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风之驱魔师 > 第二十五篇 五行机关,呼延尊者

第二十五篇 五行机关,呼延尊者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两人的距离其实不过五六米远。宋成杰自信,在这样的距离下自己催动全力突然爆发的这一击就连地之王也不一定能躲过去。

    但出乎意料的,元首似乎是早就看穿了宋成杰的作风一般,身体拖动起一道血色残影往旁边一闪,同时猛地一甩手,只听一声金铁之声,宋成杰便被巨大的力量反推了回去,倒退了十多步方才勉强站稳。

    惊愕的看着元首,宋成杰忽然有种挫败感。

    “我很期待,如果任你成长下去你究竟会变的多强。”元首缓缓垂下手,身边浓郁的血气犹如活物一般不停的蠕动。

    此时的元首从肩部开始,整个右臂都覆盖在了一层血红的铠甲之下,而在他的右手中更是出现了一柄将近两米长的血色骑士长枪,刚才击退宋成杰的也正是这件外形夸张的武器。

    “今天本来不打算杀你的,反正我们在这里见面也不过是最近的事情。只可惜你表现出的潜力让我改变了想法,如果放你走,只怕会是我最愚蠢的决定。”元首微微的笑着,看上去就像是在与朋友叙旧一般,“不过我很想知道你究竟到了什么程度,你这样年轻的圣骑士真让我好奇,来吧。”

    宋成杰听罢不禁暗自焦急了起来。倒不是为自己的处境,而是元首方才的意思再清楚不过了,他不过多久便会在宏川公然现身,到时候只怕就是他真正进军正义之盾的时候了。

    宋成杰这才想起,眼前的这位文质彬彬的血族元首还有着“血枭骑士”的称号,因为在战斗的时候他总是喜欢将自己的血气凝结为富有魔力的骑士装备,重甲、长枪、盾牌,这位全身血红的骑士曾是血族的不败神话。

    面对他,宋成杰的唯一优势就是速度。只要他有所停顿,元首那血色的长枪必然会施展出足以让他灰飞烟灭的攻击。

    四周的寒冷雾气已经融合到了一起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结界,不过由于宋成杰也张开了自己的结界,那些雾气倒是没有进一步的向他逼近。

    不停的在脚下施展出爆炸的气旋以提供速度,宋成杰不断的急速突击出去,却无奈元首虽然跟不上他的速度,但有着数百年积累的战斗经验,每次都是依靠极小的移动和那巨大的长枪将宋成杰远远的逼退。

    面对着宋成杰的猛烈进攻,元首完全不受影响的一步一步走向前,逐渐将宋成杰逼到了结界的边缘。

    感受着背后雾气中蕴含的寒冷气息,宋成杰脚下猛然发力,紧贴着结界的边缘向另一边迂回。而这时候,元首似乎也没有了最初的兴致,高高的举起了那柄巨大的骑士枪。

    泛着暗红色光芒的黑色术式刹那间展开在那长枪尖端,漆黑的电流如同焦躁的长蛇般从那术式中喷涌而出,旋转着向宋成杰席卷而来。

    血族特有的黑魔法,这是一切生物都无法抗拒阻挡的毁灭的力量。就连魔族,如果在对战血族时掉以轻心,也是很容易被血族的黑魔法彻底湮灭的。

    黑魔法并没有什么具体的属性之说,它们是创造的演绎,是将“自己所构想的虚幻变成现实”的力量。因此尽管黑魔法极为强大,但并非是每个血族都能够使用的,那些没有“幻想”的血族注定无法创造出只属于自己的黑魔法。

    面对极具压迫感的黑色闪电,宋成杰只能加速逃窜。无数的电丝噼里啪啦的闪烁,在这样相对狭小的空间内,只要自己走错一步被黑色的闪电击中,那就会是毙命当场的结果。

    险而又险的几次与死神擦肩而过,宋成杰感到了一种难以抗拒的疲劳感。虽然为了节省灵力的输出而把圣风刺收了起来,但他知道自己的灵力终于还是无法满足消耗了。

    风之叹息被这奇怪的气息所惊醒,不停的在宋成杰的脑海中询问,但宋成杰却只字不提,甚至好几次她想要现身出来也被宋成杰强制阻拦了下来。

    “为什么妾身不能出去?外面究竟怎么了?”又一次的,风之叹息焦急的询问着。不知为何,她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一想到这个极为年轻的少年或许将出现意外,她千古无波的内心就突然变得莫名的难受。

    再一次的堪堪闪过一道电丝,宋成杰紧咬着牙拼命的沿着结界的边界四处躲闪,在心中强装镇定道:“没事的,无非是个简单的对手。”

    抱歉风之叹息,就让我骗你一次吧。我死后关于我的记忆应该也会消失,到时候你再找到下一个继任者顶替我的职位就好了。这样的敌人恐怕就算你出现也毫无办法,你可以战胜他,但在那之前只怕我已经命殒此处了。只是,抱歉,你的酒,我还真没尝出来,这么想想好像真的很麻烦,啧。

