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风之驱魔师 > 第二十篇 突破

第二十篇 突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宋成杰像是入定了一般,就这样一动不动的坐着……

    这是风吗?

    他问自己,却没有听到回答。

    这就是风吗?

    再一次的询问,似乎有些疑惑。

    这就是风?

    不断地询问自己,某一刻,终于找到了答案。

    这就是风!

    弱小,处处都是破绽。但也正因如此,风强大,处处毫无破绽!

    被风卷入的一切所面对的都是无数没有死角的切割。被风卷入的一切缺点,哪怕隐藏的再深也会被风撕扯的原形毕露!

    因为风无处不在,以为风无孔不入。

    不必要强调自己的强大,风的唯一真理就是一个字,快!

    快到极致的速度,快到极致的洞察,块到极致的闪避……再弱小的击打如果以光速进行也必将是灾难性的,再强大的对手只要被躲开攻击那也没有丝毫威胁。

    追求强大不是风属性驱魔师的出路,真正的方向是尽自己毕生之力追寻极致的速度。单纯的追求力量到头来或许会有所小成,但绝不会登堂入室。

    自己以前一直在不断寻找风的强大之处,所以才迟迟没有顿悟。强大?风怎么可能有那种特征。哪怕自然界中最为强大的风,也是看似虚渺的,甚至越是强大的风越是有着似乎一眼就能看穿的弱点……但强大的风却能用比你躲避它还快的速度率先将你毁灭,仅仅因为比你快。

    “他在这样的环境下都能够完成对元素的感悟,我很佩服。”湮没之魔焰已经收起了所有的武器,因为她觉得没有必要。

    风之叹息装作同情的叹着气说道:“唉,可惜他是我的仆人,绝不外借的哦。”

    湮没之魔焰面无表情的看着她,语气中没有一丁点的情绪:“通过你的表情可以分析出你很高兴。不过是区区一个仆人而已。”

    “你这样就没意思了。我们又不像你一开始就睡觉。经过那么多的岁月,不找点好玩的事情好让自己有所期待的话,可是会变的像你一样无聊的哦。”

    不过湮没之魔焰却显然没有把心思放在这样“不让自己无聊”的话题上。她今天本以为这具身体最终会无法承受自己的强化,正在思考要怎样度过这危机的时候却没想到,以前的忧患都被被风之叹息的“仆人”解决了。

    但是从某种角度上说她宁愿自己永世沉睡。

    不知道是多久之前的上古,九位名曰“灵”的同伴刚刚具有神智的时候,在自己还依旧清醒的时候,一个声音曾对他们说过,下一次九灵聚齐的时候就是改变世界的时候。而现在仅仅是在这个城市里她就能感受到其他五灵:“岩之悲切,炎之绝望,水之优柔,加上你风之叹息……还有,锁魂之窒息……”

    湮没之魔焰飘向阳台,抬手间展开一道直径足有五六米的金色术式,一口结构及其复杂遍布古老齿轮的巨炮缓缓从术式中探出头来。

    “你要做什么!”风之叹息瞬间紧张了起来,难道这个没脑子的家伙准备在这放礼花吗?

    这是有可能的。因为作为九件灵器中唯一有着灵智却没有情感的一个,任何普通人认为的理性她都不具备,她所遵循的是更为原始的东西,本能。同样的,没有理性的她也不具备感性,所以并不会对任何东西抱有兴趣。

    “释放信号,告诉他们我已经苏醒了……”一边说着湮没之魔焰一边缓缓转过身,同时高抬起右手,在身后巨炮那泛着古老气息的齿轮转动声中平静的解释道,“如果没有任何准备的话,我们不可能获胜。圣炎·第九式!”

    一道光柱在下一刻直冲天际,在万米高空中诡异的爆炸成了一个复杂的九边形。

    “我施加了趋避咒术,所以不用担心被其他种族看到。我的的灵力将散播到世界各地,告诉我们的同族,决战的时间快到了。”湮没之魔焰说罢突然像是虚脱了一般颤抖了一下,不仅头上的光环显得黯淡了许多,就连维持维持身体飞在半空似乎也行不通了,“这个身体虽然能够承受住我的力量了,但基础还是太差……我要先沉睡一段时间了,必须尽快让这副身体有能力祛除掉被我封印起来的这只魔物才行。”

    “很难对付吗?”

