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风之驱魔师 > 第二十八篇 逃脱

第二十八篇 逃脱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结界外四人报出各自名号的时候,元首的脸色已经变得很难看了。

    如果是巅峰时期的话,面对这样的对手,元首或许会受些重伤,但他也绝对有把握让他们付出更为惨痛的代价;可现在的元首旧伤未愈不说,还刚刚经历了一场战斗,正是外强中干的时候。

    “不用这么客气,搞得太见外了。”呼延尊者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因为要维持结界没办法移动,所以善后的工作就交给你们了。”

    元帅听罢点了点头,带着三位首骑走进了结界。

    “好久不见了,斯塔兹。”隼人微微仰头看着元首,浓郁到甚至连空气都为之粘稠的杀意铺天盖地的释放了出来。一道银光闪过,从他的袖口中陡然窜出一条微微发光的银锁,如蛇般缠绕在他身周,银锁顶端镶嵌着五色宝石的梭镖如同蛇头一般,静静的悬浮在他头顶上几寸高的地方。

    散去覆盖头部的血甲,元首也冷冷的的俯视着隼人,长枪一甩轻笑道:“上次见面还是三十多年前吧?那时候没能杀掉你还真是对不起了。”

    咬了咬牙,隼人的拳头紧紧的攥了起来,沉声道:“链接!”言毕那银索爆射而出,划着一道白色的虚影直窜向元首。

    “太老套了。”元首轻蔑一笑,羽翼一振向旁边划出几步,将长枪向前一甩,只听叮的一声响便把银锁挡在了一边,“虽然‘凡接触者,皆控之’的能力很危险,但同样,只要不被接触到,你那灵器也不过是结实一点的普通武器罢了。”

    隼人恨恨的咬了咬牙,袖中手指一勾,原本被挡开的控魂银锁在半空忽然转向,再一次加速向元首袭去。无论之前如何失败,只要能够击中他一次,哪怕只是擦到一点,那就是隼人的胜利。

    元首再次闪身躲过,长枪顶端已经叠加展开了十数道术式。他清楚隼人灵器的能力,与之作战要绝对的小心。而用术式覆盖武器,这样就能避免在战斗时接触到控魂银锁,避免被其同调控制。

    只是这一次,他刚一闪身还未停稳,身下便传来一股炙热的气息,猛烈的爆炸瞬间将他推出十几米,原本整洁的发丝甚至都出现了一丝灼痕。

    “杂鱼太多了也那么难对付吗?”元首四下里一看,一眼便发现了正托着一团火焰的安德鲁斯,不禁皱了皱眉。

    “你还有走神的空闲吗!”隼人一边说着一挥动手指控制着控魂银锁再次向元首逼近,在他的控制之下,散发着荧荧银光的锁链渐渐编织出了一张巨网,正不断收缩着封锁元首的活动空间。

    但这样的封锁依旧无法控制住元首。覆盖了术式的长枪不断突刺将银锁挡开,同时周身的血气也逐渐凝聚成坚固的结界,无数魔法阵在这些结界外游走,阻挡着不断收缩的锁链。

    “悲泣吧大地!”眼见隼人的攻击并没有压制住元首,王斌也立刻参与了进来,十字杖挥击的瞬间漫天黄沙飘扬,化作无数尖锐的长刺爆射向元首。

    元首冷哼一声,背后羽翼彻底打开,无数术式流转间爆射出漫天黑羽,一时竟与王斌的沙刺一同在空中展开了角逐。方才与呼延尊者的战斗,元首虽然也是尽力而为,但显然不会做出什么拼命的举动;可这一次面对绝对的劣势,他便是无所保留,现在唯一的目的就是击败眼前的对手然后迅速返回。

    漫天黑羽与沙刺的角逐暂时陷入僵局的时候,安德鲁斯也按捺不住对战斗的渴望,右手一挥猛然甩出一道巨大的火焰,几息间竟是演化成了一个手持十字的巨人。只不过这足有五六层楼高的巨人和它手中几米长的十字完全由火焰组成,炽热的气息瞬间充斥着整个结界内部。

    火焰巨人的十字高高挥起,一时间被其碰触的沙刺都化为了熔岩。炙热的十字划开元首爆射而出的黑羽,猛地砸在了他的血气结界上,当即便把他拍了下来一头撞在了地面上。

    而此时,隼人的银锁也接踵而至,由银锁勾画出的道道术式彻底的封锁了元首上空的退路,灵蛇般的梭镖不断击碎着元首的结界,原本浓稠的血气正在急速的消耗中逐渐散去。

    “杂鱼……”元首恨恨的说着,起身挥舞长枪不断挡开控魂银锁,以此来减少自身结界的消耗,但饶是如此,王斌的攻击依旧对他造成了不小的压力,毕竟是一位首骑的绝杀技,抵挡起来也还是有些困难的,突然间元首便支持不住似的半蹲在了地上。