    自嘲的笑了一声,宋成杰忽然停下脚步,转身挥动双臂在空中画出一道青色的术式,一边用指尖熟练的在半空书写着唱词,一边诵读道:“我们驱逐你们,每一个污……”

    然而,就在他刚刚说到一半的时候,一道发丝粗细的电丝便已经划着扭曲的轨迹,轻飘飘的击中了他的身体,一道漆黑的雷暴突然在他身前炸开,将他击飞了出去。

    啧,真是麻烦,怎么可能赶在被攻击到之前完成咏唱?这就是死去时的感觉吗,身体突然变得好轻啊。而且,是不是因为我的精神世界消失了所以才没有传闻中的走马灯呢?作为首席骑士的我,这些年里还真是没有尽到自己的责任呢,抱歉了大家,搞得这么麻烦。

    无力的从半空坠落,宋成杰的思绪开始愈发的模糊,他已经感受到了自己急速流失的生命力。脑海中,风之叹息似乎也感受到了异样,开始拼命的呼喊着他的名字,但换回的却只是他越来越微弱的安抚……

    “虽然不是我的部下,不过死掉了未免可惜了呢。”

    正当宋成杰即将失去所有意识的时候,充满了惋惜之情的声音突然传进了他的耳朵。用尽最后的力气,宋成杰睁开眼睛,看到身旁赫然坐着一个一袭白袍,摸约十五六岁的长发少年。至此,他便是再也无法挽留自己的生命力,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这人究竟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会不会对他们带来危险……呢……

    并不是死前的幻觉,这位少年就是这么突然的出现在了宋成杰的身边。而且他竟是优雅的坐在一张红木椅子上突然出现的,仿佛他本就该在那里呆着一般……而最让人惊奇的是,在他的椅子之下,一道八卦图闪烁着金光缓缓旋转,所有的黑色闪电竟是都被挡在了那八卦图的外面。

    少年长得很是文静清秀,而且颇为仿古的留着一头长发,唯一让人能知道他并非古时穿越来的偏偏书生的,就是他鼻梁上那架黑白双色的圆框眼镜了。因为是坐在椅子上,因而宋成杰之前并没有看到,在少年的双腿上还放着一把折扇,只不过也是奇特的黑白双色。

    看着宋成杰的身体即将生机散尽,白袍少年抬手凭空抓出一叠画满符文的符纸,随意的往四周一撒,旋即双手结印胸前,低声喃喃道:“壬葵聚双水,甲乙生双木,水循魂不断,木燃魄不散……”

    随着他的颂唱,那些在半空中的符纸似乎受到了牵引一般罗列成了北斗七星的大体形状,之后魔术般的分裂出了无数相同的符纸,呼呼啦啦的向躺在地上的宋成杰飞去,不一会便是将他整个包成了一个大大的纸茧。

    剑指一挥将纸茧缓缓拉到自己身边,白袍少年这才把注意力转移到了不远处已经被遗忘多时的血族元首身上,颇为文雅的摘下自己的眼镜来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再次戴上眼镜的同时另一只手将折扇打开,轻轻的闪了两下,原来那折扇之上也是绘着一道太极图。

    “水木还魂术……”元首轻声说着,身上的血气开始愈发的凝结,血红的战甲开始逐渐覆盖在了他的全身,甚至在另一只手中也凝聚出了一面血红的盾牌,“传闻中五行机关的掌权人才有资格修习的逆天道法,据说是能逆人生死……不知阁下可否是呼延尊者?”

    少年听罢折扇轻摆,轻笑着摆了摆手,道:“什么尊者,无非是下面的小辈胡乱叫的。”

    言毕,纵是元首千年的沉稳也不禁暗暗吃惊。这少年绝非是用了什么返老还童的术式,实打实的也就是十五六岁的年纪,但他刚才的话却几乎是变相的承认了元首所言的,他就是那个华夏大地守护神般存在的组织,五行机关的当代领导者。

    五行机关,那是曾经血族也无法击碎的神盾。他们修习的是完全不同于驱魔师的“法”,但是威力却更加夸张。几百年间元首与历代五行机关的尊者相战,却无奈皆都被那些尊者打的铩羽而归,也正因如此,中州大地上才一直没有受到血族的侵染。

    好在与正义之盾不同,五行机关只是自己脚下这片土地的守护者,而且相比于圣骑士,似乎五行机关的人更少,否则的话魔族和血族在地球上的日子还真不会过的太好了。

    呼延尊者看着不远处已经全副武装的元首,不禁皱了皱眉。

    血族元首的凶名他是听过的,虽然自己是绝世的天才,但比起这活了千年的怪物,确实还要稍逊一筹。更何况自己刚刚使用过水木还魂术,像这样能逆人生死的奇法又怎会没有巨大的消耗做代价?

    场面奇迹般的安静了下来,两人遥遥相望,面上尽都带着和煦的笑,但他们彼此却都知道对方心中所想,那就是尽一切努力干掉对方!
第二十四篇 元首章节目录第二十八篇 逃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