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风之驱魔师 > 第四十一篇 元老的天赋

第四十一篇 元老的天赋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找死!”伯爵听罢一声怒吼,掀起自己小山一样的巨尾猛然砸了过去。

    阿斯兰提雅一镰挥起刚刚挡开伯爵的骨刃,紧接着眼前的景象不断变换着,口里也突然泛起一阵腥甜,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竟已经被伯爵这一尾巴甩到了山体里,这时候正吐着血镶嵌在被自己的身体砸开的洞里。

    然而突然间,整个山谷都剧烈的颤抖起来,巨大的裂缝一条又一条从阿斯兰提雅砸出的山洞里蔓延而出,血红色的雾气顺着裂缝喷吐而出却又聚而不散,浓郁的血气竟渐渐凝实,变得就像是果冻一般。

    坑洞里,阿斯兰提雅狰笑着睁开自己泛着血光的双眸,血镰猛然爆发出一阵血气,竟是将整个山头都削去了一半。

    “战血第三阶段。”低声自由着,阿斯兰提雅缓缓吐出一口气,血色的双翼陡然增加了一对,血光流转的双瞳中涌现出了比刚才更为兴奋的神色,就连她的气息也陡然攀升判若两人。

    “给自己创造主场环境吗?”伯爵看着包围在四周的血雾,巨大的身体盘旋起来警惕了许多。血族在魔法上的造诣是魔族无法比拟的,因而他也不敢有什么懈怠。只是他不明白,为什么直到这时候阿斯兰提雅才开始布置主场来给自己提供一些优势,刚一开始的时候效果岂不更好?

    所谓的创造主场,其实就是为自己创造属性相宜的战斗环境,或多或少会给自己带来一定优势。

    阿斯兰提雅震动着双翼再度出现在伯爵的视野中,缓缓道:“你猜?”

    说罢,她双手高高举起血镰,漫天血气突然像被磁石吸引的铁屑那样涌向血镰,几息间竟在血镰之后凝聚出了一个差不多十米长的虚幻巨镰,血气翻滚间道道漆黑的闪电在巨大的镰刃上不断游走,竟是连镰刃四周的空间都产生了许些扭曲。

    “全军……撤离!”眼看阿斯兰提雅挥动双臂便要将这充满毁灭气息的镰刃砍下,伯爵眼眶中的灵魂之火突然绽放出数倍的亮光,巨大的身体迅速盘旋在一起,那原本像是肋骨一样的长足纷纷紧缩在一起,竟是将自己变成了一个盾构体一样。

    不正常,那股力量太不正常了。即便是制造了主场也不可能会在瞬间就获得如此巨大的力量。虽然自己能接下这一击,但身后的军队就不一定了,如果因为这个血族而影响到了后续行动,损失未免也太大了。

    看着完全舍弃了攻击的伯爵和潮水般退去的骷髅大军,阿斯兰提雅舔了舔嘴唇陡然挥动双臂斩下血镰,那巨大的镰刃随之呼啸着俯冲下来,毫无花哨的直面砍在了伯爵那变得跟盾一样的身体上。

    大地龟裂的声音瞬间席卷了这狭小的山谷,冲击波裹挟着被激起碎石尘土轰然四散横扫地面,几乎是瞬间便将整个营地的骷髅士兵清扫干净,昏暗之中一团团灵魂之火凝聚而出,显然是在刚才的冲击中他们已经“死”过一次了。

    然而紧接着,漆黑的闪电瞬间四散开来将许多刚刚复活的骷髅士兵烧成虚无,就连缩成一团摆出防御姿势的伯爵的身上也布满了久久不散的黑色电花,有些痛苦的蠕动着。不过饶是整个山谷都被这一击夷为平地,伯爵也并没有受到什么实质性的伤害,在它那巨大的身体缓缓旋转之后,四团灵魂之火在重重骨刺的保护中依旧明亮。

    “战血第三阶段的全力攻击也破不开这乌龟壳吗?果然伯爵级的魔族对于现在的我而言还是太强……不过能不能利用它突破到战血第四阶段呢?”阿斯兰提雅静静的看着不远处的伯爵有些犹豫不决,“无限接近濒死……这家伙的攻击该不会把我直接抹杀了吧?啊对啊,就算是死亡,体验一次也应该是很不错的感觉吧?哈哈哈……”

    伯爵看着不知为何就突然狂笑的阿斯兰提雅,巨大的身躯突然旋转起来,看上去速度还在不断加快,不一会连地面上的血气也被吸引渐渐的旋转了起来。

    看着在原地不断加速旋转的伯爵,阿斯兰提雅感受到了他无法压抑的愤怒:“因为我抹杀了你的下属,所以你恼羞成怒了?好啊,来与我一……”

