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风之驱魔师 > 第二十一篇 再遇二代种

第二十一篇 再遇二代种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宋成杰并不知道,自己正收拾着肖嘉莹家里残局的同时,夜幕下的宏川大教堂却遭遇了一次魔族的奇袭。

    阴霾的天空飘落起了点点秋雨,把最后一丝夏季的炎热洗涮的一干二净。

    借着夜幕的掩护,一队驱魔师狼狈不堪的退回了宏川大教堂的大厅,而早已守候多时的驱魔师医疗班则非常迅速的对他们进行救助。

    但看样子似乎还是无法避免伤亡了。

    “这是怎么回事?”王斌从大厅的一处侧门走了出来,一眼便看见了正在地上不断**的众驱魔师,眉头微微一皱下令道,“咒术班分十名咏唱师出来驱逐他们的精神污染,医疗班再来两个人!快!另外,这是谁带的队,给我出来汇报!”

    话音刚落,一个满身血污的驱魔师急忙从人群里跑了过来,不过他的右手此时正被夹板简单的固定着,看上去应该也是骨折了:“报告,支部外围巡查队第三小队,副队长冯喜,请指示!”

    “这是怎么回事,你们队长呢?”

    “队长他……他为了掩护我们撤退,自爆了……”这个叫冯喜的副队长似乎是又想起了方才经历的惨烈战斗,身体颤抖不已,“本队,全员六人,除队长外,还有两名队友牺牲……”

    这些驱魔师大多数自幼便在正义之盾中接受训练,严苛的管理把他们变得像军人一样,铁血,忠诚,但同时也让他们把同伴看得极为重要。

    王斌的拳头下意识的攥紧了许多。自爆了?这种方法的只有优秀的火属性驱魔师才能够体会掌握,而攻击性最强的火属性驱魔师竟然被逼到了只能自爆,来以此掩护队友撤退的程度?

    一般而言,每天都例行的巡查工作其实都会遭遇到魔物的袭击,不同程度的受伤也是司空见惯的。但是像这样突然出现重大的伤亡的情况却很少见。甚至就连曾经还需要同时应对血族的时候也没怎么出现过这样的情况。

    平复了一会,冯喜才想起来应该汇报的重中之重:“袭击我们的魔物只有一只,类型初步判断为不死系,但我们跟它耗了大约一个多小时,却没有任何咏唱词对它有效果!”

    “一只?免疫所有咏唱?”王斌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这两个词让他突然联想到那天那犹如艺术品一般,曾以一己之力将自己和宋成杰两人亲自带队的驱魔师几乎全灭的魔族。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了大半个月,但遗留在身上那些尚未痊愈的伤处依旧是隐隐作痛。

    正欲再问些细节,王斌心头突然一惊,十几载积累下的战斗本能让他毫不犹豫取下十字杖,挥臂间猛的一甩竟像是击中了什么似的发出一声脆响。

    而他身前的那位冯喜却没有那么幸运,在王斌刚有所动作的同时便被什么东西直接打爆了头颅,剩下的半截身体也被余力所掀飞狠狠的砸在了王斌身后的柱子上。

    而这一切仅仅是发生在不到一秒的时间之中,甚至王斌的头脑才刚刚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的时候,一声尖锐的破风声才迟迟的传进他的耳中,显然那急速的攻击竟已超越了声速。

    魔物的气息。

    这是王斌唯一能够判断出来的。

    但,这是什么地方?

    这里是正义之盾中州支部的所在,天才防御专家宋成音坐镇的宏川大教堂!这个就连当年祭夜之战也没有被任何一只魔族侵入的地方,今夜竟然被魔物在自己面前强袭了一位战友?

    下一刻,王斌便发现了不远处那魔物的气息所在,竟是那两具被带回来的尸体。不过此时那两具尸体已然有了许些变化,破体而出的黑色晶体犹如水晶般透射出完美的质感,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水晶般的晶体还在不断生长,眨眼间就将两具尸体搞的面目全非。

    “侵蚀系魔物?”王斌一愣,这样的状况他不是没有遇到过,一些魔物确实只能借助尸体之类的东西才能存在,而这之中最为棘手的就是侵蚀系魔物。它们就像是活性极强的病菌,在彻底侵蚀掉依附的尸体的同时会不断的生长和进化,而且侵蚀系魔物并非独存,肉眼可见的只不过是千百万的魔物个体共存的结果。

    就在这时,那堆晶体中突然爆射出十几条完全由晶石组成的长鞭,虽然质地坚硬,但却异常的敏捷,十几条晶石长鞭瞬间便吸附在四周的石柱上,随着一声令人牙酸的声音响起,这魔物整个被拽上半空,犹如蜘蛛网一般笼罩着大厅至少一半的空间。

    “救援组班迅速带伤员撤离!咒术班,结界!”

