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风之驱魔师 > 第四十四篇 纤弱的元老

第四十四篇 纤弱的元老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敌人马上就要接触到结界了。”目测着远处的黑影离这里还有几千米远,司长变得紧张了许多。外围设置的结界一方面使用于防御,另一方面也是为了试探对方的实力,因为魔族并不怎么擅长魔法,这样试探的结果还是很准确的。

    话音刚落,司长精确突然嗅出了空气中再度出现的血腥味,而且与上次不同,这一次的血腥味已经十分突兀,圣安德烈圣域笼罩下的城外防线上倒还无妨,只是远处的空气已经弥漫上了一层扎眼的淡淡红雾。

    血气弥散间,天空中一幕巨大的金色光华呼的闪烁了一下,旋即着如同笼罩着方圆几千米的巨大穹顶的结界便瞬间崩解,紧接着便是第二道,第三道……

    从结果上讲,外围布设的防御结界完全没有影响到对方的行进。

    “怎么可能。”远望着被摧枯拉朽般摧毁的结界,司长也下意识的退了一小步,突然瞳孔猛然一缩,隐约是看到了那团黑影的真实面目。

    阿斯兰提雅感受到了司长的目光,远远的冲他裂开嘴笑了一下。

    “全员,执行第二套作战计划!敌人不是魔族,是血族!重复一遍,敌人不是魔族,是血族!”急忙下达着新的指令,司长狠狠的攥紧了拳头。怪不得结界会几乎没有效果,怪不得对方的气息如此诡异。利用将死未死魔族释放出的威压来隐藏自己的存在,看来血族对魔族也做了不少研究。只是这样一来,原本用来针对伯爵级魔族强者的作战方案还会不会起作用?

    不,现在已经来不及考虑这样的问题了,唯一的办法就是迎战了。虽然成功的几率极小,但如果弃城而逃的话,绝对是会被对方追击上并全军覆灭的。

    得到指令的食人魔们迅速散开,躲进了事先准备好的工事里。

    战场上不一会就只剩下了司长一人,而此时阿斯兰提雅也终于穿过了最后一层外围结界,狰笑着低头看着地面上的司长,手臂随意一挥将伯爵巨大的身体轰然扔在了地面上:“干嘛这么深仇大恨似的看着我,我可是帮你解决掉了一个劲敌哦。放心吧,我对你那些没脑子的食人魔不感兴趣,就算你不让他们躲起来我也懒得杀他们。”

    一边说着一边四下望了望,阿斯兰提雅轻笑道:“魔界广袤的领域就算是见识过这么多次也还是让人震惊啊。萨塔兰朵说你们五个都在前线,到时候一座城一座城的杀过去应该能找到他们吧?”

    “审判。”没有理会她,司长轻轻吐出两个字,只听两座金塔上传来金属碰撞的声音,无数金色的光弹瞬间像是两道雨幕般铺天盖地的压向阿斯兰提雅。

    “喂喂,突然对女士发起攻击可是很不绅士的行为啊!”血翼一振在空中急速飞掠,阿斯兰提雅一边开着玩笑一边挥舞血镰,叮叮当当的在半空将光弹击开,被弹开的光弹坠落下来仿佛是轰炸机的俯冲轰炸一般将四周的地形都彻底的破坏掉了。

    阿斯兰提雅的双手甚至已经挥舞出了道道残影,担饶是这样依旧被光弹幕压制的喘不过气来。

    趁着这段时间勉强恢复了一下灵力,司长从胸口掏出了自己的十字灵装抱在手中,虔诚的颂唱道:“我们驱逐你们,每一个污秽的灵魂,所有魔鬼的势力,所有来自地狱的入侵者!”

    颂词传出,十字灵装微微发光,而那两座金塔之上的斜十字则迸发出了耀眼的光芒,无数金色的丝线从上面抛洒而出,看似无序,实则是已经编制成了一个毫无瑕漏的光网,而让阿斯兰提雅无奈的是,那些原本乒乓球大小的光弹穿过光网之后竟然变得如同针刺一般,想要躲开的难度瞬间变大了许多。

    “这样算是偷袭吧,就算你是驱魔师也不能这么无耻吧?”一边尽力的躲开光弹和光网,阿斯兰提雅忍不住冲着司长喊了一声。

    人类的咏唱和驱魔咒对血族有着致命的伤害力,看似弱小的人类也正是凭借这样的咒文才没有全部沦为血族的血奴。在不清楚对方的咏唱究竟会有什么作用之前,没有哪个血族愿意亲身体验一下。

    司长看着被自己压制的毫无还手之力的阿斯兰提雅,不禁疑惑起来。自己的咒术发挥到了什么样的层次只有自己是最清楚的,虽然看上去很是宏大,但圣安德烈圣域仅仅只是发动了两个很是基础的能力。

    两年前的祭夜之战,原欧洲司长,也就是他的老师,曾一口气召出十二座金塔,漫天光雨之下配合接下来的数十种变招,才将四名血族元老重伤逼退。而气势上毫不逊于元老级的阿斯兰提雅为什么会被自己压制的如此悲惨?