    但话还没有说完,一道黑影猛然飞起直接贯穿了阿斯兰提雅的身体。

    “啊?”低下头不可置信的看了看自己胸口那巨大的空洞,阿斯兰提雅突然看到,旋转的已经如同一道旋风一般的伯爵身上,无数骨刺如同炮弹一般拖着残影四射而出,而自己正是被这样的骨刺击中的。

    剧烈的疼痛瞬间席卷了大脑,阿斯兰提雅无力的从半空坠了下去,狠狠的砸在地上,差点把自己的身体摔成两段。

    “伤口太大了……来不及愈合了吗?”一边说着一边咳出几口血,阿斯兰提雅挣扎着爬向掉落在不远处的血镰,可手臂却突然断成了两段,如同镜子般光洁的骨刃照映出她此时有些错愕的脸,却旋即被喷涌而出的血遮蔽了起来。

    抬头看去,伯爵巨大的身影正在自己的上面,四团明亮的灵魂之火熊熊燃烧,似乎是在嘲笑着她的不自量力。

    “不愧是伯爵,我输了。”阿斯兰提雅冲着伯爵微微一笑,那笑容里带着许些不甘。强者对战,真正决定命运的只有一招,哪怕这一招如何的不起眼,如何普通,只要没有接下,那就是身死道消的结局,“来吧,给我最后一击吧!”

    伯爵没有再说什么,抬起了自己的一只前足,骨刃猛然刺了下来。

    阿斯兰提雅嘴角诡异的一翘,原本丧失了战意的双眸里突然迸发出耀眼的血光,掉落在几米之外的血镰也猛然暴飞而出叮的一声将骨刃打偏,紧接着一个回旋在空中转了个弯带着阿斯兰提雅与伯爵拉开了距离。

    只不过此时的阿斯兰提雅全身都散发着耀眼的血色光芒,原本恐怖的伤口急速愈合,整体

    的气息也不断攀升,原本覆盖在地面上的血雾纷纷升腾而起笼罩在她身周,道道漆黑的术式在其中不断闪现,竟是把她完全保护在了重重黑魔法之中。

    震惊的看着阿斯兰提雅的变化,伯爵突然有些不知所措。血族并非是生命力很强的种族,相比于魔族中的不死族而言简直就是“一条命”的存在。而伯爵也很确信,自己方才的一击一击足够给了阿斯兰提雅致命的伤害,可为什么此刻重重血雾中的阿斯兰提雅却又爆发出了如此强大的气息?

    甚至……甚至现在的阿斯兰提雅已经快要赶上自己了?

    伯爵自然不会仗义的等到最后,在发现事情逐渐超出自己控制的时候,他接连对着血雾团发起几次攻击,但无论如何强力的劈砍,那平时甚至可以轻松刺穿山崖的巨大骨刃却丝毫无法刺穿那看似松散的血雾。

    再一次挥动骨刃劈砍而下,一道血光突然从血雾中爆射而出,竟是直接将伯爵刺来的骨刃懒腰斩断,蓝色雾气般的血液如雨般的撒了一地。

    痛失前足的伯爵嘶鸣一声,却见那团血雾此刻逐渐散开,方才还奄奄一息的阿斯兰提雅正面带微笑的看着自己,第三对血翼正缓缓的在她身后凝聚。

    “遭遇危机才能激发的天赋,这血统中蕴藏着的就是如此讨厌的东西。如果自己身体中的血没有这样奇怪的特性。前去与人类谈判,真真正正相信人类的姐姐也不会如此轻易的死在谈判桌上……这哪里是什么天赋,完全就是诅咒,是自己必须战斗才能活下去的诅咒。”

    手臂一抬,方才那砍断伯爵前足的血光猛然回旋回到阿斯兰提雅手中,原来正是那把血色长镰,只不过此时的镰刀上鲜血的颜色显得更加纯粹,镰刃上的寒芒也变得犀利了许多。

    “虽然知道濒死状态可以帮助我达到第四阶段,不过要是万一一不小心真的死掉了就太不划算了。”

    “血族五十七族中根本没有这样的能力!”伯爵张开四只前足谨慎的盯着阿斯兰提雅,同时开始疯狂地调动起自身的魔力,道道森白如骨的术式开始展现在他的骨刃四周。虽然但就魔法的强度而言并不能胜过血族,但是魔法加上强大的肉体所造成的威力足以挽回单方面上的劣势,“你,究竟是什么人!”

    “当然是血族元老了。”阿斯兰提雅说着,缓缓抬起了血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