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风之驱魔师 > 第十二篇 静饮之风

第十二篇 静饮之风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安德鲁斯对宋成杰的印象并不深,只是见过几面。虽然自己作为“前辈”略有些高傲的态度,但安德鲁斯实际上还是非常认同宋成杰的。

    因为宋成杰实在太年轻了。十二岁就成为首骑,这是正义之盾历史上从未有过的。

    但就是这样的天才,如今正带着一身重伤露出痛苦的表情昏睡不醒。

    对于首骑级别的驱魔师而言,哪怕与男爵级的魔族相战也能全身而退,能够把他们这样的驱魔师伤成这样,对手至少也是带着高爵位的魔族。

    掌心之火盘着腿端坐在安德鲁斯的手掌里,低着头不知在想什么。

    “安德鲁斯,你知道为什么地球上的魔族绝大多数都是三等以下的水平吗?”

    “哎?这个……大概是三等以上的魔族本来数量相对就少,而且北域魔王下达的指令他们也更容易理解,所以才没有现身地球吧。”安德鲁斯突然一愣,并不知道为什么掌心之火会突然问这样一个问题。不过他自己显然没有思考过这些东西,只是抱着怀疑的态度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掌心之火轻轻摇了摇头:“因为爵位级别的魔族无法降临到地球的空间……”

    安德鲁斯压抑住心中的疑惑与惊诧,等待着掌心之火的解释。

    “我的本体是公爵级的魔族,所以我能够感受到。魔族分四域,但愿意与人类和平共处的却只有我们北域。而且地球的面积就算铺开了,也比不过北域一个最普通的小村子大……魔族拥有比人类更为庞大的数量基数,因而也拥有着更为繁多的强者。但是我们却受到某种规则的限制,根本无法在地球这个位面现身。而能够打破这种规则的,只有四域王族。但即便是王族……在降临到这里之后本身实力也被极大的削弱,天之王殿下在这里根本发挥不出实力。”

    掌心之火说着回过头来看了一眼安德鲁斯,火焰组成的双眸中透射出的沧桑气息一瞬间甚至让安德鲁斯以为自己又一次站在了那位公爵级魔族强者面前……

    那是于人类而言天地之别的强大。当时在受邀前往魔界的时候,随处可见的让自己喘不过气来的强大气息至今让安德鲁斯心有余悸。如果这些强者全部来到地球上,那正义之盾则完全没有反抗之力,这场千古之战也将变成血族与魔族的单独战争……

    “自从陛下下达旨意之后,北域的所有子民都已经批次返回了各自的区域,哪怕是灵智未开的低等魔物也无法违抗这种血脉的压制,它们也是毕恭毕敬的服从着陛下,可以说除了二皇子的人和被派来协助你们的太子的人,你们人界只剩下其它三域的魔族了。”掌心之火似乎是在回忆着往事,毕竟它的本体是一位公爵级魔族强者,其记忆也是亘古久远的,“但是就算三域王族,也不可能突破规则将爵位级强者下派到地球上来。规则就是规则,虽然并不清楚到底为什么,但是事实如此,有些事情就是这样没有道理可言。”

    安德鲁斯此时已经缓步走出了医院,因为他想抽些烟来让自己理解能力提高一下……

    “而且迫于血族的威胁,他们的王族不可能像我们北域一样派遣子嗣。对于血族而言地球毕竟是大本营,魔族没有人类驱魔师的保护,是很容易身陨于此的。况且血族可以自由的穿梭在人魔两界,有的时候甚至会在魔界内引发战争,这也是件头疼的事情。”

    掌心之火说着,抬手给安德鲁斯的香烟点上火,似乎很是疑惑不解:“所以我很奇怪为什么可以在这里感受到伯爵级魔族的气息,还有那个小家伙的伤,明显也是一个不弱于伯爵级的魔族才能造成的吧。”

    安德鲁斯点点头,深深地吸了一口,又缓缓的喷吐出一道烟柱:“第一次考虑这个问题。不过仔细想想也是,如果你们随便谁都能来地球观光的话,我们早就玩完了。不过我还有一个疑问,魔族的历史甚至要比地球还要悠远,你们为什么要投入那么多的精力来侵犯地球,甚至是因此才招惹上了地球的土著,血族?”

    掌心之火摇了摇头,有些无奈的苦笑道:“其实按照族里的记载,最早的时候是血族为了躲避你们人类的驱魔师所以打算自行开拓空间移居别处,却无巧不巧的开拓到了我们魔界,之后为了抢地盘大肆屠杀了魔族低级子民,这才惹出了魔族强者前去报复;而后血族更高级别的强者为了给自己的部下报仇就杀了回去……于是就演变成了两族不死不休的局面。其实说起来魔族会降军地球完全是为了对付血族。可谁知由于规则的影响最终能到达地球的只有那些数量庞大但是灵智颇低的魔族,它们有的甚至灵智未开,而因而对于随处可见的人类有一种本能的攻击行为,就无意间伤害了人类,之后你们驱魔师团队就开始大开杀戒,在之后就演变成了人魔两族的全面战争……”