    天空中,逐渐陷入绝境的阿斯兰提雅开始不断的受伤。针对血族而设计的咒文杀伤力极大,饶是血族骄傲不已的自愈能力都被压制的形同虚设。不过就在光弹即将笼罩她的时候,她的双眸却诡异的一闪,浓郁的血气瞬间爆发开来,翻滚着血光犹如血池般的瞳孔带着令人发寒的笑意看了一眼司长,随之阿斯兰提雅的速度竟瞬间暴涨,敏捷的从几乎没有死角的光弹雨中穿梭躲闪。

    “人……人类,”司长疑惑不解间,一道虚弱的声音突然出现了他的脑海里,“不要转头。我是,西域蛇骨伯爵。请无论如何也要阻止这个血族。”

    “果然是伯爵级的强者吗……为什么就连你也落败成这样子了?虽然她的气息真的很强,但是看上去完全外强中干啊。”司长自然是知道,这样的对话仅仅只是伯爵与他的精神沟通。魔族在精神力方面相比较为精通,特别是不死族一类的魔族,交流的时候在根本用不着开口,当然,他们大多是些骷髅腐尸,没有发声器官倒是事实。

    “我……她有奇怪能力,可以在濒死时突破。我已经活不过多久了,请你,请你在我死前击败她。这样的对手,对于我们魔族太过危险了。”

    点了点头,司长算是答应了伯爵的请求。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更何况本就是以血脉为重的魔族呢。只不过他十分在意的是那种濒死之时能够突破的能力,难道现在之所以她会如此不堪一击,只是因为没有达到触发能力的条件?

    四处躲避着光弹和光网,阿斯兰提雅挥舞着长镰开始尝试俯冲着主动进攻,但被圣安德烈圣域紧紧守护着的司长又怎么会被她伤到丝毫?

    “这龟壳还挺硬的。斜十字在历史中只有一个圣人用过吧,圣安德烈圣域,据说只要金塔能够以复数出现就会有完全防御的能力,看样子果然不同凡响。”阿斯兰提雅急速的在天空中穿梭,血翼扇动间时不时的爆射出一阵血雨,叮叮当当的击打在司长面前的金色光幕上。

    “你的实力与气息完全不符。”

    “那又如何?”阿斯兰提雅忙里偷闲的冲司长做了个鬼脸,转身爆射出一阵血雨击退光弹,“至少凭借你这半吊子的圣域还没办法打倒我。”

    司长笑了笑,手臂一挥,道:“要打倒你的,可不仅仅是我。”

    阿斯兰提雅微微一怔,突然发现自己身下的大地上突然印刻出了一道巨大术式,无数青色的飞鸟拖动着细细的光线从术式中飞起,陡然编制起了一道巨大的青色结界将自己围在了里面。

    “什么时候……”正在疑惑间,阿斯兰提雅突然看到了在一个个从地下探出头来的食人魔战士,而那些战士现在正手牵着手连在一起,正是他们编制出了那个庞大的术式,“原来是他们,你根本不是为了让他们逃跑!”

    司长淡淡一笑,道:“任何事物都不存在强大与弱小之分,真正有区别的,是各自发挥力量的方式。食人魔族的魔力虽然弱,但就因为太弱反而不会引起你的注意,因为这里可还有一个伯爵级的魔族强者在拼命的释放着威压,更何况还有这圣安德烈圣域作为佯攻在一直吸引着你的全部注意力。”

    说罢,司长手臂一挥,手掌摊开微微向下一压,轻声道:“灵魂颂歌第一章节,展开。”

    瞬间,青色结界中爆发出了阵阵轰鸣,无数颂文组成奇怪却又充满了肃穆之意的声音响彻天地,结界正中的阿斯兰提雅却瞬间觉得头痛欲裂,恨恨的看着身下完全不受影响的食人魔,挥舞着巨镰便要强行冲散他们。

    作为术式本身构成作用的食人魔战士如果出现伤亡的话,结界倒确实是会解除的。

    只是,司长仅仅挑起了一只手,口中缓缓吐出两个字:“守护。”

    两道金光璀璨的斜十字瞬间从两座金塔上投影而去,毫无压力的阻挡了阿斯兰提雅的反击。

    眼看无论如何也无法突破那两道金色的十字,阿斯兰提雅脑海中的混沌愈发的强烈。在圣歌敲响的瞬间就决定了战局,只是作为元老级别的血族强者,她还可以坚持一段时间罢了。

    徒劳的猛烈劈砍着青色结界,阿斯兰提雅强忍着头疼,甚至是把嘴唇也咬出了血,这时候只有疼痛才能保持自己最后的意识不散了。

    “伯爵说,你濒死之时可以突破变得更强。于是我在想,如果不是让你经历濒死状态,而是直接从健康抹杀的话,或许……”司长看着拼命挣扎的阿斯兰提雅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虔诚的在胸前划了个十字,轻声道,“主啊,请原谅我的罪过。”

    言毕,金塔上的两道十字陡然射出了两支金色光枪,毫无偏差的刺穿了阿斯兰提雅的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