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风之驱魔师 > 第四十七篇 血族剧变

第四十七篇 血族剧变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摇摇晃晃的飞在空中,阿斯兰提雅恨恨的咬牙俯瞰着地面上蚂蚁一样渺小的魔族士兵,不过她却再也没有心情真的下去大肆屠戮一番。这些魔族战士本质上并没有给自己带来任何痛苦,而且同自己一样,他们也是两族时代仇恨的受害者。

    如果某一天,如果两族真的能够和解……

    自嘲的笑了笑,阿斯兰提雅心中无力的否定。这怎么可能?毕竟这场战争就是血族挑唆发动的。

    早在几个月前,血族各元老就陆续跨越界限进入魔界。在人类世界引发的动乱只不过是一个烟幕弹,虽然也有着一些实际的作用,但血族这一次真正的想法确实打算先从魔界下手,而最为简单的做法就是挑起东西南三域与北域的矛盾,从内部瓦解魔族。毕竟对血族而言,魔族强者繁多,冒失的向魔界开战只会适得其反。

    但他们还是小觑了北域的底蕴。饶是面对数量超出自己几倍十几倍的敌人,北域的战士竟然依旧能控制战争的节奏,更是出人意料的联合人类强者,成功的拖到了现在,拖到了北域一皇三王顺利出关。

    或许战争本就是不该发生的,这么多的意外,连从未失手过的萨塔兰朵都失算了,难道冥冥之中这是神的旨意吗?

    想到这里,阿斯兰提雅不禁笑了出来。

    神?即便真的有神存在,那血族也一定是被神抛弃的种族。漫长的生命带给血族的只有不尽的苦痛和虚无,从记事起每个血族都被战争教育,从记事起逃亡就是每个血族共有的记忆。

    只有在荒无人烟的沙漠中,又或是阴暗湿冷的地下坑道里,血族才能得到虚无的安逸。

    小的时候自己不也是期待着可以像人类的孩子那样沐浴着阳光在地面上欢笑?但地面上真正存在的并不只有和煦的阳光,还有人类的驱魔师和低等的魔族。亲眼目睹了族人被驱魔师截杀,亲身经历过魔族的袭击,阿斯兰提雅才明白,阳光是永远不属于自己的。

    “提问。”突然,一个全身覆盖在蓝色斗篷下的身影挡住了阿斯兰提雅,一声略显稚嫩的声音打断了她的回忆,“大姐姐你是不是血族的元老?”

    血翼一振稳住身形,阿斯兰提雅猛地倒退十几步,从眼前这个看上去极为娇小的蓝袍人身上,她竟感受到了一种危机感,本能的要与他拉开距离。

    “难道不是吗?”那人似是自问了一句,没有借助丝毫外力便在空中悠闲的转了个圈,长袖一抬便伸出了一只娇小粉嫩的手掌,正拿着一根棒棒糖往嘴里送。砸吧两下嘴,她轻声笑道,“大姐姐既然不想说那就算了。只是,每个人都有自己应该在的地方,乱跑的话或许会遭遇到不幸哦。那,再见了大姐姐。”

    来不及再多问什么,这个突然出现的斗篷女身后突然张开了一道蓝色的术式,旋即爆发出莹莹蓝光,待这光芒消散,阿斯兰提雅的眼前便再也没有了那人的身影,仿佛之前的一切都只是幻觉。

    口中传来一丝异样,一种奇怪的甜味突然刺激到了味蕾。阿斯兰提雅慌忙吐了一口,竟吐出了一根棒棒糖。

    棒棒糖被塞进了嘴里自己却完全没有察觉?

    阿斯兰提雅忽然觉得这世界变得疯狂了。这样的存在已经不能用“强大”来形容了,但是脑海中闪掠过无数三族强者的身影,却没有任何一人与她重合。而且从刚才她的话来看,她似乎是在刻意的寻找着元老们?

    但是……关于各个元老在魔界的活动的所有情报一直都是萨塔兰朵亲自处理,作为血族绝密的情报甚至自己都没有权利知道自己将会被安排在魔界的何处。绝对的对外保密,阿斯兰提雅有绝对的把握肯定,不会有元老会以外的任何人知道元老们的行踪。

    “难道是……不,萨塔兰朵绝不会背叛族人,而且就算他有这样的打算,也无法解释刚才那个人的存在。”

    阿斯兰提雅疑惑不解的时候,身边突然又展开了一道血色的术式,一只手臂突然伸出来把她拽了进去……

    人界。

    元首满脸凝重的坐在圆环状的会议桌前,原本能够将这直径足有十米的会议桌全部排满的众元老,如今却只有不到一半前来,而且这些元老大多数还都满身伤痕,看上去极为狼狈。一道血色的术式划破圆桌前的空间,萨塔兰朵推了推眼镜从术式里走了出来,阿斯兰提雅则紧随其后出现在了众元老眼前。

    “回禀元首,最后一名元老阿斯兰提雅,成功救回来了。”萨塔兰朵向元首躬身一礼,说出的话却让阿斯兰提雅无比的震惊。

    最后一名元老?救回来了?