    安德鲁斯不可置信的看着掌心之火足足发了一分钟的呆。照他这么说,现在这混乱不堪的三族关系根本就是无厘头的误会引起来的?血族躲避人类驱魔师他倒是知道,借助于名为信仰的东西,最初全世界仅有的五十二名驱魔师率领着人类曾差点将血族消灭……

    那个时候的世界虽然还更为愚昧,但丝毫不像现在的社会一样复杂……

    魔族出现在人类世界后不久,原本驱魔师的优势渐渐被削弱,这才致使后来出现了许多民间的“驱魔团体”,发展到后来就是类似中华联邦的五行机关、东瀛的阴阳塾之类的……

    而由于魔族的出现,驱魔师的定义也变得宽松起来,才有了后来远超于最初五十二人的世界级的庞大规模。

    “地球上出现爵位级魔族的消息我已经传给本体了,相信他会第一时间禀报给陛下的。我们要做的就是加强防护,除此之外作为你的式神,我没有任何可行的建议了。好了,我先休息了,传讯给本体对我的消耗有些大。”掌心之火的身形明显虚幻了许多,说完之后很是疲惫的甩了甩手,嘭的一声变成了点点火花消失不见了。

    安德鲁斯皱着眉很是苦恼。加强防护?说得容易,那样的魔族四首骑里也就自己有把握战胜,其他三人绝对是谁见谁倒霉。

    但是他还有更需要做的,这个消息必须尽快汇报道大主教那里……之前对于对手的判断说到底只是猜测,而怀疑和确认永远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应对方案。

    而刚刚逃过一劫的宋成杰此时的状况却很是复杂。并不是说他的伤势太重,而是他的意识似乎是被拉去了另一个地方……

    现在的宋成杰完全明白自己正处于虚幻当中,因为不仅自己身上一点伤都没有,而且似乎是正在某场野炊现场?

    宋成杰完全不明白现在的状况……四周随处可见百十米高的古老樱树,漫天樱瓣犹如雪花般缓缓飘落,而在满鼻淡淡的幽香之中,几块桌布托着上面一看便知很是清淡的酒食,正铺开在几棵樱树旁,上面摆满了一只只斟满了淡酒的粗陶器皿。

    而最让他意外的就是,这一大片繁花中除了自己以外就只有一人。而且是一个随意盘着双腿,慢条斯理的喝着酒的人。只是这家伙一看就知道绝对是初中生未满、小学生以上的年纪的小女生……

    这是一个没有穿着鞋袜,只穿着一件米色的吊带睡裙,一头长可及腰的黛发柔顺的垂在身后的女孩。虽然绝对是第一次见面,但她那双尚且还在完全注意着自己手中酒碟的青碧瞳眸却没来由的让宋成杰浑身一颤……

    碧瞳女孩随意的换了一个自己觉得很是舒服的姿势,一只手缓缓抬起酒碟一边轻吮了一口,一边似是自语一般轻声道:“不陪妾身来一杯吗,小鬼?”

    毫不理会她的问题,宋成杰马上调动起自己的灵力,却惊愕的发现自己完全没办法调动灵力,“你到底是谁?”

    “唉,人生苦短何必那么辛苦,坐下来与妾身对酌几杯不好吗。”女孩完全也完全不理会宋成杰的问题,两人似乎都是在答非所问,但看上去却又像是相谈甚欢……

    “不喝便罢……不过你也别费力了,你还没有能在这里使用灵力的实力。”女孩看似缓慢却几息之间便已喝干了碟里的酒,一边说着一边伸手端起另一支酒碟。

    她到现在她都完全没有看过宋成杰一眼,完全就像是在对着自己的酒碟说话一般。

    宋成杰的暗中努力被看了个透彻,这让他更加紧张。虽然从这个女孩身上他完全感觉不到魔族和血族的气息,说明至少她不会是敌人,但若是以为她只是个普通小学生的话那完全就是自己智商太低了……

    宋成杰决定沉默下去,这个女孩似乎就算自己搭理她,也根本就是在自说自话罢了……

    “你的心太乱,这样的心境喝酒也是浪费。酒如风,要静下来才能品尝,才能体会。”女孩果然又开始自语着,而且同样是一边自语一边独自饮酒。

    不过这一次宋成杰注意到了,无论这女孩的手上如何动作,哪怕不经意间会有樱瓣落进碟中,哪怕她凑近自己的樱唇轻酌,她手上那碟酒水都如同镜面一般丝毫没有波动。

    又喝净了一碟酒,女孩的脸上掀起了一道略带遗憾的笑,伸手拾起第三盏酒碟放到唇前,淡淡道:“回去好好体会一下什么是‘风’吧,但愿下次不要再让妾身失望。千古时光,已经太久没有能陪妾身喝酒的人了……”

    心头忽的一惊,宋成杰眼前的景象瞬间就变成了自己病床上方那白色的天花板,似乎刚才的一切全然是梦境。可脑海中真切的记忆又在不断的提醒自己,那个至始自终都没有看自己一眼的碧瞳少女,绝不是幻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