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穿越小说 > 我当军师那些年 > 第二十九章 同盟

第二十九章 同盟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吃到最后变成了云影讨教的诗文问题的提问大会,钱成也是尽量敷衍过去,指教这种东西,很多时候都会把自己这种‘假货’给暴露无遗。

    对于钱成这种敷衍的态度,云影倒是也没有太在意,这不过是他的业余爱好而已,对于诗词一道,他也没觉得自己真的有那个天赋成为一个大诗人。

    晚饭已经吃完,钱成以为云影会告辞去休息,起身送他,不过,没想到的是这家伙来到门口的时候,竟然没有走,而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云影先生可还有什么话要说?”

    “不知钱公子可否和我到僻静些的地方去。”云影知道自己这样说也不太好,但是最后他还是说了出来。

    任宏虽说是有些感激云影,但是还是无法放心钱成一个人跟着他去。

    “你们下去休息吧。”钱成仿佛没看到牛蛮子和任宏的眼色,只是笑着挥了挥手,然后对着云影,“请。”

    “两位请放心,云影绝无可能做出什么,毕竟钱公子可是我忘忧谷的贵客。”云影还是对着不放心的牛、任二人保证到。

    “去吧。”钱成倒是满不在乎的再次摆了摆手。

    牛、任二人也是只得退下,钱成的话他们还是会听的。

    ***

    今夜的太色很暗,只有零零散散的几个星辰。

    “说吧,有何事。”钱成不喜欢绕太多,既然人家能这样把自己叫出来独自谈话,自然是有他明确的目标。

    “想必钱公子也是很厌恶忘忧谷吧?”云影的第一句话倒是令钱成吃了一惊。

    “听先生的意思是,先生也很厌恶忘忧谷咯?”钱成反问到。

    “嗯,我这次叫钱公子来,只有一个目的。”云影觉得自己这般开诚布公的说出来应该会好一点,钱成是个聪明人,跟聪明人打交道千万不要有太多的小心思,不然到了最后只能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但说无妨。”

    “我要让忘忧谷从这世间消失。”云影不自觉的握紧了拳头。

    “哦,能说说理由吗?”钱成对此,兴趣很高。

    “我的父母是被云东耀处死的,我那时还很小,云东耀只当是我不记得这些事情,所以收养了我,虽说他也养育了我这么多年,但是,父母之仇不共戴天。”云影说这话的时候当真是咬牙切齿。

    怪不得,这家伙果然不是表面上那么无害,这次留在曲幽谷恐怕也是他早就算计好了的,不过,还真是佩服他,敢用自己的性命来赌,虽说,那摔下来的时候虽说有防备的东西,但是摔死的可能性也绝对不小,后世专门跳伞的户外运动爱好者都不知道在各种保护的情况下还死了多少。疯子,这绝对是一个为了复仇能不要性命的疯子,不过,这倒是很对钱成的胃口,再加上他之后算到云凌会将他留下,这种人的智商绝对不会低。

    “你就这般相信我有能力覆灭忘忧谷?”

    “如果平姜败金的人都没有办法灭掉忘忧谷,我想这世上也不会再有人能灭掉它了,不必惊讶,我知道你的事迹比云东耀还早上一些,当初你的信息发回谷中的时候第一个接手的便是我。而且,最重要的是,你现在也必定是和我目标一致,和人家没有关系,就算有这个机会,恐怕他也不会多管闲事。”云影毫不在意的说了出来,当初他巧合之下得到了那封信,然后在从云凌那得知了钱成这段时间的经历后,他已经肯定,钱成必定会成为他的一大助力,毕竟,忘忧谷只要存在,钱成肯定也是坐立不安。

    “好,我答应你了。”钱成不是没有担心,但是,权衡利弊之下,还是选择了相信这家伙,自己在忘忧谷晃悠了那么久就是想知道这忘忧谷中的那些个秘密,看能不能找个机会将其覆灭,如今有送上门的枕头,还有什么好多想的?“不过,我想知道些事。”

    “你说,只要是我知道的,必全盘告知。”云影一直担心的便是钱成会把自己当做云东耀来考验他的,见他如此爽快的便答应了下来,岂能不喜。

    “为什么忘忧谷的有各种机械却不愿出谷?真是如云东耀所言,谷中长老不许,怕做下一个墨家吗?”钱成对于云东耀这个说法其实是嗤之以鼻的,有这么厉害的机械,只要多造上一些他自己都能去争夺天下了。

    “这应该也是一个原因,不过,依我推断,更大的原因是忘忧谷如今已经败落了。”云影说出了自己一直以来的猜测,这个猜测他一直都不敢和任何人说。

    “败落?”钱成有些疑惑,能造出机关飞鸢的地方能叫败落?

    “对,钱公子可知道为何此次上燕并没有派出飞鸢将我们送去吗?”

    “为何?”

    “飞鸢的零件是有使用寿命的,那里面的零件更是精巧的不行,如今忘忧谷中所能替换的零件已经是少之又少,而且都是前几代的前辈留下来的……”

    “你是说,忘忧谷现在没有能力在制造那机关飞鸢了?”

    云影点了点头,“不止这机关飞鸢,忘忧谷的许多高级的制造技术都是口口相传,一代只传一人,除非此人临死之时,否则绝不告知任何人,而且,就算是告知的,那也是考验了许多年的坚毅之辈。而之前云东耀夺位之时,此人便被他给杀害了,那人,是我的父亲。”他只觉胸口发闷,很是愤怒。

    杀了?云东耀是有多恨这云影的父亲?连忘忧谷的镇谷秘术都不在乎必须杀掉他?

    当然,就连云影也不曾知晓,他的父亲是在受到了何等折磨之下才含恨而终的,云东耀为了逼出这飞鸢制造秘术可谓是用尽了世间最歹毒的办法,可惜,最终还是没有撬出来。

    这也算是庆幸,若是云影知晓了这些,恐怕他也不可能忍的了这么久了,早就在一时冲动之后被宰掉了。

    “还有什么其他的,只要是和忘忧谷相关的,你都告诉我,越全越好。”一个陌生的敌人是最可怕的,因为那就如同一只藏在竹林里的竹叶青,而你,刚好又漫步在这竹林之中。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