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穿越小说 > 我当军师那些年 > 第二十五章 美妙的误会

第二十五章 美妙的误会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师傅,弟子回来了。”看着眼前面色不善的云东耀,云凌感觉压力山大。

    “说说,什么个情况。”云东耀的语气平静的有些过分。

    “貌似钱公子并没有做什么过分的事情,我们去的时候他都还是昏迷状态,小师妹也是趴在一旁的文案上睡着了。”云凌如实回答,不过没想到……

    “熙儿趴在文案上睡觉?那你有没有将她挪到床上去?”这个急转弯真是让云凌猝不及防。

    顿时,汗如雨下,整个后背都被沁湿了。“弟子怕不小心将小师妹给弄醒了。”

    “那你有没有给她披件外套?”

    “这……”

    “好了,这次就算了,幸好熙儿没事,否则我非要让他钱无忧去进宫服侍妃子不可。”看着云凌的模样,云东耀也没有在责怪他,只要女儿没事就好。

    “妃子?”云凌有些不解。

    “看得着吃不着,急死他。”云东耀的语气中终于不是如死一般的平静了,云凌知道,那样的他才是最为恐怖的,师傅是一个疯子,而且是一个为了小师妹什么都不顾的疯子,至少,在目前为止是这样……

    “……”

    ***

    “恩。”钱成有了些意识,不过睁眼还是昏昏沉沉的。

    迷茫的双眼看着四周,突然想起了什么,“云,熙,尘。”一声大叫之后,倒是把人给引进了房,不过来人却不是云大小姐。

    “小友,有何事找小女呢?”云东耀一说话钱成只感觉不妙,这个死妮子,不止把自己敲晕,貌似还把自己给卖了。

    “没,没什么,就是感谢一下贵千金的救命之恩。”钱成感觉这个带着笑意的老妖怪满满都是恶意。

    “哦,原来如此,不知小友何时见过小女?”云东耀没有说出什么其他的话,倒是让钱成更为紧张,这种老妖怪,一个个都是些笑面虎。

    “哦,也许是小子记错了吧,当时迷迷糊糊的,恐怕是将梦中的情节和现实弄错了。”钱成见到这家伙这么说,一下子就反应了过来。

    “是吗?”云东耀的脸上满是笑意。

    “应该是了。”

    “那小友倒是对小女有些……”云东耀的揶揄倒是不会对钱成有任何的影响,毕竟脸皮的厚度放在那呢。

    “……”不过,钱成也不好在多说,谁知道这个老不死在想什么。

    “哈哈,小友不必紧张,玩笑而已。”云东耀笑得越欢钱成便觉得他越是没有好意。

    “……”沉默,钱成就这么直愣愣的盯着云东耀。

    “小友可想好了何时出谷?”云东耀终于说出了他的目的,看来这云大小姐对他真是如同逆鳞一般的存在啊。

    钱成真是庆幸不已,自己当初虽然不时捉弄一番云大小姐却没有做什么太过分的事情。

    “何时都行。”钱成现在也不敢在这谷中待了,要是自己一个不小心在出点什么特殊状况,可能就不是这样容易混过了。

    “那好,小友在休息个几日,我叫云启好生给小友调养一番。”虽然恨不得钱成立马就滚蛋,不过,考虑到他这么虚弱的身体,云东耀还是让他继续在这里休养。

    “那便多谢云谷主了。”钱成作了一揖,看着出门的云东耀的背影,缓缓躺下,眼珠子不时的在转动,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

    “什么,啊楸,那个该死的坏东西自己跑掉了?”云大小姐刚起身,就发现床上的钱成不见了,小荷在她醒来的时候就早已等候在了门外,手中还拿着碗熬好的风寒药。接果小荷递来的碗边喝边听之下,顿时感觉心中五味杂陈。

    怎么说呢,很是庆幸,终于可以不为自己的清白担心了,不过,庆幸之外,更是愤怒不已,自己好心好意的救了这个坏家伙,竟然一声不吭的就走掉了,当真是不识好人心。

    云大小姐突然想起来,自己起身的时候,那件黑色的裘衣从他身上掉落,这让她心中的愤怒减轻了那么一分,这个坏家伙,走的时候还知道给自己披上件外套,看来心还没有完全黑掉,不过,她不知道的是,这,不过是小荷待到云凌一行人走后,进来关门时给她披上的……

    很美妙的误会,女人是感性的,有时候也许一件小事便能改变她们对于一个男人的看法,至少,在现在,云熙尘的内心没有对钱成生出憎恶。

    “对了,小荷,待会跟我去一趟爹爹那。”云熙尘忍着苦好不容易将那碗药给喝完,她从小到大最讨厌的就是喝药,虽说苦口良药利于病,但是,讨厌就是讨厌。

    ‘都是那个坏家伙害的。’好吧,云大小姐又在心中给钱成狠狠的记上了一笔。

    “好的,小姐。”小荷现在心中很是苦闷,她这是第一次骗自己的小姐,内心很是不安,不过,她现在更为担心的是,小姐如果去找老爷,不小心知晓了这事怎么办。

    ***

    “爹爹。”云熙尘一见到云东耀便很是乖巧的上前去给他捶背。

    “怎么了。”云熙尘这个模样,云东耀的心中很是无奈,小女儿心思是最奇怪的,也不知道这钱无忧给自己的宝贝女儿灌了什么迷魂汤。

    “嗯,就是……就是……”云熙尘说话吞吞吐吐的,一点都不像她平时那般。

    “就是什么呢,熙儿。”云东耀不管内心在想些什么,对于云熙尘,除了那次她去吃虞美人以外,基本上都是带着笑脸的。

    “嗯,女儿想问一下,上次被女儿带来的那个钱公子现在……”云熙尘说话的时候都感觉自己的脸颊有些发烫了。

    “哦,你说钱小友啊,他今早便来告辞了,我已经叫人将他送出谷了。”云东耀内心苦笑不已。

    “哦,是这样啊……”云熙尘感觉自己的心中一下便空落落的,给云东耀捶背的小粉拳也开始节奏越来越慢。

    “……”云东耀没有在继续说什么,只是起身,把云熙尘给扶到凳子上做好,“来,乖女儿,试试爹爹泡的茶,给个评价。”

    不过,云熙尘倒是没有什么反应,机械般的拿起茶杯,喝了一口,很烫,一下子就脱了手,弄得一身都湿了,开水溅在皮肤上很烫,不过云大小姐却一丝也没有察觉。

    “小荷,快带着小姐回去换件衣服,不然着了凉怎么办。”云东耀很是无奈的叫着小荷把女儿带走了。

    看来,自己当真是做对了,趁着自家宝贝女儿还只是懵懵懂懂之时切断这段孽缘,总比到了最后情根深种只时在来断的好,毕竟,钱无忧,永远都不可能是自己最佳的女婿人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