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风之驱魔师 > 第十八篇 再见少女

第十八篇 再见少女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宋成杰收回搭在肖嘉莹腕上的手,很是心疼的看着仍在沉睡,但已无大碍的肖嘉莹。这个从七岁便同自己一起生活的少女对他而言更像是妹妹。当年肖元帅为了救他而牺牲之后,他更是下过决心要好好保护她。

    可现在她虚弱的样子却无时不刻不在刺痛着自己的心。

    自己没有保护好她,反而就连她遭受了这样的病痛也是知之甚晚。为什么自己没有想过要给她打个电话联系一下?为什么在她陪着自己担心自己的那几天的时候,自己却只顾着领悟力量而忽略了她的付出?为什么到了这个时候自己才真正的明白“兄长”的担子是如此沉重?

    小心的给肖嘉莹盖好被子,宋成杰决定这些天就暂住在这里照顾她。虽然担心地之王,但现如今已经没有什么比照顾好她、让她康复更重要的了。

    不过让他稍稍安心的是,经过下午的那一番折腾,肖嘉莹体内那不知名的力量老实了许多,自己的灵力也终于可以疏导进她的身体为她做一些治疗了。即便自己并不是专职治疗的驱魔师,但对于一般的调养还是勉强能做一些的。在此过程中他也发现了一个很奇怪的现象,虽然肖嘉莹的身体异常虚弱,但她的身体素质却比普通人有了颠覆性的提升!

    身体素质或许可以通过不断的训练来得到提升,但前提是要有足够的时间积累。但仅仅不到一周的时间却能做到如此程度,宋成杰总归是有些疑虑。

    肖嘉莹的家里陈设极为简单,并没有所谓的“客厅的沙发”,这让宋成杰不得不面临着睡地板的选择。左右都是睡地板,宋成杰索性就直接睡在了肖嘉莹的床边,这样的距离一旦出现什么情况自己也好及时的做出反应。

    不过躺在冰凉的地板上之后宋成杰的睡意很快就消退了。他仍记得那个似乎是借用的肖嘉莹身体的头戴光圈的家伙自称自己是“湮没之魔焰”。

    那是正义之盾九件灵器中唯一没有显露过真身的一件。由于这件灵器十分喜欢将自己的力量附加于枪炮机械上,并且其攻击就像是金色的火焰一样,这才被正义之盾的前者赋予了“湮没之魔焰”的名号,其寓意是无论什么样的魔物都会在这无法理解的火焰中被彻底湮没……

    那有没有可能它的本体就是一个类似于灵魂之类的东西,而支部里供奉的那把异常强势的手炮其实只是个媒介呢?

    这个想法一出现就连宋成杰自己也有些发愣。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岂不是自己承认被神秘力量附身的肖嘉莹就是新一任元帅了?

    他之所以并不想让肖嘉莹继承元帅的职位,完全是因为他知道驱魔师有多危险。那些曾经与自己一同成长的驱魔师里,不乏有在执行任务时败于敌手命陨他乡的。

    相比于整天训练、与异族打打杀杀的生活,宋成杰真的是希望这个妹妹能过上普通人那种平淡的生活。

    回忆着今天的一切细节,宋成杰也大概猜的出来,随着时间的推移,当肖嘉莹的身体“可以承受”那个力量的时候,就算正义之盾想要无视她的存在也是不可能的了。

    就在宋成杰正在犹豫着要不要把这件事先跟隼人商量一下的时候,本该沉睡的肖嘉莹却突然痛苦的轻哼了一声。

    宋成杰心里一紧,慌忙起身查看。现在的肖嘉莹虽然半睁着眼睛,但毫无神气的眼神却又告诉宋成杰她此时神智并不清醒。而且借着窗外的灯光宋成杰可以清楚的看到,此时的她脸上正泛着异样的潮红,原本紧闭的双唇也微微张开,略带急促的呼吸着。

    伸手覆上肖嘉莹的额头,宋成杰眉头不由的一皱:“至少四十度了。这样下去太危险了。”一边说着一边拉出她的手,体内的灵力被他再一次调动起来缓缓的朝她的身体灌输进去。

    然而再一次的,似乎是短暂的休息让肖嘉莹体内的力量也有所恢复一般,宋成杰用于祛病的灵力根本无法灌注进一丝一毫!

