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风之驱魔师 > 第二十四篇 元首

第二十四篇 元首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离开肖嘉莹的家,宋成杰的心情才算是平复下来。

    扶着拐杖走在大街上,宋成杰享受到了不少同情的目光,不过这些人并不知道,他们所同情的正是在暗中保护着自己的人。

    虽然此时的宋成杰微微皱起了眉头,但倒不是因为在意这些目光。他离开医院也有十几天了,对于自己伤势的各种眼神他早已经习以为常了,更何况如果不是这次受伤,他又怎么能有机会与肖嘉莹那么久的接触呢?

    当然这个想法也只是想想而已。如果为了可以多接触肖嘉莹就去找那样的魔族送死,也未免太过没救了。

    他所疑虑的是宋成音的去向。已经快一个月了,可据说五位州防御司司长依旧被留在梵蒂冈搞什么防御结界研讨,虽然随时都可以联系到妹妹,但这样长时间不在自己身边的情况不得不让他担心。

    更何况最近地之王的部下似乎也是了解到了现在的情况,比之前嚣张了许多,原本已经趋于和平的宏川如今又接二连三的出现了许多性质恶劣的惨案。

    虽然平日里看起来很悠闲,但宋成音的作用却是不可小视的。只不过是离开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宏川的驱魔师巡视范围就被魔物压缩了将近一成,这样的反差一时间让代理她的王斌有些吃不消。

    一想到王斌,宋成杰的眉头就皱的更厉害了。

    上一次遭遇新型种的时候,王斌的伤其实比自己也轻不了多少。可他在代替宋成音出任代理司长的这些时间里却只能咬着牙掩盖自己的伤痛。

    对外只宣称是重伤,其实只有他们自己猜知道这重伤到底有多重。

    但这些全部都需要自己来承受,作为正义之盾的支柱之一,他们的任何变化都会牵动整个正义之盾的士气。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把这些魔物赶出人类世界。

    “打扰一下……阁下有时间陪我聊一聊吗?”

    正幻想着如果以后彻底和平了该做些什么的时候,宋成杰的思绪突然被一句邀请打断了。抬头看着眼前突然出现挡在自己身前的人,宋成杰的瞳孔顿时紧紧一缩。

    这是一个衣冠楚楚的中年人。一尘不染的赭色晚礼服,镌刻着雕花的金丝眼镜,镶嵌着钻石的精美手表……然而让宋成杰极度震惊却不是他这一身华丽的穿着,而是他那张正布满和蔼微笑的脸庞。

    这张脸他太过的熟悉,一瞬间甚至让宋成杰的呼吸都停了一拍。

    “虽然不知血族元首找我有什么事,但我时间比较紧,今天就先失陪了。”宋成杰说着猛的向后一跃,闪身冲进一旁的小巷,毫不犹豫的将速度提升到极致。

    正义之盾中有这一条明文规定,凡团队中不足两名元帅级驱魔师的时候,一旦遭遇血族元首必须即刻撤离。这是铁律,因为血族元首那种层次的强者,已经完全不是常人能够理解的范围了。

    血族的生命力极为强大,绵长的生命使他们有充足的时间去研究黑魔法,加上本身血脉中传承的诡异力量,可以说血族单体的战斗力要远远强过魔族。特别是血族历代的元老院元首,纯粹的血统隐藏着不知多少奇怪的能力,其本身的魔法修为也绝非人类可以比拟,为了避免不必要的牺牲,就连向来看重荣誉的正义之盾也不得不做出退让。

    更何况,这个满面笑容一身奢华的当代血族元首两年前还曾单枪匹马的闯进正义之盾梵蒂冈总部,虽然最后他落败而逃,但当时总部的所有战力也基本被他消耗殆尽了。况且在那时候,他距离圣骑团拼死守护的圣物也仅仅只差几步之遥,那一战让圣骑士们彻底的明白了什么叫做差距。

    可是他现在应该还在大漠州的某处疗养伤势才对啊,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宏川?他又为什么会找到我?

    来不及仔细的推理答案,宋成杰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跑。

    此时的他后背上还出现了一对青色的菱形光翼,道道青色的术式在光翼上不停的流转。这是每个首骑在能够沟通灵之后才会出现的加持,虽然只是第一次使用并不熟练,但经过光翼加持后,宋成杰的速度已经被提升到了一个十分恐怖的地步。

    “好大的一阵风……”时不时的有路人感叹,但事实上这风的真实面目却是笔直的穿过市区拼命的往支部的方向撤退的宋成杰。

    支部与市区之间隔着一片茂密的防护林,在那里是甩开血族元首最好的地方。而且就算逃不开,远离市区之后自己也可能放开手的反击一下,既然对方没有第一时间杀掉自己,那说明二者之间还有交流的可能。

    只是紧追在宋成杰身后的元首却没有那么容易让他逃脱。

    虽然并不介意直接动用武力将宋成杰留下,但如果伤及到了中华联邦的群众,只怕会惹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他倒并不是担心什么索赔,他所担心的是守护着这片古老大地的神秘驱魔组织,隐藏在黑暗之中的五行机关……

