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风之驱魔师 > 第三篇 任务

第三篇 任务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宋成杰离开学校后不久,身穿晚礼服的地之王便已经焦急了起来。

    此时的他正坐在一张会议桌前,紧紧锁住的眉头下一双碧蓝的魔瞳正闪耀着异样的光芒。会议室中不断传出他敲打桌子的声音,无时不刻的透漏着他的担忧。

    由于两年前贸然率兵侵攻人类世界,地之王失去了自己原本的身体,但也正因如此他可以随意的更换自己附身的人类,并因此在人类世界中获得了许多身份,而这也正是为什么他两年间一直潜伏在宏川市但却一直没有被正义之盾追踪到的原因。

    如果宋成杰身上的封印没有被破除,那么地之王还有许多事情可以试验。但现在他已经无暇顾及那些什么试验了,回归的宋成杰完全可能连夜调集人手荡平自己现有的势力。

    在人类世界中生活了两年,地之王清楚的知道人类社会的不足。作为足够有能力可以跟政府讨价还价的组织,正义之盾只要愿意拿出一些补偿,清除掉自己所有势力逼迫自己现身是很简单的事情。

    但他此时已经不能在如曾经那样做个甩手掌柜了。因为这个看似普通的第一高校隐藏了太多东西。

    “听说你让他跑了,磈?”地之王胡思乱想间,一道沙哑的,如同布满裂纹的松树皮一样的声音突然在会议室里响起,原本空无一人的会议桌前也缓缓显现出一个类似于人形的物体。

    之所以说它是物体,是因为它全身除了一张干裂且布满灼伤的嘴巴和一只血红而充满暴戾神色的眼睛露在外面以外,其他地方全部都被一层层写满咒文的绷带紧紧缠绕,一眼看上去就像是个木乃伊一般。

    地之王机械的点点头,算是承认了那木乃伊所说的话。

    这时,木乃伊对面的位置上的空间也是一阵波动,旋即显现出一个兔子布偶的样子,只不过这个布偶的双瞳诡异的泛着血光,在漆黑的会议室中格外引人注目。

    “莫斯菲斯在问你话呢,磈。那个小不点驱魔师真的跑了?”兔子布偶似乎是转过头去看着磈,又把问题重新问了一遍,尖锐的犹如电子合成出来的声音让人感觉他的风格跟木乃伊格格不入。

    “回禀莫斯菲斯大人、查金大人,属下无能,两年前被我们抓到的驱魔师的记忆封印被冲破了,然后……属下派遣了一些部下,但因为这里毕竟是宏川,所以并不敢做什么大的动作,最后还是没能拦住他。”地之王这一次终于回过神来,很是恭敬地的向两个虚拟投影解释着。

    他知道,虽然在自己眼前的不过是两个由投影产生的虚影,但他们任意一人都有着可以让自己彻底消失的能力。他们并不是自己的同族,而是魔族憎恶千年的血族,而且还是身居血族元老院之中的元老。

    其实磈也很憋屈,身为魔族北域领主之子的他,因为一时的错误判断竟然沦落到现在这样不得不靠着世代仇恨的对象才能活下去的地步,这对于他而言简直是莫大的耻辱。

    “两年前要不是你,我们也不会被那群该死的驱魔师杀的铩羽而归;而现在,我们把试验品交给你来看管,你却又让他跑了?”莫斯菲斯说着,满身绷带上的咒文隐隐有着流动的迹象,这着实把磈吓了一跳。

    这个看似刚出土的古董木乃伊的莫斯菲斯其实是当今血族元老院元首的第一悍将,只是因为太过沉迷火系的魔法,在一次创作咒文的时候失败,才把自己烧成了只剩下肩部以上的残废,但因祸得福的,用那些咒术合成出绷带样的躯体让他的战斗能力强悍了不少。

    就在磈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的时候,磈对面的位置上第三个投影也终于显现了出来。这是一个看上去四十多岁中年人样子的家伙,茶红色微卷的头发,整齐端庄的礼服,洁白无瑕的手套,镂刻着花纹的金丝眼镜,柔和而展露礼貌微笑的眼神,第一眼看上去这就像是一个富有教养的贵族子弟一样。

    “你们也别全怪磈了,毕竟就连我们也没想到事情竟然会这样。”这人说着缓缓地压了压手,十分平和的冲磈点了点头。

    磈慌忙起身躬身行礼:“谢元首宽恕。”

    这个男人,这个看似普普通通的男人,有谁能想到他就是当今一统血族的至强者?谁会把他和血族元老院元首这个身份联系起来?

    元首摆摆手示意磈先坐下,然后笑了笑说道:“不就是他跑了吗。虽然他知道很多,但最关键的试验他还不知道吧?跑便跑了吧,既然这样,计划也只好做些改变,也是时候该进行实际的演练了。磈,那件事准备的怎么样了?”

