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穿越小说 > 我当军师那些年 > 第七章 激将

第七章 激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荆州,荆南四郡。

    这个冬天十分的凄凉,死尸遍地都是,在一队队难民的队伍中已经基本上看不到小孩,如今的荆南已经成为人间地狱,没有人愿意在留在这里。

    寒风刺骨,难民的队伍中不时有人掉队,而他们的下场,必定是凄惨的。没有人管那些掉队的人,哪怕那人是自己的至亲好友。如今活下来的人只有一个信念,往西逃,西边有赤眉军,赤眉军所驻扎的地方便是人间天堂,那里的人不会挨饿受冻,只有在那,他们才有活下去的希望。

    “早知道如此,两月前就该听人家赤眉军的前去投奔,如今闹到这番田地,也不知道我们能不能活着走到武陵。”二狗和铁蛋是至交好友,他们从小一块长大,但是不幸的是这朝廷和赤眉军的一仗让他们两家幸福的小家庭都破碎了,妻子被赤眉军掳走不见了踪迹,然后这次两人带着的四个孩子也在七天前被官军射杀,至于为何?七日前长沙城封城,不在允许难民在进城,并且将之前所收容的难民一股脑的赶了出来,还传令只要有人敢进入城门五十米的范围便射杀,管杀不管埋。愤怒的难民有许多当然是不管不顾了,这种天气,没有了食物只有死路一条,所以他们选择了冲击城门,最终官军也兑现了他们的命令,长沙城外遍地死尸。

    走投无路之下,这些难民又想到了两月前赤眉军斥候所宣扬的那些话,只要去武陵便可以保证活命。而且之前有不少在一早就逃到武陵的难民让这些个斥候带着他们的随身物件来劝自己的亲友过去,然而他们却不肯,现在终于是后悔不已。

    如果这些的难民里面有读过书的他们现在肯定只想说悔不当初了,但是其实汉人的天性本就如此,不到万不得已谁愿意远离故土?只要有一口饭吃,恐怕就算是在沉重的赋税,在艰苦的劳动他们都愿意,做贼,从来就不是汉人的意愿,只有那些北方的异族,那才是天生的贼人,不抢他们才是真的活不下去。

    “今日的天黑的真快啊。”二狗感叹到,这句话其中的凄凉感染了四周的人,绝望在每一个人心中升起,每一个夜晚都是他们的一道关卡,挺过去了就继续走,挺不过去晚上睡觉的地方就是他们的葬身之所。

    队伍停了下来,队伍稀稀拉拉的在四处找比较平整的地面休息。没人说话,死一般的静,所有人都不敢浪费哪怕一丁点的力气。

    不知过了多久,反正在难民们眼中每一秒都是一个世纪那么长,大地开始颤抖,危险的气息来临,逃离危险不止是野兽的本能,人有时候比野兽更加的懂得远离危险,但是,这次,却不是你想躲过就能躲过。

    漆黑的夜空,今夜没有月光,甚至没有星星,夜空底下,点点星光,那是官军的火把,每一道火光周围都会有一道血浪涌出,不时还有血浪将火把浇灭的情况发生。

    “为什么?”没有人回答这群难民,这群人在这些官军的眼中不过是草芥而已,你们自生自灭没人管你,但是你要去投贼那是绝对不允许的。

    ***

    东方的朝阳在不知多久的等待之后终于姗姗来迟,当第一缕阳光照在地面,若是有人看见这一幕,恐怕当场就会呕吐出来,遍地的鲜血,残肢断臂数不胜数,但是令人恐惧的是这些尸体都不见了人头。

    武陵郡赤眉军驻扎的无名小山上。

    朝廷因为王异的自杀开始两派扯皮,如今也没有人再关心这几千逃入荆南荒野之地的残军了。

    在恢复记忆的一次次疼痛中,钱成的内心是震惊无比的,原来这个世界其实和上辈子那个世界的地域是没有什么变更的,钱成已经确定了许多和前世能对的上号的山河湖流的存在,而且这里的官职不正相当于前世某些朝代的混合?不过可能因为自己是来到的平行世界,所以这里的人变了,国号变了,但是地理方位是依然和前世差不多的的,哦,不,应该是和前世古代的地理方位应该是差不多的。

    然后钱成确定了一下自己军队驻扎的位置,这里如果在上辈子不就是湘西?号称十万大山十万土匪的贼窝。有什么地方能比这里更加适合阻挡住朝廷的下次进攻呢?