    再看看其他元老那显然是遭遇了一场恶战的样子,阿斯兰提雅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恩,辛苦你了。你们坐吧。”元首点了点头,眼神中既看不到忧伤也看不到愤怒,更多的是茫然,一种突然丧失了全部意志的茫然,宛若死物。

    “血族传承至今,共五十七大族,各族长执掌历代元老之位,为血族传承呕心沥血……可今天之后,五十七大族恐怕只剩下二十五大族了……”元首说罢微微闭目痛声哀叹,紧咬的牙齿发出令人牙酸的咯吱咯吱的声音,“诸君,今天在这里,我提议血族全部从魔界撤回,无论身份地位,但凡有我血族血脉,全部返回人界。诸君意下如何。”

    阿斯兰提雅微微一颤,五十七族只余二十五族,难道一天之内竟有三十二个大家族被袭击了?而且元首最后一句话,虽然是在寻求意见,但那平淡的语气中透射出的决意,却是每个人都能理解到的。

    “禀……禀元首,为何要撤军回来?我们费力布置了这么久。”阿斯兰提雅说到最后的声音已经很小了,她虽然比元首要强,但毕竟是要以元首的话为宗旨的。

    “你刚回来,还不清楚。”元首说罢看了看萨塔兰朵,示意让他解释剩下的话。

    萨塔兰朵点了点头,推推眼镜沉声道:“今天本来是要趁着魔族三域进军北域而内防空虚的时机袭击他们的王族的。而实际上也确实取得了一定的成果,但……却不知从哪突然出现了极为强悍的对手……他们不仅接连击杀各个负责袭杀魔族王族的元老,而且还凭借他们的血气直接杀进了各元老的宅宅邸。凡被袭击者,整整一族尽皆屠戮,无一活口。”

    无一活口……

    阿斯兰提雅的身躯狠狠的一颤,这是多心狠手辣?

    “虽然手法上很像是人族做的,但人类绝无这样的强者。而且现场也没有魔族的魔力残留,所以根本无法推断出究竟是谁所为。因为不清楚对方的目的,为了保险起见,元首才和查金前辈一同商议,将族人全部收纳回人界,收缩活动范围,以增强防备力量。”

    阿斯兰提雅脑海中嗡的一响,眼前的一切似乎都变得不真实了。遭受这样的重创,血族的整体实力往好了说也已经是打对折了。对方敢与血族开战,就意味着他们有足够强大的实力碾压血族,一日之内已有三十二族被屠,如果他们继续想要进犯血族的话,恐怕一夜之间血族这个称谓就将成为历史。

    突然间,她又想起了北冥水王的话:“如果三族可以和解……”

    面对这样的影藏在黑暗中的对手,血族的力量绝对不够。唯一可能度过这一关的,就只能是三族合力而为。只是,阿斯兰提雅也知道,现阶段无论是血族还是其他两族,都不会相互接纳,目前只能靠族内的力量先撑一段时间了。

    提心吊胆的日子又来了吗?

    “不过,在此过程中我们需要大量的资源和空间,所以我想再劳烦各元老,发动我们血族的全部力量,肃清人类驱魔师!”

    此语一出,所有元老都是不可置信的看着元首,仿佛是他们第一天看到元首一样。

    阿斯兰提雅睁着大大的眼睛难以察觉的摇了摇头,心中一个声音再不断的回响在她的脑海:不行,绝对不行,战争绝对不会带来好的结果!看大家的表情就知道,他们也会反对这个提议的。

    但令她意外的是,众元老在理解了这句话的含义之后,竟是纷纷欢呼起来,一个个都尽情的释放着自己杀意与战意,狭小的会议厅里瞬间便充满了浓郁粘稠的血腥味,甚至血族元老自己都有些承受不住忍不住轻咳了起来。

    自五千年前,上一次三族的决死之战以来,血族与人族,一场新时代的惊天之战终于拉开了帷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