    “怎么可能!刚才不是还好好的,这才几分钟而已!”被反震的力量打的手腕发麻,宋成杰只得停手。但看着呼吸越来越急促的肖嘉莹,一时间竟然让他有些后悔为什么当初没有选择医疗驱魔师这条道路……

    必须先把体温降下来,再这样下去只怕她的身体会先受不了。

    宋成杰并不缺乏现代医学知识。他知道人体的发热上限是大约四十二摄氏度,一旦超过这个温度,基本上就是宣告了人生命的结束,就算是治愈了疾病,也会留下极其严重的后遗症。

    来不及多想,宋成杰一把将她身上的被子掀飞,被子离身的瞬间他竟感到了一阵明显带着湿气的热浪,竟然是肖嘉莹全身的皮肤都在发烫,而且已经出现了的极为严重的盗汗现象。

    再也无法顾及什么“不能在普通民众面前使用灵力”的教导,宋成杰迅速而又小心的把肖嘉莹轻轻抬到地板上,当即便在她身周施展了几个术式,缓缓的对着她持续吹出控制在大约三十度的风。

    这个办法确实是起到了一定成效,短时间内就看到她皮肤的潮红渐渐退了下去,而呼吸也变得相对平缓了一些。

    然而宋成杰还没来得及松口气,肖嘉莹却又突然蜷缩成一团,身体开始不住的发抖,眼角也开始不断的流出了泪水。这些天来每晚都会降临的剧痛并没有因为一些意外而消失,这一晚对于肖嘉莹而言仍将是个不眠之夜……

    “学长……”极度的疼痛竟然使肖嘉莹恢复了清醒。当借助着飘在半空的青色术式所发出的的微光,肖嘉莹忍痛做出一个无力的微笑看着宋成杰,虚弱的吐出几个字,“对不起……”

    宋成杰狠狠的攥紧自己的拳头,心急如焚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对不起,是我没有保护好你;对不起,是我没有能力替你祛除病痛;对不起,因为我的错害得你失去了母亲;对不起,因为我的无能让你孤独了两年……对不起这三个字应该是我对你说的话,如今你这幅样子让我如何能原谅自己!

    自己的灵力无法被肖嘉莹的身体接受,自己也就无法给她以治疗……等等,自己的灵力?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宋成杰再一次按住她的脉门,指尖下一丝金光试探着度了进去。一秒,两秒……肖嘉莹体内的力量完全没有抗拒的反应。

    心下一喜,宋成杰马上结印胸前,坐在地上把肖嘉莹抱在怀里低声颂唱:“南无三满多,伐折罗,赧战拏,嘛哈噜萨拏,撒婆杂耶,吽,怛罗迦,撼曼(注一)……”

    随着一遍又一遍的颂唱,两人身下渐渐出现了一个不断缓缓旋转的金色卍字,让人倍感温暖舒适的金色华光逐渐将整个屋子充满……与此同时,肖嘉莹原本因疼痛而紧绷的身体也放松了许多,宋成杰的颂唱正逐渐起到效果。

    身为出生在中华联邦的驱魔师,宋成杰在修习正义之盾的驱魔咒之前,曾专修过阴阳道和佛门的一些颂词。原本因为不断的成长而渐渐遗忘的佛门道法,竟然意外的可以派上用场。

    只不过这样的道法对于宋成杰来说依旧很是生涩,习惯了所谓的灵力之后再使用这样靠着自身的意志来支持的道法,无疑让他感到许些力不从心,只是过了大约半小时竟然就出现了一丝眩晕的感觉。不过看着怀里呼吸平缓安稳熟睡的肖嘉莹,宋成杰还是很欣慰的。

    只是看样子还不能停下来,他依旧能感受到那股在她体内四处乱窜的奇怪的力量……轻咬舌尖让自己清醒一下,一边面不改色的轻声颂唱,一边不留痕迹的四下看了一眼,突然紧张了起来,心中不禁有些骇然:魔物,而且是一大群高等级魔物……

    这样的水准如果是平时,即便宋成杰负伤在身也绝不会紧张。高等级魔物对于一般的驱魔师或许要费些力气,但是对于他而言基本也就是秒杀的结果……可现在的问题是,面对屋外不断向自己聚集过来的魔物,正在专心颂唱的宋成杰根本没有闲心再去反击。

    开什么玩笑,不知道我正在给别人治病吗?你们这样的货色……啧,真是麻烦。

    正不知所措的时候,一只昆虫样子的魔物已经撞破了阳台的窗户。它高举起两只一米多长,布满锋利倒刺的前足,毫不犹豫的朝着宋成杰的后背刺了下去,竟让宋成杰的后颈都感受到了一丝劲风……

    没办法了。只能依靠圣风刺的护主能力了,只是自己现在没有一丝的灵力能提供给灵器,效果如何只能看运气了……还差一点点,只要肖嘉莹恢复,我就能……可恶,啧,快点好起来啊!

    认命的闭上眼,只听背后叮的一声轻响,想象中的剧痛没有传来,反而是传来了一声稚嫩的疑问:“咦,这个可爱的女孩子怎么了?”

    ………………………………

    注一:选自不动明王咒中的慈救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