    然而就在这时,呼延尊者突然闪身到了结界边缘,其速度之快简直就像是瞬移一般。而他刚一停下,原本他所在的位置突然钻出了一簇血色长刺,原来是元首利用地面为掩护,从地下暗中偷袭了呼延尊者。

    “不好!”意识到自己的位置已经离开了五行生克阵的阵眼,呼延尊者忙再度闪身返回。半空中的五彩符纸爆发出一道霞光将他护住,同时射出五道彩光联入大地,看样子是呼延尊者想要以此来稳住因为自己一时疏忽而变得不稳的结界。

    虽然刚才的一切只是瞬间发生,甚至可以说以呼延尊者的速度已经算不上是离开了阵眼,但方才的一瞬,结界薄弱之处还是出现了微微的崩解。这微不足道的变化别人或许无法发现,但对于元首而言,已经足够了。

    将羽翼顶在头顶抵挡攻击,元首的身上的血甲也全部化作血气凝结成结界护在身周。略微吃力的站起身来,元首扫试过众人,轻笑道:“呼延尊者的禹步真是炉火纯青,借着地脉竟然能达到这样的速度。而且你们的攻击也至少能伤到我了。只是,现在就不陪你们玩了。”

    一边说着,元首举起长枪直指结界一处,全身再度释放出浓郁的血气将长枪包裹,开口咏唱道:“冻结吧,冻结吧,在这无尽的光芒中;碎裂吧,碎裂吧,在温暖的血液沸腾时!”

    在此同时,呼延尊者也陡然变换手印,道道符纸从他怀中飞扬而出,他明白元首已经发现了结界的脆弱之处,因此直接放弃了对于结界的再加固,而是操控着符纸铺天盖地的朝元首袭去:“东海之神,名为阿明;西海之神,名为祝良;南海之神,名为巨乘;北海之神,名为愚强;四海之神退却百鬼,急急如律令!”

    结界中,两道光芒同时爆发,元首与呼延尊者一同施展出了自己最强的力量。

    而就在光芒吞噬掉众人之前的一刹,呼延尊者突然看见元首的长枪陡然变换成了两把,之后便眼前一亮再也看不到什么了。

    元素是大自然的馈赠,利用元素人力才创造了一切。但同样,元素也可以爆发出毁灭一切的力量。五行生克阵被摧毁的刹那,失去控制与循环的元素彻底崩解,寂静的夜光下,密林之中陡然爆发出一道贯彻天地的爆炸,整个宏川都狠狠的震颤着。

    通天的光柱持续了几秒后才渐渐散去。

    呼延尊者第一个再度恢复意识,慌忙抛洒出符纸将四周狼藉的一切恢复正常。而此时,一个满怀战意的声音也传进了他的耳朵:

    “呼延尊者,来日我必到你帝都一叙!”

    呼延尊者听罢无奈的摇了摇头,看来这历代师尊师祖最头疼的对手又找上门来了。

    四周警笛声渐渐响起,呼延尊者忙找到昏迷不醒的几人,急匆匆的便离开了现场。至于善后的问题,那便交给正义之盾去处理吧……

    遥远的天际之上,一个扎着一长一短两条马尾的蓝发少女舔了舔手里的棒棒糖,双眼紧盯着大气层中突然爆发出的瞬间光亮,紧张的表情才略微有些放松。

    把棒棒糖一口吞在嘴里,少女起身拍了拍披在身上的蓝色斗篷,对着后面一堆漂浮着的宇宙垃圾做了几个简单的手势。

    对,就是宇宙垃圾。这位看似只有十五六岁的少女此刻正站在一块稍微平坦些的宇宙垃圾上,可以勉强的看出这是一架卫星的残骸,但绝非正常的是,少女并没有穿戴任何宇宙设备,就这么如同站在地面上一样站在宇宙空间中。

    少女的手势是全球通用的军用手语,翻译过来就是“你们怎么看”的意思。

    并非少女不会说话,而是宇宙中根本无法传播声波。

    下一刻,这片漂浮物中又站出一个人,同样穿着蓝色的斗篷,不过这一次出现的却是一个戴着眼镜的短发男。短发男同样打着手语回应少女:“有些年头没讲过话了,这次是个难得的机会哦。”

    少女看罢笑了笑,歪头看着身后蔚蓝色的星球,抬手将斗篷的帽子扣在头上,几乎是彻底的遮掩了自己的样子。转过身装模作样的张开双臂“深呼吸”了一次,少女抬起右手挥了挥:“我也想念空气的味道。不过现在还不能回去啊。”

    一边说着,少女的身形一边突然闪烁了几下,紧接着便彻底的消失了一般。她身后的短发男无奈的摇了摇头,同样的闪烁几下后也消失在了这片宇宙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