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穿越小说 > 我当军师那些年 > 第二十三章 倒霉(求推荐票求收藏)

第二十三章 倒霉(求推荐票求收藏)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时间回到两个时辰前。

    当小荷回到别院之时,惊讶的发现大小姐正在屋外的塘边悠闲的给鱼儿投食,看上去心情不错。

    “小姐,药抓来了。”小荷发现小姐不时痴痴的轻笑,并没注意到自己回来了,轻声道。

    “啊。”这轻轻的一声倒是把云熙尘给吓了一跳。

    “哦,小荷你回来啦,恩,去把药熬好吧。”云熙尘说着,还拍了拍胸前。

    这死妮子,走路都不带声的。

    小荷若是知道她的想法,必定是委屈的不行,明明自己是急匆匆的跑回来,怎么可能没声?

    “恩。”小荷向着厨房方向走去后,云熙尘也没了继续喂鱼的雅兴,独自进屋,泡起了茶。

    小荷端着药进屋,刚走到床前,看了一眼床上的钱成,“噗”,整个人都笑喷了,药也没拿住,整只碗就向着床上撒去。

    “啊。”钱成本来还是昏迷状态,可能也恢复了些意识,被这滚烫的药水一烫,顿时大叫一声坐了起来。

    钱成虽然是有些清醒了,但是只觉全身无力,整个人也是头疼的不行,费力的转头用他那双迷茫的双眼观察了下四周。

    完蛋了,这是钱成的第一想法,因为他竟然看见了云大小姐,在联想到之前她叫这小丫鬟用开水来泼自己,还不知道要如何来对付自己呢,但真是流年不利。

    不过,为什么这有一股子中药味?钱成有些疑惑了。

    “大小姐,你又想干嘛,要是想动手就利索点,这般折磨在下很有意思?”说这么一句,整个声音嘶哑的把钱成自己都给吓到了,喉咙也是如撕裂了般疼痛。

    “钱,钱公子,对不起,是小荷笨手笨脚……噗。”没等云熙尘回话,小荷倒是先开口道歉,不过,这一不小心又看了眼钱成的脸,忍不住又笑了出来。

    “……”这主子有病就算了,连她家的丫头也有病,而且都还都是病得不轻的那种。

    “钱公子,你莫要误会,你昏倒在屋外,我家小姐特意把和我把你抬进来,然后叫小荷去给你抓药,刚刚都怪小荷,一不小心……”

    “小荷,给这家伙解释什么。”还没等小荷说完,云熙尘就打断了她的话,她可不想让钱成知道是自己把他给架进来的。

    “云大小姐有这么好心。”钱成用疑惑的眼神打量着云熙尘,这样直溜溜的盯着人家,倒是把云熙尘给盯得脸颊都发红了。

    “看什么看,就算是只小狗病倒在我屋外我也会不忍心把它抱回来养病,你再这样看,我就把你眼珠子给挖出来喂狗。”云大小姐被看得整个人都不自在了,一下子就发飙了。

    “好好好,是在下错怪您云大小姐了,请多担待。”钱成自己的情况自己知道,如果没有她云大小姐救下自己,恐怕自己这次当真是要去见马克思了。

    “那个,你们聊,小荷再去给你盛碗药来。”小荷看着这两见面就吵的冤家,连忙告退,她可不是不识趣的人。

    “这里是?”钱成这才开始打量着自己现在坐着的这张香床,整张床除去中药味还散发这淡淡栀子花香味,窗帘都是粉色,显然只可能是女孩子的。

    “啪。”云熙尘看着正准备用那双脏爪子去抓自己床帘的钱成,连忙上前把他那爪子拍了下去,“你的脏手再乱碰,我就把它……”

    “砍下来喂狗是吧?我说大小姐,你能有点新词吗。话说,这不会是你的闺房吧。”钱成打断了云熙尘,感觉整个头都大了,自己一个大男人出现在人家大小姐的闺房,要是被人知道传了出去,恐怕是有性命之忧啊。

    “你……”被钱成这样点破,云熙尘当真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她现在唯一的感觉便是,自己的脸颊都快蒸熟了。

    “好啦,我知道了,多谢云大小姐啊,你就把我当做只你善意救下来的小狗好了,我现在就快滚。”钱成是一秒都不想在这大小姐的闺房待了,他感觉,每多待一秒自己的危险便会加重几分。

    看了看窗外,天都要黑了,想来自己昏迷的时间已经不短了,也不知道云凌那小子有没有开始找自己,要是被他在这里找到,自己当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以己度人,若是自己的女儿的房间出现了个陌生男子,自己肯定非得把那家伙阉了,然后在剁成肉馅喂狗不可。

    不过,刚想起身,他就发现不对了,自己哪还有力气,刚在坐起来都是被开水那么一烫给激起来的。

    “好了,你就不要逞强了,放心,我这别院就是我爹爹都不会进来,其他人更是不敢。”云熙尘看着一副熊样的钱成,觉得很是好笑。

    “大小姐,你能有点智商吗?”钱成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云大小姐。

    就是因为你这地方都进不来,人家找遍了谷中都找不到肯定会怀疑这里啊。

    “你……”钱成这一句倒是把云熙尘又惹火了,从钱成身后抽出枕头就向着他的头砸了过去。

    这枕头内都是些苦荞皮,自然也有些重量,这一下,便把钱成这个大病号又给砸晕了过去……

    “喂。”钱成这一昏迷,倒是把云大小姐吓到了,自己不会是把这家伙给砸死了吧?她小心的用手推了推钱成的肩膀,没有一丝反应,咽了口口水,缓缓的将手指往钱成的鼻子下伸去。

    “呼。”还有气,云大小姐这才吐了口浊气,她一个连鱼都不敢动的千金大小姐,若是真的杀了人,恐怕以后睡觉都会被吓醒。

    ***

    又过了一会,小荷把药熬好,又拿了碗走进屋内。

    “小姐,钱公子这?”小荷有些疑惑的看着躺在床上的钱成,不是之前都醒了吗?

    “困了就又睡了下去。”她才不会告诉小荷这家伙是被自己砸晕了过去呢。

    “哦,那要不要把他叫醒喝药?”

    “不用。”云熙尘可不想再把这家伙弄醒,接过小荷手中的碗。“你把他的嘴弄开。”

    “这……”小荷也觉得有些不对了,不过还是忍住了,没有多问。

    “叫你做你就做,哪有那么多废话。”云熙尘有些不耐了。

    “哦。”小荷感觉今天自己当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先是给钱成换衣服,现在还要去碰他的嘴,这可不是之前那般隔着衣物。

    幸好这货昏迷了过去,不然小荷以后都不知道如何面对钱成这货了。

    看着笨手笨脚的云熙尘,小荷终于忍不住了。

    “小姐。”

    “啊?”

    “你这样会不会把钱公子给呛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