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风之驱魔师 > 第六十一篇 两处战场

第六十一篇 两处战场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美洲。

    一手握着刻印着十字的金色手盗,一手挥舞着如同盾牌般的异形镰刀,被称之为武神的第一元帅兴高采烈的对身边不远处一个正在手持银色双枪奋力射杀魔物的女仆装扮的人说道:“茜拉,茜拉,我刚才的动作是不是很有美感?”

    名叫茜拉的驱魔师无奈的翻了翻白眼,忙里偷闲的抬起手来猛敲了一下她的前额:“武神大人,我知道这种程度的战斗您会觉得十分无聊,但是请不要在这里讲些更无聊的冷笑话,会影响士气的。”

    “是是,知道了。”武神正说着,突然脸色一变一个箭步冲了上去,宽大的镰刀狠狠挥下,一团如水般泛着金色光华的结界瞬间展开笼罩上了整个防线,紧接着就迎上了一阵霰弹般急速飞来的碎石。

    密集的碎石横扫整个战线,无数魔物发出哀嚎,显然这些被当做武器的石子并没有任何识别能力。

    结界之上涟漪般的光华逐渐散去,防线前原本密密麻麻的敌人也因为这一阵碎石而变得空阔了许多。不过幸好武神在这阵霰弹降临之前就展开了结界,这才没有让支部防线里的驱魔师出现伤亡。

    松开被自己护在身后的茜拉,一脸凝重的看着不远处一片废墟中悠然坐在一根残缺的水泥柱上的红袍人,她轻轻拍了拍茜拉的肩,轻声笑道:“本来还想发表一下关于你的身材为什么变得更好了的感言的,不过看样子这个对手有些不给面子的强啊。茜拉,两侧的防线交给你来指挥了,这里不是你该在的地方了。”

    “但是元帅,我可是你的副官……”

    “听从命令。还有,前线若是守不住了,不用管我,带着弟兄们回到支部布防便是。那几个外围的避难所,如果真的万不得已,那也只能舍弃了。”武神一边说着一边将副官推向了后面,看样子至少是要飞出去百米开外了,“别忘了去给我那个死鬼打个电话,他们新开发的武器应该也能对魔物产生伤害。”

    轻轻落在地上,茜拉点了点头:“放心吧元帅,两侧的防御交给我好了!”说罢,她毫不犹豫的冲向了支部内部。

    “那么,不自我介绍一下吗?”看到茜拉已经离开,武神的眼神瞬间变得凌冽起来。

    “看起来我的攻击好像更多打在了自己人身上啊。不愧是传闻中的灵器,竟然还能发挥出如此惊艳的防御力。如果是其他元老的话说不定真的拿你没办法呢。”身着红袍的元老一边说着一边缓步走了过去,同时周身散出的血气凭空凝聚成各式各样的血色武器漂浮在他的身周,就像是一座移动的武器库一般,“第三十一族族长切尔斯,参上。”

    澳洲。

    建立在人工岛屿上的澳洲支部正处于四面为敌的窘态中,无数从海里探出的魔族士兵的头颅简直要将方圆数公里的海面填平了一般。不过,借助着建造之时就设计好的天险以及防御结界,驻守支部的驱魔师们倒是勉强守住了教堂的几个主要入口,那些漏网之鱼也被支部内的圣骑士们迅速消灭,孤岛的防备能力还是很强的。

    双方都在僵持,而他们坚持的原因就是此刻正在这片海域上空急速飞行的两道残影,驻守澳洲支部的元帅以及血族元老。两人都是擅长以快制胜的类型,如果不是在这样空旷的地方只怕还真难以发挥出实力。

    “人类,有本事正面对决,躲来躲去算什么本事!”血族元老拖着红色的残影紧追在前面的元帅身后,气急败坏的喊道,“我一介女子尚敢与你一战,你跑来跑去算什么!”