    因此虽然很想把宋成杰强行截住,可他还是耐心的紧追着宋成杰,直至两人一前一后冲进了茂密的防护林。

    繁杂的枝叶遮住了外面的阳光,一股诡异的阴寒突然从四面八方锁定了宋成杰。

    脚下再度爆出一道气旋,宋成杰如箭般的继续向前飞奔,原本只需几分钟便能走到尽头的林荫小路在这时却变得如此漫长。阴寒的气息接踵而至,四周树木刹那间翠叶尽凋,一道由寒气组成的雾气更是超越了宋成杰的速度,彻底的封死了他前进的道路。

    这看似寻常的雾气凝而不散,被包在其中的树木却逐渐被附着上了一层厚厚的冰壳,几息间竟是一片晶莹,更可怕的是,在这雾气之中的一切都被迅速的剥夺了生命的活力,转瞬间已是荒芜一片宛若冰原。宋成杰知道,这雾气实则是元首的一点小伎俩,用途也仅仅是阻隔自己继续逃脱,毕竟如果再往前,那可就到了正义之盾的支部了。

    “你的速度很快,如果换做是我的那几个部下,只怕还真会让你跑了。”不紧不慢的从密林中走出,元首很是赞赏的看着宋成杰。虽然对方实力低微不值得自己使出全力,但至少元首不会吝惜说几句话。

    宋成杰回过神来召出圣风刺,冷笑道:“多谢元首谬赞了!”话音一落,他猛的挥起圣风刺,闪着寒光的利刃瞬间迸发出一道耀眼的青光,呼啸着便冲天而起。这是首骑间用来联络的普通术式,在支部驻守的隼人和其他首骑如果看到,一定会明白自己遇到了麻烦,并且会很快赶来增援的。

    但还没等宋成杰做出下一个动作,那道青光便瞬间被一幕血光追上,两道光影在空中盘旋了刹那便纷纷化成了虚无。

    “很聪明的做法,很好。”元首轻笑一声,浓郁的血气开始在他身周不断涌现,一时间整个森林似乎又被血雾所笼罩,阴寒的气息压抑的让人喘不过气来,“不过你也该知道我今天来并不是为了杀你,你的命还不值得我亲自动手。”

    宋成杰冷哼一声,静待着元首的下文。

    的确,相比于他而言自己实在太弱,弱到自己根本不值得对方动手。既然如此,那么元首找到自己无非就是两种可能:找自己有事或者只不过是路上巧遇。虽然无论哪种都算的上是差强人意,但有时事实就是那么奇葩。

    “帮我除掉地之王,我觉得这样的事情你应该很喜欢吧?”

    元首的话再一次让宋成杰震惊了一把,不禁反问道:“为什么?”

    什么时候堂堂血族元首会去请人类帮忙消灭魔族了?联想到前不久正义之盾里的传言,宋成杰觉得这很有可能是地之王和元首联手做的一个陷阱。

    “你很机警,这是好事。”元首说罢微微一顿,滔天杀意突然散播开来,瞬间将他身边的几棵古树化作了枯木,“前些日子我派来宏川的部下被暗杀了,而且对方手段残忍,竟是将他做成了傀儡。虽然没有直接的证据说明他地之王就是凶手,但我依旧想要杀了他。无奈族内的反对声太响,我才想起来可以拜托你。”

    宋成杰听罢不禁暗暗吃惊。血族元首都十分在意的部下,毫无疑问肯定是元老会成员。而这样的血族竟然不知不觉暗中渗透进了宏川,看来这座安详了许久的小城市还真是要掀起一场血雨腥风了。如果自己能够活着回去,一定要把这个消息告诉隼人他们。

    对于元首的话宋成杰倒不怀疑。血族元首应该还没有闲心从大漠州跑到中州,只是为了骗一个正义之盾的小小首骑。

    但这样明显是元首想要渔翁之利的事宋成杰也不会傻傻的去做。先不说宋成杰现今的实力究竟能不能胜过地之王,就算是到时候真的杀掉了他,那么自己绝对也会被血族元首毙命当场。对于杀掉一个首骑,血族内部估计是不会有什么反对声的。

    宋成杰仔细的分析着现在的情况,无奈的发现自己无论如何都是死路一条。他也考虑过是不是可以吧风之叹息召唤出来一同对战,但风之叹息究竟能不能战胜元首还是未知数,而且元首应该也清楚,只要杀掉自己那么风之叹息也将再一次沉睡。

    无论如何自己与对手巨大的实力差距都是一块无法弥补的短板。

    与其让风之叹息出来陪自己一起冒险,倒不如刚一开始就自己一个人解决。

    想到这,宋成杰假装妥协的退后了一步,下个瞬间却突然暴起向前,圣风刺的双刃之上也在刹那间凝聚出了浓郁的风属性灵力,闪烁着青色光华便向元首袭去:“这就是,最后一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