    “是精神系的魔族……本身并不是很强,但似乎传染力极强……”湮没之魔焰似乎还想做些解释,但话说到一般的时候似乎是再也支撑不住,头上的光环碎裂成点点荧光的同时,肖嘉莹的身体也逝去了支持倒了下去。

    抬手挥出一道风拖住肖嘉莹的身体,再替她盖上被子,风之叹息这才跑到床边双手托着脑袋安静的看着突破中的宋成杰。只是这样的场面发生在一间被破坏的一塌糊涂的房间里,着实有些违和感……

    时间飞快的过去,似乎是一瞬间一般就到了后半夜。月亮已经悄悄的移入西方天际的边缘,而东方则是迫不及待的已经照射出了新的一天的曙光……

    风之叹息就这样一直静静的看着。千古的岁月她都熬过来了,对于她而言这几个小时的时间实在是算不上是等待。她要亲眼看到这个史无前例的年轻的的家伙突破自己的桎梏,达到新的层次才能放心离开。

    又过了几个小时,直到小区里由宁静转为嘈杂再转为宁静的时候,一直有如蜡像一般的宋成杰这才有了一丝动静。

    随着他的一呼一吸,整个房间开始若有若无的流通起一丝微风。时间不断流失,房间里的风元素开始越来越多的被他同调,以至于最后竟然房间内掀起了阵阵狂风,就连风之叹息施加在屋外的术式也无法抗拒他的吸引,逐渐裂解成了精纯的青色灵力向他涌去……

    缓慢的吸收着风中浓郁的灵力,不知不觉外面竟又陷入了夜幕的笼罩,直到这时宋成杰才微微一晃缓缓睁开双眼,四周顿时风停气滞,聚集于此的风属性灵力也不受控制的四散而去。

    吐出积蓄胸中的一口浊气,宋成杰感觉自己从来没有过的舒畅,无论是身体上还是精神上,似乎是脱胎换骨了一般,此时的他甚至觉得就算是独挡子爵级魔族也绝无困难了。只是有些心疼这些逐渐飘散的灵力。不过任何事情都要讲求循序渐进,自己的基础还没有达到可以吸收那么多灵力的地步,妄自的吸取的最终结果只能是爆体而亡……

    不过真的感觉好浪费……

    “看样子下一次倒是有一个可以陪我喝酒的人了。”眼看宋成杰有所突破,风之叹息旋即笑着叹了口气,“唉,只是我那些佳酿不知道你能不能品得出味道。”

    “喝着喝着不就能品出来了。再不济,到时候把你的酒全喝光不就是了。”宋成杰显然也是心情大好,竟然罕见的开了句玩笑,这才想起来眼前这个家伙其实是个活了不知道多少岁月的灵体,“风之叹息吗……往日十几年间的那些战斗,多亏有你。刚才也是,谢谢你。以后也请多多关照了。”

    多亏有你……

    风之叹息突然愣住了。多少岁月,作为灵体出现的自己一直以来被当做是战斗的工具。能够召唤出自己的驱魔师也只不过把自己当成对敌的底牌。虽然只是一句多亏有你,虽然只是一句简单的感谢,可是自己多少岁月没有听到这样的一句话了。

    “没……没什么大不了的。你看,你是我的仆人,总不能见死不救啊。还有,你已经闭着眼一整天了,那些都是昨天的事了,而且我在这里等着也绝不是因为担心你。”风之叹息摇晃着双腿看着天花板,装作很不在意的样子说道,“啊对了,你的朋友已经睡着了,去看看吧。湮没之魔焰自己沉睡了,说是要等完全有把握彻底消灭那只魔物的时候再现身。所以不用担心了。”

    听到这个消息宋成杰松了一口气。虽然有些事情还是不怎么理解,但是至少肖嘉莹是平安无事的。再次道谢之后匆忙起身去查看肖嘉莹的情况的时候,他甚至有些隐隐的担心。不是他不相信风之叹息的说辞,只是只有亲眼看到正在熟睡的她,自己才能真正的放心。

    风之叹息看他走到自己身后的床边,斜歪着身子转过头说道:“放心吧,她的身体完全可以承受的住封印的力量,之后应该不会再出现不良反应了。只不过要正常活动的话,大概还得再恢复一天。”

    宋成杰点点头,又替肖嘉莹仔细的掖了掖被子,再三确认她真的没事,这才起身离开。

    只不过他刚要有话要问风之叹息的时候却发现,这个爱叹气的家伙已经不见了。灵体以实体化的样貌出现在现实世界中本身就需要庞大的灵力支持,想必经过这整整两晚的折腾她也是累了吧?只是不知道灵体需不需要睡觉呢……

    肖嘉莹依旧在沉睡,而且看上去一时半会也醒不了。左右是没事,宋成杰也终于没了所有的担忧,索性就四下里布置上结界,准备休息。只是这时他才发现,肖嘉莹的这间屋子因为之前的各种情况已经变的破败不堪,甚至如果趋避普通人的术式一旦解开的话,小区物业绝对会在五分钟内找上门来。

    拍了拍脑门,宋成杰无奈的叹了口气:“啧,真是麻烦……算了,就在这多住一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