    元帅听罢扭头朝身后看了一眼,突然停了下来,手中刀花一转瞬间从袖中弹出一把匕首向后一挥,紧接着就听当的一声响,只觉得手上一阵发麻。

    微微向后一退,元老双手一甩将两道细长如刺的细剑倒握手中,正欲前冲间突然看到眼前一到寒光闪过,原来是元帅的匕首已经先刺了过来。身体柔软的向后一压,元老挥起双手向前一剪,顿时将刚刚欺身而进的元帅逼退了回去。

    “以速度和近身游斗为名……你应该是血族第七家族的人吧,不知阁下芳名?”元帅一边说着一边暗暗将灵力在指尖催动,面色不由的凝重了许多。血族中能够以速度战胜自己的,恐怕也没几位吧?除去元首是个男的、查金据说是个布偶以外,就只剩下他们的第七家族的人了。

    “你没必要知道我的名字!人类,你我之间战斗就行了!”元老说着突然划出一剑,这看似遥远的一剑却瞬间拖着道道残影突然闪掠到了元帅眼前。

    不过就在这瞬间,元帅也迅速伸出手去往前面一指:“熵减!”

    话音刚落,眼看元老的利刃就已经刺到了眼前,就在这时突然间在前方一阵扭曲,一道冰墙瞬间形成,硬生生的将那利刃卡在了里面。

    控制熵变和焓变,这是澳洲支部的元帅所独有的能力,正义之盾中史无前例的唯一特殊能力。仅仅是通过极少量的灵力消耗,元帅便能任意控制与自己身体相接触的物质的熵焓增减,像这样瞬间造就出十几米高的巨大冰墙对于他而言也只不过是一句话的消耗。

    “我的观念是我们两族甚至是我们三族能够和平相处……虽然正义之盾现在或许还没有意识到,但以我的灵器的智慧推断,三族必将和平相处。所以,带着你的人走吧,没必要在这里浪费自己的生命。”

    听着元帅的话,元老突然笑了笑:“和平?人类,我的父母从没有伤害过一个人,他们哪怕是通过人类的渠道去购买带着腐臭气息的血也没有想过要去伤害人类。我的父母也是渴望和平的,我的家族原本也只不过是个商业家族……但是告诉我,你们驱魔师为什么毫无理由的劫下我们的商船,为什么把他们全都杀了!和平?人类的思想里我们无论如何都是异族,和平根本就是妄想!”

    说罢,元老的手臂猛地一收,一根几乎看不见的丝线牵扯着那根狭细的长剑从冰墙中脱离出来:“熵焓改变的能力?简直是班门弄斧!”

    元老言毕,那根尚在半空的长剑突然变红,四周空气急剧压缩温度陡然升高,瞬间一声轰鸣爆炸开来,竟是直接把那至少一米多厚的冰墙瞬间穿透,无数破碎的冰片四散开来,元老瞬间化作一道红影穿过尘埃和冰片,抬手间另一只剑刃划着刁钻的轨迹刺向前去。

    微微皱了一下眉,元帅似乎并没有太过的震惊。似乎是猜出了元老的战术一般,元帅向后微微一退,身前的空气瞬间加热膨胀,一声闷响从元老的手腕处传出,硬是将她刺击的轨迹偏转过去,擦着自己的肩头滑了出去。

    欺身而进,元帅肩头一顶猛地撞在元老的锁骨上,只听元老闷哼一声向后急速退了几步,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无力垂下的右臂。

    “我用灵力暂时封住了你的肩部关节……不用担心,过个十天左右,我的灵力自然会慢慢散去,而且不会留下后遗症。我说过我不想与血族为敌,所以我希望你可以主动离开。”元帅一边说着,一边结印在身前展开了一个简易的术式,他的武器就在那之中静候着,“我想,我们之间最好可以在我拿出这东西之前就结束,不要逼我把它从里面拔出来。”

    澳洲支部的元帅并没有多强的灵力,他的所有精力全部都放在了提升身体强度和近身搏击的方面,因而就连一般驱魔师都能熟练做到的召唤出存放别处的武器这样简单术式,他也需要结印加以催动。

    “自顾自的说着这些没有的话,到最后还不是要拿出武器来威胁我?”元老看着元帅的一举一动,自然是知道他只要念头一动便能拿出他的武器,“不过以你的能力,虽然刚才让我吃了个暗亏,但接下来就算一只手我也能取你性命!”

    元老说罢左臂横着一甩,竟从虚空中拔出了一把镶嵌着数颗宝石的巨大镰刀,而这把通体洁白的镰刀并非寻常的样式,而是有着三道长短不一的镰刃。

    得意的看着自己这把纯白的巨镰,元老看了看对面的元帅,笑容却瞬间僵在了那里。

    入眼之处,元帅的手中,一把同样的巨镰赫然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