    虽然说现在湘西,哦,不对,应该是武陵郡西边这还都是些原始森林,但是自己这边现在就是难民多啊,虽然被朝廷阻挡,而且能到达这里也是十不存一,但是基数大,并且能经过千辛万苦跑到这边来的,大部分都还是青壮,只要有口饭吃,这些个难民青壮绝对会用尽全力来开发这块宝地。这块宝地可是宝贝多多啊,前世能养那么多土匪,那也是因为这个地方的资源丰富,洪油,各种珍稀木材数不胜数,亦因为水路方便,曾经还造就了明清乃至民国时期号称的‘湘西明珠’‘小南京’‘西南大都会’的洪江古商城。

    当然,靠这点人力想开发个商城是不可能的,但是这里资源多,以这里为赤眉军的根基,在慢慢往外扩张,进可攻退可守,不时在走私一些个木材.洪油给那些个商人,绝对能保证自己这点人的开支,不要说什么国家封锁了,只要有利益没有商人做不出来的事。明朝是怎么灭了的?晋商可就是其中原因之一。当然了,自己的赤眉军可不是外族,从这点来说就算人家和自己走私也不算与民族大义有失是吧。

    “天王,如今朝廷为了阻止难民投奔我军已经开始四处虐杀百姓,还用百姓的人头去领功,说杀的是我们赤眉军,我们是不是要给他们点教训,让他们知道真正的赤眉军的厉害。”易封已是气的牙痒痒了。

    “军师,你看。”

    “易将军说的不错,现在朝廷军队四处乱杀百姓,此时正是我军在百姓中树立仁义之时,而且我虽然上次和天王您说的是目前休养生息,但是我军的老兵不多,只有五千来人,大部分都是新招的难民,这些难民不少都与朝廷军队有不共戴天之仇,但是仇恨不是战力,只有经历过战斗的老兵才能形成战力,现在我军出兵可以老兵与新兵混搭出击,一则练兵,二则让这些人的愤怒得以释放,如果仇恨在一个人的心中待久了,可能疯掉,也可能会做出不理智的事情,我不希望这种事发生在我们的军队之中。”

    钱成在此次的会议中终于是同意了出兵,易封等一干将领已经不是第一次提出出兵的请求了,但是之前钱成都是以‘时机未到’的理由拒绝了。

    “但是呢,我觉得易将军就不必去了,此前一战中易将军可伤得不轻,此时正是该好生休养的时刻,怎可如此不爱惜身体呢。”还没等易封开心两秒,钱成的话就如同一盆冷水浇在了他身上。

    “哈哈,老易,你就在这等着我们的好消息吧。”

    “对对对,你老易就该好好休息下,哈哈。”

    “老易啊,你看啊,军师对你多好。”

    ……

    一众同僚皆是笑着调侃着。

    “去去去,你们这帮老家伙,给我一边去。军师,你可别小看我老易,我老易虽说上次是负伤了,但是我身体的恢复力岂是你们这些读书人能比,哦,我不是那个,我是指我的恢复力比较强,毕竟这么多年都是这样伤了好好了伤的,所以啊,我觉得我此次出征绝对没有一丁点的问题。”

    “那如果易将军你因为身体问题导致大军出了问题怎么办,你要知道军队的指挥在战场上可是不能有半分的失误的。”

    “如果因为我的身体问题而导致大军出现问题,我老易愿意提头来见。”

    “既然易将军都这样说了,那好吧。”

    易封急忙的去接令箭。

    “嗯,但是啊,哎,不行,这等大事可不容有半点马虎,易将军,你还是好好休息吧。”钱成将即将要递出去的令箭又给收了回去。

    “军师,你可要知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你都答应了我老易去了,现在又反悔,你可是出尔反尔。”易封这下是真的吹胡子瞪眼了,愤怒的不行,一双虎目狠狠的瞪着钱成。

    “那个,易将军……”

    “不必多言,令箭。”说着还站起来把手伸到了钱成面前。

    “哎。”钱成万分无奈的将令箭递给了易封。

    接到令箭,易封头也不回就小跑着出了军帐,仿佛是怕令箭又被钱成给夺了去一般。

    “军师,为何要对易老将军如此?”待到把所有要出征的将领职务都安排好了都散了后,杨颖才有些不解的问到。

    “请将不如激将。”钱成笑呵呵的笑着,不时的还摇一摇他那自认为帅气其实很骚包的白羽扇。
第六章 诬陷章节目录第八章 激励三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