合自己的战场。血族现在已经到了紧要关头,每一个细小的改变都决定着整个族群的命运,所以她不想输,更不敢输。

    更何况……

    “你,到现在也没有说你那把武器的来历。你以为我会就这么放弃吗?”元老抬起头,眼中的血气再度凝聚,灵活的挥舞着笨重的巨镰,她的身形再度化作道道残影。

    轻叹了口气,元帅脚下猛然发力迎了上去。

    手臂一甩送出巨镰从空无一物的身前瞬间击飞一道利刃,元帅双眼死死咬住几乎无法看出所在的元老,不由的暗暗赞许对方的速度。

    “为什么那么在意它?”在半空中再度挡下飞来的利刃,元帅一边向后退着拉开距离一边问道,“只不过是一件武器罢了。”

    血气翻涌间,元老紧紧追在元帅身后,压抑着心中的愤怒恨恨道:“只不过?你们人类就是如此冷血的存在,说什么为了大义,无非只是一个无休止的排斥着异族,却又不得不面临种族内部斗争的生物罢了。”

    元帅轻笑一声,却并没有反驳她。脚下猛地踏在冰面上,他瞬间反击回去,巨镰挥动间道道凝实的灵力呼啸而去,原本追在他身后的元老不得不慌忙后退以保障自己的安全。

    “以你意思,这武器是具有什么特殊含义了?”元帅一边说着,一边竟主动放弃了绝佳的反击机会,纵身一跃向后急速退出十几米远,再度与元老拉开了距离,“说来听听吧。你打不过我、我不想杀你,咱们这样也太过无聊,倒不如聊上几句打发打发时间。”

    “哼,你是打算拖延时间等待其他人来吧?但是我实话告诉你吧,就算你一直等下去也不会有谁来帮忙的,因为他们现在已经自顾不暇了!”元老轻哼一声,理智的暂且远离了元帅。正如对方所说,目前的僵持仅仅是对方乐意所为,如果逼的太紧而殒命与此确实没有多大意义。再者说,拖延时间对自己并无弊端,其他正义之盾的部门已经完全被其他元老拖住,倒不如说拖延下去说不定会对自己有利。

    看着元帅依旧只是轻描淡写的笑笑,元老突然觉得有些抓狂,颇有种对牛弹琴的感觉。

    “算了,你赢了。”元老说着,手中的巨镰狠狠落入冰面,她一个纵身跃上镰刃回忆道,“十六年前,我们阿尔萨家族有一位众望所归的少主,强大,富有潜力,而且很温柔,在我的眼里他宛如星辰一般耀眼而和煦。”

    听到这里元帅的表情突然变的古怪了起来,忍不住插了一句:“你这是爱上他了?”

    元老听罢身体明显僵了一下,嗔怒道:“你们人类就那么喜欢打断别人的话吗?是又怎么样。不过我那时候不过是一个家族外围产业的小丫头,与当时最有潜力成为下一任元老的他相比真的是差了好多。他就像是皓月一般,而我只不过是一粒沙子。”

    “喂喂,这话说得未免有点太恶心了吧?刚才还是星星,这就变成皓月了。”元帅倚着巨镰嫌弃的甩了甩手,索性又往后退了几步横过巨镰半蹲在地上远远的看着她,“而且你为什么突然脾气这么好了,明明刚才还是气势汹汹的,怎么现在好像连一点杀意都提不起来了?”

    “算了,不跟废话。”元老白了元帅一眼,远远的看着他道,“只有阿尔萨家族人的血才能塑造出这把武器,这是阿尔萨家族的标志,也是阿尔萨家族的骄傲。十六年前那位少主因为主张与人类和平相处被逐出家族,至今再也没有过联系。刚才第一次看到你的这把长镰,我还以为是你对他做出过什么不利的事,所以你才觉得我杀意很重。不过这段时间我发现,你的那把长镰上并没有他残存的怨念,这把武器是自愿出现在你手上的。”

    一脸不解的看着元老,元帅挠了挠头:“所以?”

    “所以我希望你能把他交出来!请转告他,现在族里的一切已经大不如以前了,我们需要他的力量。”元老无奈的喊了出来,“为什么你们人类非要找他帮忙,你们不是有魔族在协助了吗?把他交出来吧,这么久了,家族已经对过去淡忘了。”

    “如果他依旧支持两族和平呢?”

    元老自信的冲元帅一笑,并没有任何迟疑的说道:“我会说服他的。”

    看着对方的笑容,元帅嘴角隐匿的翘起一丝不易察觉的弧度,轻轻摇了摇头淡淡道:“如果只是这样的话,你可以回去了。”

    话音刚落,元老突然化作一道残影直压过来,巨大的镰刃瞬间压住了元帅的武器,一双血瞳之中再度充满了浓郁的战意:“人类,你还不明白现状吗?虽然我没有办法战胜你,但是全世界范围内的血族元老都在忙着呢。隐忍的发展了许久,我们已经今非昔比,就算是你们几大组织全部联手也不可能战胜我们。少主他已经帮过你们不少忙了吧,为了他今后不会被处以叛族罪,你们还是放过他比较好,这样也算是皆大欢喜。反正你们人类马上就要被消灭了,何不多做些善事?这不是你们人类经常挂在嘴边的借口吗?”

    “人类……吗?”元帅自嘲般的笑了笑,双眼紧盯着离自己不过十几公分远的那双血瞳,突然笑道,“我曾经就注意过你,也是在知道家族有了你这样优秀的后辈之后我才敢公然宣布支持人类的。你潜力很大,只是当时太过自卑于自己的出身。罗曼阿尔萨,这么多年来能扶持着家族,辛苦你了。”

    “哈?”元老的眼中瞬间划过一丝迷茫,但旋即被她更为坚定的目光所掩盖,周身的血气前所未有的凝实,宛如一层红色的水晶一般,与此同时她手中的巨镰也更为用力的压了下去,“不可能,你明明就是个人类!”

    元帅依旧只是笑了笑,清澈的瞳孔中竟瞬间蔓延上了血色,一双血红的魔瞳赫然出现在元老面前,妖异而纯粹的血气毫无掩饰的从他手中的巨镰上爆发出来,刹那间整把镰刀映射出了鲜血一般的颜色。

    不仅如此,在这瞬间那把巨镰就像是压抑已久的情绪终于得到爆发一般发出一声长鸣,上位血族的威压从中不断散逸,竟将元老的镰刃逼退了许些。

    缓缓舒出一口气,元帅轻叹道:“你的成长我很欣慰,只不过你跟以前一样,太过于执着和自信。谁说,我就是人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