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风之驱魔师 > 第一篇 封印解除

第一篇 封印解除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过会见了,拜拜。”

    别走……明明有好多话想要跟你说……

    “你就是肖嘉莹吧,我们是警察。很抱歉这么晚了还来打扰你,但是有些事需要跟你说。你的母亲大概一个小时前出了些意外,医院已经尽力了,但是……请节哀。同时有目击者称跟你母亲在一起的那个男孩被人绑架了,现在我们正在……”

    明明说好了晚上回来一家人一起庆祝的……

    “……肖嘉莹,肖嘉莹?肖嘉莹!”

    伴随着一声几乎是怒吼的声音,一根粉笔头准确无误的重击在了这个上课打瞌睡的女生额头上,四下里顿时窃窃私语起来。

    “肖嘉莹竟然也会上课睡觉?”“她竟然没有认真听课,说不定这一节课的内容我的成绩能超过她。”“难道她已经提前预习完了这节课内容了吗?”

    肖嘉莹,宏川一高高二部有名的学习机器,但很出奇的是,在这所学校里真正认识她的人并不多,绝大多数还只限于知道这个名字而已。

    肖嘉莹不好意思的站起身来,眸中的思念被她很快掩盖过去,随后看了看老师的板书,开始展露她学霸的一面……

    肖嘉莹并不是故意在课上睡觉的。相反,虽然老师的授课对于她已经没有多少作用,但她一直是遵纪守规的好好学生。她之所以破例的睡堂完全是因为她最近在调查两年前自己母亲的案子时似乎找到了突破口。

    虽然国家对于她这样的弱势群体一直都有所帮贴,但她得到的资助也太多了。不仅是衣食住行,甚至有时不经意间说到喜欢的某个东西也会很快以红十字会捐赠的名义寄到她家里来。

    最近,肖嘉莹每天上课之后除了要完成兼职,还要大半夜的四处搜寻那些礼物的线索,连续几天下来终于让她精力不支了。

    更何况这节课本来就是今天临时加的课,现在已经是八点半了,可老师依旧是在讲着让人头晕的文史,饶是肖嘉莹刚刚被粉笔砸醒,也依旧是没能逃过睡梦的呼唤,华丽丽的答完题后便又华丽丽的睡着了。

    直到耳边响起了一阵熟悉的乐音,肖嘉莹才揉了揉眼睛,忽然想起来刚才的乐音是学校宿舍的熄灯号,急忙的抬手看看表,竟然已经十一点半了!

    “完了完了完了……”慌乱的收拾一下桌子,肖嘉莹抓起背包就往门外跑。

    然而她刚刚冲到门口,却出乎意料的发现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了,一个比自己高出一头的人影正准备进来,可她却已经停不下来,两人就这样狠狠的撞在了一起,以至于肖嘉莹后退了好几步后一下摔倒在地上。

    “疼疼疼疼……”肖嘉莹扶着桌子站起身来,看着黑暗的楼道里也是刚刚爬起身来的人影道,“抱歉,没想到外面有人的。”

    “是我的不对,我没想到这么晚了还会有学生在。没事吧?”

    不出意料的,门外的人是个男生,听语气好像也不是老师。但是让她意外的是,这个门外的人一开口,就让自己有一种奇怪的熟悉的感觉!

    肖嘉莹摇摇头,一边顺手把教室的灯关掉,一边走出来锁着门问道:“你是谁,为什么那么晚了还会在学校里?而且为什么还会来我们班?”

    听着这略带怀疑口气的疑问,黑影笑了笑打开了手电筒,光亮中照射出了一道袖标:风纪委。

    但是让肖嘉莹意外的,却是灯光中那人一闪而过的面容。虽然有些不同和模糊,但跟那个少年简直如出一辙!

    “宋成杰!”下意识的肖嘉莹喊了出来,然而黑影并未答应他,只是掏出一个笔记本递给她。

    “宋成杰?还有你的同学在里面吗?校规是不允许这么晚了还在校逗留的。来,这里签个名。”

    肖嘉莹的心瞬间又跌回低谷。是啊,则么可能呢,失踪两年的人突然出现在原来的学校,这种事情想想就知道不可能发生。刚才也只是看错了吧。

    接过风纪委员的笔记本,肖嘉莹很是无奈的写上了自己的名字。而就在她把笔记本还给他的时候,两人的指尖不经意的轻轻触碰了一下。

    “嘭!”

    一声轰鸣瞬间自二人指尖传出,伴随着刺眼的电光,猛烈的爆炸掀起狂暴的气浪瞬间充斥整个楼层,竟是把一层楼的玻璃全部震碎了。

    与此同时,宏川一高校长办公室里,一个正闭目养神,大约二十多岁面容阴翳的男子突然睁开双眼,目光死死地锁定在了教学楼的方向:“怎么可能,维持了两年的封印竟然被人解除了!”

