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风之驱魔师 > 第五十一篇 结成同盟

第五十一篇 结成同盟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恭候您多时了,元首。”

    同之前的阴暗不同,这一次地之王将会议室里的灯全数打开了。明亮的灯光下,面前横放这两柄黑晶长刀的地之王带着标志性的微笑,翘着腿看着桌子对面元首的全息影像。

    “你终于有底气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了,地之王。”元首一边说着一边端起一只茶杯,悠然的抿了一小口,“你以为你已经拥有可以与我平等的实力了?”

    “合作一次,如何?”地之王说着,抬手敲了敲桌子,一幕影像便投射了出来,大抵像是个研究所一样的地方,无数巨大的玻璃器皿里竟全都是蠢蠢欲动的新型种魔物,“依靠你们的黑魔法,我已经完成了最后的研究,现在我的军队完全有实力正面同正义之盾的人抗衡。但是……”

    “别废话。”

    “我的那位皇兄如果在宏川,我不一定能战胜他;但如果他留守梵蒂冈,我下一个计划就会很难办……”

    “所以你想让我去宏川跟你一起正面抗击正义之盾好把天之王引出来?”元首打断了地之王的话,喝了口茶沉思了一会,“这对我有什么好处?”

    “听说贵族在魔界遭受了不小的打击。如果这一次可以击败正义之盾,除了梵蒂冈和宏川两处正义之盾的辖区,其他三处全部交由血族管理,如何?”

    元首听罢瞳孔微微一缩,拿着茶杯的手不禁抖了一下险些将茶水洒出来。正如地之王所说,血族在魔界可以说是遭受了重创,当下自己最为关心的问题就是需要丰富的资源和空间以保证自己族群的安稳。同时占据三个正义之盾的辖区,这个条件不得不说十分诱人。

    抬起头不可置信的看着地之王,元首一字一顿道:“你打算与人类全面开战?”

    地之王只是笑笑,却并没有回答他。

    元首沉默了下来。他想到了两年多前的祭夜之战,同样的与人类全面开战,同样的与地之王合作,但那一次却是迎来了失败。虽然也知道如今的地之王羽翼已丰,但总归是让他有些抵触。

    更何况,这样的战争之后,血族原本就被削弱的实力必将再度缩水,虽然不想承认,但人类对血族的针对性咒术还是蛮强大的。而到了最终,即便是自己这边获得了胜利,也难以保证地之王不会临时变卦。

    “你……”良久,元首还是动摇了。将魔界的族人迁移回人界急需生存空间和资源,地之王的交易筹码正好就扼制住了这一点,“你有多大的胜算?”

    看到元首这样发问,地之王少见的松了口气,不过依旧不漏声色的平静道:“如果你也加入的话,五五开。”

    “你比上次诚实多了。”元首推了推眼镜,旋即想到另一件事,“你不要把我当做全盛时期去考虑,上次与呼延尊者相战的时候留下的伤……”

    “既然是同盟就不要保留实力了,你们血族应该有什么能让身为元首之位的人快速恢复到巅峰状态的东西吧?毕竟纵观历代三族之战,每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你们血族的元首总能突然力挽狂澜,然后跟着一群与他血脉相关的血族元老实力大增……”地之王一边说着一边换了个姿势,斜着头看着元首道,“总之这一战我是会全力以赴的,此战之后有没有我地之王还是个未知数。若是我从地球上消失了,人类,又会怎么对待你们这些与他们更为接近的异族呢?”

    地之王的话并没有错。元首深深的明白那个东西对血族而言的重要性。相传亘古之时,血族曾出现过一位绝世强者,那时候的血族在他的带领下曾同时将魔族和人族压制的毫无还手之力。然而,这位血族的超级强者却对自己的存在产生了本质的怀疑,就像是许多哲学家思考的那样,为什么会有自己的存在,为什么三族会有这样的羁绊。

    最后,为了探寻自己的存道,这位血族的超级强者渐渐走火入魔,最终一夜之间实力大减生机尽绝,不消多时便灰飞烟灭了。

    不过在临终前,这位强者总算是惦记血族的后嗣,用自己毕生的生命力凝聚出了三滴精血,又将自己的全部力量分别封印其中,最终形成了三颗血晶。而此后,每当血族有难,总会有元首吸取一丝血晶中的力量强化自身,保护着血族万年不衰。

    亘古至今,原本的三颗血晶已只剩下了一颗完整的,其他的就只是些残屑了。

    但元首有绝对的把握,仅靠那些剩余的残屑自己就可以再度恢复巅峰。

    只是……把这样的族中至宝用在这种地方真的值得吗?可如果因为自己的失误而导致了战争的失败,正如地之王所说,人类岂不是要全力的围杀血族?

    思虑再三,元首苦笑着叹了口气:“算了,是你赢了。”

    地之王微微一笑,起身拿起一柄黑晶长刀,伸出手来在刀刃上轻轻一划,那泛着魔力的魔族之血便滴落出来,升腾到半空中编织成了一个繁杂的纹章,“我以地之王磈的名义代表魔族,在此邀请血族作为盟友,竭诚相待,互补不足,此盟约,战争不止便永不废除!”

    言毕,那道纹章忽然迸发出莹莹光芒,如同纹身一般瞬间刻印在了地之王的右手上。

    另一边,元首也站起身来,背后黑羽瞬间张开,漆黑的电丝在他身前不断闪烁,也渐渐汇集成了一道纹章:“我以血族元首斯塔兹之名宣誓,即日起血族与地之王结为同盟,战争不止,盟约不消!”

    “这样一来,我们的盟约关系就又建立起来了。”地之王说着朝元首伸出了右手,虽然明知这只不过是对方的全息影像,但总归是要有个态度的。

    “虚礼就算了。把你行动的时间告诉我,我会在那之前赶到宏川的。”元首冲地之王摆了摆手,抬起手来喝了口茶,“我希望我们之间不要向上一次那样那么累。告辞。”言毕,不等地之王说什么元首直接关闭了自己的影像,看样子是对自己今天的妥协颇为不悦。

    看着元首的影像散成虚无,佝偻老者沙哑的声音突然响起:“地之王,不要忘了我们之前的约定。你们对正义之盾怎么样老夫管不着。只是,如果你敢在中华联邦的国土之上胡作非为的话,五行机关会让你后悔的。”

    说罢,佝偻老者微微抬起头来,似是在看着地之王。

    在这一瞬间,地之王似乎觉得自己的一切都被看穿,浑身微微一颤。在那麻袍的遮掩之下虽然看不到他的眼睛,但佝偻老者的眼神就像是利刃一般,让地之王遍体生寒。

    “那是当然,我们之间的约定是不会改变的,更何况我也没有那种实力去挑战五行机关。”地之王讪笑着回答着。这话倒不是假的,地之王无论再怎么有野心,他也明白自己与五行机关的差距,更何况中华联邦本就是五行机关的地盘,要是他们与正义之盾联手,这次行动恐怕必将失败。

    “咯咯咯,老夫可不会相信你这些鬼话。你这次打梵蒂冈的主意,必然就是在做着对付全人类的准备。”佝偻老者一边说着一边向门口走去,怪笑道,“不过我奉劝你一句,不要小看了五行机关。或者……等你觉得自己有挑战它的实力的时候大可去试试。”

    一言不发的看着佝偻老者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地之王最终还是轻笑着摇了摇头。

    此后不久,地球的另一边,梵蒂冈圣彼得大教堂的地下,正义之盾本部正处于绝对紧张气氛中,慌乱的人群中,一道粗犷的声音陡然传出:“都给我镇静点,谁再乱喊老子就先剁了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