    看着元首轻描淡写的样子,莫斯菲斯和查金不约而同的轻哼了一声,但身上强烈的不满已经在这一瞬间消失的一干二净了。

    “初代种目前还是很难掌握,二代种数量又太稀少,倒是之前不怎么看好的三代种无论数量还是能力上都十分强大而且很容易控制,目前在这里已经有一千只左右可以使用的三代种了。”

    “我要详细的情况。”元首淡淡的说着,没有丝毫感情的语气中莫名透着一丝杀意。

    磈只感觉背后一凉,忙继续汇报道:“目前初代种四只,二代种十六只,三代种一千零二十四只。”

    “恩,还不错。其他事情你就不用担心了,总而言之你就好好的负责属于你的试验,这几天我会派影去你那里协助你。元老院中查金前辈、莫斯菲斯和影都是我们自己人,你大可安心的做好自己的工作就是了。”

    “多谢元首栽培。”磈微微垂首表示敬意,心里却很是不甘。什么叫来我这里协助我?明明就是安插个心腹眼线来好好监视我罢了。

    一人三影之后又探讨了许多针对人类社会的话题,什么经济啊、军事啊之类的,总之有关这次的意外被很快忘在了脑后。

    当天开始蒙蒙亮的时候,磈揉着眼睛无奈的从会议室中走了出来,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恨恨道:“暂且就继续忍让一下,等我的实力恢复了,怎么可能再留下你们。”

    而与此同时,宋成杰也打着哈欠百无聊赖在宏川大教堂的训练场里跑着步。连夜的开会对于他这个两年间早睡早起的人来说实在是难熬,难免他看上去有些没精神。

    但是他现在还不能休息,昨天连夜的探讨也让他知道现在的情况并不乐观。

    之前,正义之盾只剩下了四元帅三首骑:第一元帅武神和第二首骑明澈之水驻扎美洲,第二元帅夺魂诗人和第一首骑炽情之火驻扎欧洲,而中州则有第四元帅木下隼人和第三首骑坚利之岩驻扎,剩下最为偏远的南洋州则只有第三元帅寒刃幽灵驻守。对于世界最南端的冰州,则是因为那本来就是正义之盾秘密开发的一处训练场而无需驻守,至于世界上最贫困的大漠州,则是因为其内部早就被血族染指而无法进驻其中。

    但是现在,第四首骑宋成杰的回归让中州的守备力量明面上看来像是一位元帅两名首骑,必然会有其他分区的负责人要求调度。

    而根据宋成杰所了解到的情报,宏川这个小地方绝对不能轻易放松警惕。

    所以他现在的任务就是,竭力找寻足够证明宏川需要守备力量的证明,而且必须要赶在其他分区有所异议之前汇报给当前的正义之盾大主教才行。

    只有宋成杰才知道现在的地之王有多么的疯狂。地之王两年间不禁在研究驱魔师,连同那些低等级的魔族他也没有放过。他甚至圈养了一部分魔族,企图通过与人类交合来产生更容易潜伏进人类社会的新族群。

    宋成杰不止一次的被强迫与这些新族群战斗,以分析试验是否成功。虽然他所看到过的大体只有几百只低等级的魔物,但宋成杰明白地之王的真正实力肯定不止这些次品。

    魔族数量庞大,具有超乎想象的严格的血脉等级。数量最为庞大,也是最低级的、以本能驱使行动的魔族一般被驱魔师叫做魔物,并根据其智慧程度、能力强弱分为低中高三个等级。而在其之上,则是真正具有理性智慧的魔族,他们甚至能建设城镇组成社会,这一级别的魔族被自身的血脉严格规划出了一二三等。而在三等魔族之上,具有更高智慧和强大实力的魔族才是魔界巅峰层次的统治者,他们按照血脉分类出公侯伯子男五类爵位。至于皇族,则是那些具有一统魔界之内某一领域能力的强大氏族。

    当下的魔界共有东西南北四领域,也就有四位魔王。而地之王,则是北域魔王的次子,被赋予了象征土地力量的皇室成员。

    但是身为将血脉看得甚至比生命还重的魔族,地之王竟然公然进行令人不齿的试验,这让宋成杰感到万分的危险。

    想到这,宋成杰边喘着气边抱怨了了一声:“啧,真是麻烦。”

    虽然天才蒙蒙亮,但宋成杰早已在训练场的跑道上挥汗如雨的跑了许久,就连他脚下的跑道也已经被他的汗水淋湿了一圈,显得格外醒目。

    他十分清楚,以自己这样的体能,断然是无法胜任四大首骑这样的职位的。反正自己已经回来,趁上面那群老家伙开口前拼命训练就是了。但饶是如此,他也明白循序渐进的重要性,一口吃成个胖子是万不可取的。

    “没办法,有的时候就是那么麻烦。”隼人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跑道旁边的看台上,看着宋成杰的样子满是赞许,“怎么样,没有出现反噬吧?”

    “比我想象的好多了。”宋成杰说着,仍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相比于反噬,我更担心圣风刺会不会撤销契约,毕竟这两年里我的确受到了一些侵蚀。”

    隼人听着给自己点了一支烟,深吸了一口道:“契约一天不解除,你就还是疾行之风,就算契约解除了,你还是我们的得意门生。”

    宋成杰停了下来,眼神中满是感激的远远看着隼人。不过他们俩都不是什么在这种事情上多言的人,宋成杰知道隼人找自己当然不是为了叙旧。

    “第四首骑疾行之风,宋成杰,我以第四元帅的名义向你下达一项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