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穿越小说 > 我当军师那些年 > 第二十二章 震怒

第二十二章 震怒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这忘忧谷其实并不全是真正的云家血脉,不少人都是这百余年来被云家所救,然后带回谷中的百姓,渐渐的,他们也就在此定居了下来。

    这些人受云家的保护,自然也就要给云家创造价值,而其中有杰出贡献的便会得到当代谷主的破格赐姓,一旦成了云姓,虽然不可能和真正的云家人完全一样,但是在某些地方确实能享受到谷中的特权,至于这个特权,那便是,自己的孩子长大之后不用再服用忘忧水了。

    其实钱成只是看到了这忘忧谷的表面,谷中的人确实是各个都是锦衣玉食,但是,其实都是些瘾君子,他们每个人都曾服下忘忧水出谷去办事,而他们的孩子,到了一定的年纪也会和他们一样服下这忘忧水出谷去办事,他们的寿命都不会太长,所以他们为了自己的下一代能活得像个正常人,自然会下死力,更何况,人家只要把他们的忘忧水断了,他们迟早都是要走上绝路。

    比如说这个云启,他就是医药世家出生,其实他并不姓云,不过他祖上是得到了上上代谷主的恩赐,所以便从此姓云了,这忘忧谷虽说是以机关术为主,但是关乎性命的医药自然是开不得玩笑,能有这等高超医术的云启祖父在谷中待下,那自然是上上代谷主求之不得的事情,云启这一家,也是少数几个进谷后却没有饮用忘忧水的人家。

    “小荷姑娘,你怎么这般,是大小姐出什么事了吗?”云启看着这位跑得气喘吁吁的小姑奶奶,很是头疼,这忘忧谷中,即便是去惹谷主大人,也别去惹大小姐是谷中人共知的。你去惹谷主,他还有可能大人不记小人过的放过你,但是,你要是惹了云大小姐,呵呵,等着被谷主大人扒皮吧。而这位小荷姑娘,便是大小姐的贴身侍女,若是她在云大小姐面前说些什么对自己不利的话,那自己当真是吃不了兜着走。所以,平常都是一副,头昂在天上,用鼻孔看人的云启,看到小荷这般进来,连忙上前点头哈腰的问到。

    “云启,大夫,你,抓些药材,我家,小姐,染上了,风寒。”小荷接过云启递过来的茶杯,不过,还没有饮,便开始断断续续的道。

    “什么?大小姐病了?需不需要小人去切个脉?毕竟这……”云启还没说完便被小荷毫不犹豫的打断了。

    “你想死吗?小姐的院子岂能叫你进去。”小荷其实在外人面前都是很有威严的,毕竟从小云熙尘就没把她当下人看过,虽说是要她做些事情,但是确实是把她当妹妹来养,自然,耍威风这种千金大小姐必备的技能她还是会的。

    小荷的大眼睛这一瞪,把云启给吓惨了,连忙道:“不敢,不敢。”,连忙转身搬着一旁的小梯子,走到药斗子处开始爬上爬下的抓药。

    ……

    过了好一会,云启终于是把需要的药材都抓了下来,开始在桌子上称重量。

    “这幅药是治风寒的,但是小人也不敢百分百奏效,小荷姑娘,你回去先叫小姐吃着,若是她有什么反应你便来告诉我,我到时候在看看病情来做些调整。”这种病人都不见,光说个风寒,还没个症状,当真是让医生头大,但是,谁叫这位生病的小姑奶奶是忘忧谷的大小姐呢,云启就是坐着想破头,也要把办法给她想出来。

    “那我先回去试试。”小荷也不管云启了,一把接过药包,‘呼哧呼哧’的就又往回跑去。

    “……”一句谢都没有,好吧,云启本身也没想过人家会谢自己。

    ***

    “师傅,这谷中已经寻遍了,但是都找不到钱无忧的踪迹。”云凌在云东耀的桌前,低着头,不敢去看。

    “在我忘忧谷的地盘都能让他跑来?”云东耀现在的表情可没有当初和钱成对话时的那般和颜悦色。

    “师傅,是弟子该死。”云凌听着云东耀这口气,连忙跪了下去,狠狠的将头砸在地板上,鲜血都磕的直往下落,血流进了眼睛也不敢去用袖子擦拭。

    “你给我好好想想,还有什么地方你没去?我就不信他钱无忧有这般本事,如果他能有这般本事,也不可能被我们给‘请’回来了。”其实他当初只是派云影去逮钱成的,不过,这云大小姐先是威胁了云影带她出去玩,然后又趁着人不注意藏在云影携带其他机械的另一台大号机关木鸢的内部遛了出去,想到这,他就觉得云影那家伙到现在都不敢回去,便是因为怕回来被自己责罚他,不过,那家伙,只要不死,回来后,自己肯定要重重的严惩他,云东耀就不信了,那死小子还能在外面躲一辈子。

    “有是还有一处,不过……”云凌说话竟然会这般的吞吞吐吐,云东耀用力的皱了皱眉头。

    “你是说……熙儿的别院?”云东耀的眼睛瞪得老大。然后,使劲的握拳砸在桌子上,顿时,桌子中间便开始有了裂缝,不多时,便四分五裂,“混账,钱无忧,你当真当老夫是吃素的不成。”他感觉这段时间的忍让,貌似让钱成这家伙给小看了,竟然敢对自己视若珍宝的女儿下手,自己今天非要让他去混宦官界,反正只需要他的脑子,至于他是不是男人,鬼才在乎,到时候在把忘忧水给他灌进去,他是否心甘情愿的经全力自己也不在乎了。

    “师傅息怒,恐怕和您想的有些不太一样。”他太清楚小师妹在师傅心中的地位了,若是他真的误会了,才不知道他会做出何等疯狂的事情呢,他是不在乎钱成的性命,但是,这鬼才知道,震怒之下的师傅会不会殃及池鱼。

    “哦,有何不一样。”

    “之前钱公子出去的时候,不是下了场暴雨吗?”

    “继续说。”

    “然后,今日午后,小师妹叫小荷去云启那抓药,说是偶感风寒。”

    “哦,你的意思是……”云东耀抚了抚自己的胡须。

    “恐怕是钱公子淋了雨,感上了风寒,然后又被好心的小师妹带回了别院,但是,想来,他也不会做什么,不然小荷也不会去为他抓药了。”云凌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有些道理。”云东耀点了点头,不过,起身走了好几个来回,还是有些放心不下,“不行,你跟我去熙儿别院看看,记得,不要声张。”

    “是,徒儿谨记。”他可不想因为一时的最快而丢了性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