    而在宏川市郊,宏川大教堂内几乎所有的神职人员都停下了手头的工作,他们全部都遥遥望向市中区宏川一高的方向。

    似乎今夜,有什么东西将要被改变。

    看着被刚才的气浪打晕的少女,风纪委长长地舒了口气。挥了挥手臂,他喃喃道:“啧,真是麻烦,竟然把我的记忆封印了两年……不过这小丫头倒是又漂亮了不少。”

    宋成杰,那不就是我的名字吗?史上最年轻圣骑团首席骑士、驱魔师疾行之风的真名。

    这两年你过得也很辛苦吧?那个夜晚你母亲也牺牲了,一直一个人很辛苦吧?但是,现在还不是跟你相认的时候啊。

    普通人接触到驱魔师便会留下痕迹,会更容易遭到它们袭击。

    最好的办法就是迅速离开,免得让你遭遇意外。

    “啧,地之王,竟然把学校变成你自己的老巢。算了,这些账以后再跟你算,反正你现在用的人类的身体也已经快不行了吧。”宋成杰一边说着,一边从窗口直接跳了出去,双臂在空中猛地一挥,两柄银白色的臂刺便突然出现,“好久不见,圣风双刺。”

    言毕,那两柄臂剑竟发出阵阵嗡鸣,似乎在回应着他一般。

    伴随着一阵疾风,宋成杰并没有丝毫停留,跃下地面的瞬间便急速而行,而他的方向,却正向着宏川大教堂。

    时光回溯,两年前。

    赤月高悬,战火四起。魔界北域领主次子,地之王·磈,不顾其父已与人类签订的协约,率领麾下千万魔族士兵进军人界。而无巧不巧的,联通两个空间的节点就在宏川大教堂不远处。

    理所应当的,宏川大教堂成了驱魔师抵御魔族入侵的第一战线。

    起初,双方并没有进行大规模交战,但是随着双方投入的战斗人员的增加,人界本身残留的魔物也受到影响,在世界各处引发暴乱。而与此同时,作为与人类一样悠久存在的血族也趁机张开了爪牙,三个不同的族群就这样在血色的圆月下展开了一场殊死搏杀。

    这一晚以宏川大教堂为起点,爆发了一场波及全世界、但却未能影响全世界的战争。因为人类驱魔师的拼死压制,最终的损失被控制在了最小程度内,对一般人类的生活奇迹般的没有造成影响……

    但魔族,人族,血族,三族在这场突如其来的战争中却各自蒙受了巨大的损失。

    地之王肉身被毁,实力大减,整支军队也基本被损耗殆尽;血族元老院众元老皆负伤而退,元气大伤;而交战中一直处于防御姿态的正义之盾,则是付出了无数生命,甚至包括一位元帅,而当时的宋成杰则更是被地之王当做人质掠走。

    其实无论是极为擅长魔法,生命悠长至极的血族,还是凭借肉体的强悍以及古老的传承称霸的魔族,都远远要比人类强大。如果不是人类驱魔师的存在,如果不是血魔两族的世代仇恨,人类完全将从这场战争中被抹消。

    而且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够成为驱魔师,只有那些先天灵力便比较突出的人才行。普通人并没有足够的灵力,因此根本无法施展针对异族的灵法。

    更何况,驱魔师的实力也是良莠不齐,强者甚至可以单刀直入魔族大军杀个痛快,而弱者有些甚至只是体力比常人好上一些而已,因此正义之盾又分为了两个部门,专职战斗的圣骑团,和负责咒术开发的圣歌队。

    两年前,地之王本打算将宋成杰的记忆封印后,通过日常观察以便找到驱魔师的弱点,又或者可以做一些其他实验,却不曾想到,仅仅两年,自己那十分自信的封印竟然不明不白的被解除了。

    虽然宋成杰两年时间都在被地之王的魔力慢慢侵蚀,但毫无疑问,他依旧是一个不可忽视的战力。

    正义之盾的内部地之王还是知道一些的。由他们内部传承下来的五件特殊的“灵器”选择出五位元帅,这五人之中四人分别看护一个大洲,剩下的一人以游历的形式在世界范围内巡视。

    而这四位被分派到各个大州的元帅,则是负责从各自的辖区内选拔出“首席骑士”,当然,最终还是要经过试炼才能确定这些被选拔出的人究竟是“骑士”还是“首席骑士”。

    首席骑士可以获得与之配型的正义之盾里另外的四件灵器,虽然不如上五元帅,但也算是正义之盾中的巅峰力量。

    当然,因为是驱魔师,所以所有正义之盾的骑士在刚一开始都要先学习本民族特有的驱魔咒,类似于欧洲的咏唱术、华夏的阴阳咒之类,所以即便是圣骑团中那些后来偏向于使用武器的圣骑士,也都是精通着自己民族的一些古老咒语的。

    毫无疑问的,出乎地之王意料的宋成杰的这次回归,必然给看似安详的宏川掀起一阵血雨腥风。两年的时间,宋成杰以小白鼠的身份已经知道了太多地之王的秘密。

    “看来又要变天了……”月光下的地之王咬了咬牙,恨恨的退回到了黑暗中。
章节目录第二篇 重回故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