    王斌大喊一声,同时整个教堂内便响起了警报声,所有人一下便紧张了起来。实际上有战斗力的驱魔师并不多,驱魔师的身份大多数都是那些战力很有限的咏唱师之类。而真正意义上可以战斗的驱魔师,只怕在场的人加在一起也凑不出一场足球比赛所需要的队员……

    然而结界还没有展开,一条晶石触手便对着王斌暴射而来,好在此时的他已经有所准备,十字杖猛然一挥便将那触手击飞。但同时,巨大的力量也让王斌不得不连退数步,就连握着十字杖的手抖被震的有些发麻。

    “难道……这也是个新类型?”王斌确定自己在刚才的一击中灌输了不死系和侵蚀系两种咏唱词,但看起来竟然完全对它没有伤害。

    但是这个新类型却相对弱化了许多,至少如果是那个冰块的话,自己应该不会如此轻松的接下这一击。

    魔物如同巨大的黑水晶艺术品一般半悬这,它那些牢牢锁住石柱的触手竟然开始出现了不断生长扩散的情况,竟是渐渐将石柱同化为一体了。

    作为宋成音亲自坐镇的大教堂,即便是其内部的普通建筑也都是经过无数防御术式巩固和保护的,这也是为什么曾经的祭夜之战的时候,整个教堂的建筑可以像是最完美的战壕一样可以供人固守的原因。如果是普通的建筑,在那样的冲击之下仅仅是战斗的余波也是能完全让其坍塌的。

    然而就是这样的防御等级,竟然在几息间却被眼前这魔物破坏了局部,而且看样子似乎防御结界完全抵挡不住它的侵蚀。

    “王斌,你在发什么呆!”三楼的回廊突然传来一声暴喝,借着便见一道银光飞掠而出果断的将那些被侵蚀掉的石柱斩断。隼人感受到魔族的气息的同时便跑下楼来,但饶是如此依旧没有来得及在第一时间组织起反击。

    隼人的声音也让王斌稍稍清醒了一些,方才的战斗虽然只是眨眼之间的事情,但太多的信息让他有些发愣,如果不是隼人及时出现,只怕自己又要受些伤了。

    隼人的出现同时也让魔物感到了危险的气息。失去支点的身躯犹如巨石般狠狠的砸在了地面上,震的四下里那些驱魔师都是有些身形不稳。与此同时,咏唱师的结界终于展开,咒文密布的结界毫无疑问的封锁住了魔物所有逃脱的可能。

    之所以会选择这样的方式,王斌是打算要捕捉它,然后交给总部的那些咒术研究狂,以便开发出新的咏唱咒术之类。

    只是他的设想却在一声令人发寒的破碎声中被否定了。近二十人的咏唱所组成的结界竟然连那魔物的一击都没有抵挡得住,瞬间被开出了一个洞,或者说是魔物通过什么方式直接瓦解了结界的一部分。

    瓦解结界的方式非常简单。一种方式是通过强力强行破坏结界,但很明显这魔物并没有那么强大。而另一种方式,也是王斌最为担心的,那就是只需要在特定的区域逆向施展结界的术式就能让结界自行湮灭。

    王斌不由的吸了口凉气。虽然不能确信这魔物是否是第一次遭遇防御结界,但这结界可是至少是二十人同时咏唱的产物,能同时瓦解这样复杂的结界只能证明它对于术式的解析速度已经超越了自己之前猜测的程度,如果让它逃脱,说不定不出几天整个宏川支部的防御结界就将彻底崩溃。

    既然无法捕捉,那只能将其消灭了。

    王斌高举十字杖,将其狠狠的砸入地面,与此同时那魔物四周的地面突然窜出密密麻麻犹如尖牙一般的岩石。随着十字杖上不断变得清晰的玄奥纹路亮起,转眼间那些岩石便把那魔物完全封闭了起来,如同一个石球一般。

    “大地,纳葬万物!”

    言毕,大厅之内瞬间升腾起无数犹如沙尘一样的悬浮物,然而那些却是一个个极小的咒文术式。王斌手腕一转,只一瞬间这些尘沙便完全被封进了石球之中,而后在众人目瞪口呆的眼神中将这个石球压缩成了一个几乎看不到的小黑点。

    那是岩石经过极致压缩之后形成的类似于黑洞一样的东西……只要体积与质量的比无限接近于零,任何东西都能制造出这样的效果。虽然这个小黑洞不受控制,但因为太过微小也不会造成什么太大的影响,过一段时间便是会因为饱和的缘故而自行湮灭。至于那魔物,则是被压缩撕裂扔到黑洞的另一边。虽然不知道那是什么地方,但至少在这个世界里是不会再看到它了……

    所有人都没有想要欢呼的心情。之前的几分钟里,他们所见到的完全就是强大的无法抵抗的敌人。魔物中到底为什么会突然出现这样的强大存在?今后的众人所要面对的,必然会是一些这样的新型魔物,咒术上的一些优势将不复存在,人类驱魔师将要面临更加严酷的挑战,人类究竟还能坚持多久?

    王斌擦擦额头的汗,让自己看上去尽可能地显得轻松。他是宋成音前去总部之后,留守在这里的这些人的领队,他的一切都将与士气这种莫名其妙的心理有着微妙的联系,他不能让自己的疲惫展露在这些人面前。虽然刚才的那一击确实是个大消耗……

    隼人有些担心的看了看王斌,不过最后还是没有再说什么。正义之盾的新一代总是需要一些锻炼的,早些树立威信也好早些接过他们这些老一辈的担子,好让自己这些老家伙切切实实的做一回吉祥物……

    下达完一些调度的命令,王斌看着满目狼藉的大厅,不禁有些感慨。静静的站了一会之后他才轻轻叹了口气,转身走回了自己的房间。
第二十篇 突破章节目录第二十四篇 元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