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穿越小说 > 我当军师那些年 > 第二十一章 报复

第二十一章 报复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真是头猪,看起来瘦的和根木柴一般,没想到这么重。”云熙尘费力的将钱成这家伙扶到桌子旁,让他坐下趴在桌子上。

    “呼哧,呼哧。”小荷也是累得不轻。

    “小荷,你要是敢乱说出去,我割了你的舌头。”云熙尘把钱成带回她的闺房,这如果让外人知道了,她的清白也就毁了。

    “小,小姐,放心,小荷,绝不会,乱嚼舌,头。”小荷吓得不行,顾不得气喘吁吁,断断续续的保证到。

    “好了,小荷,你给他换衣服,再把他身上的淤泥擦掉。”云熙尘给自己倒了杯茶,吩咐到,他可不想让这坏家伙把自己的床给弄脏。

    “小姐,我,我给钱公子……。”小荷顿时急得蹦了起来,小姐竟然叫她一个黄花大闺女去给一个大男人擦身换衣?后面的话她都不好意思说出来了,委屈的扯了扯衣角,“小荷今后还要嫁人呢。”

    “你这死妮子,叫你换你就去换,又没叫你给他换内衣,把他那脏兮兮的外套脱了就行,放心,小姐我不会说出去的。”云熙尘是完全不给小荷反驳的机会,转身就往门外走去,出了屋子还催促道:“愣着干嘛,你倒是快些呀,好了叫我。”

    小荷经过了强烈的思想斗争之后,终于挪动了双腿,她现在感觉自己的双腿就跟灌了铅似的,每一步都很小,碎碎步的走上前,费了好一会才走到钱成面前,手也是僵硬的不行,她虽然从小都会服侍着小姐宽衣,但是从来都没有给男人宽过衣服啊,好不容易将手快伸到了,一个激灵,又快速的给抽了回来……

    “好了没。”云熙尘见都过去了好一会了,向着屋内喊道,这死妮子平时做事不都很干脆的嘛。

    “哦,快好了,小姐。”声音中有种颤颤巍巍的感觉。

    终于,小荷是下定了决心,“呼”长呼了口气,开始给钱成解开扣结……

    又过了好一会,云熙尘都有些等得不耐烦了,终于听到小荷说了声“好了”,这才走进屋。

    “小姐,钱公子的内衣也湿透了。”小荷踌躇了很久,终于说了出来。

    “你给他脱?”云熙尘用很玩味的眼神上下打量着小荷。

    “不,不,小荷的意思是,要不咱们叫个男的来。”小荷慌慌张张的解释着。

    “不行。”云熙尘一口就回绝了,首先,这是她的闺房,就连她爹爹她都没让进来过,怎么可能让其他男子进来,其次,叫个男的来,她的清白还要不要了。“馊点子。”说着,还弹了一下小荷的额头。

    “小姐,疼。”小荷捂着额头,很是委屈。

    “要不就你给他把内衣也换了,到时候我把你许配给这个坏家伙。”云熙尘歪着头,眨巴着她那双大眼睛。

    “不要,小荷就要跟着小姐。”小荷被吓得不行,还以为云熙尘不要她了。

    “你之前不是说还要嫁人嘛。”云熙尘笑了,眯着眼,那表情,就像只小狐狸一般。

    “那,那也是跟着小姐。”她是从小跟着云熙尘长大的贴身侍女,以后也自然是跟着云熙尘去服侍姑爷,如果是被小姐给赐了出去,那自然就是小姐不要她了。被云熙尘这么一逗,豆大般的“珍珠”开始止不住的往下掉。

    “好了,好了,不逗你了,是小姐我错了,乖。”云大小姐也知道自己这个玩笑有些过火了,连忙上前给这小妮子擦了擦泪珠。

    “小荷舍不得小姐,小姐以后不要赶我走。”小荷终于是不哭了,不过来是直抽抽,这认死理的小妮子,云熙尘以后是可不敢在这样逗她了。

    “好了,乖乖的,你看你,哭得都长出皱纹了,以后怎么嫁得出去。”云熙尘还是决定要吓唬吓唬这个死妮子,这死妮子还是挺重视她的容貌的。

    小荷还在找铜镜看是否自己真的长出了皱纹,不想云熙尘又接着道:“来,咱俩把这家伙弄到床上去。”

    小荷这一下当真是愣住了,铜镜也不找了,连抽抽都停止了,瞪大了双眼,呆呆的望着云熙尘,又看了看睡的像死猪一样的钱成,然后转过头,指着钱成对云熙尘道:“小姐,你让钱公子睡你的床?”

    “怎么了,死妮子,别乱想,我是看他可怜,他如果病死了,我报复谁去。”小荷感觉小姐这是欲盖弥彰,这钱公子还真有可能是自己以后的姑爷?

    “你傻乎乎的想什么呢,叫你帮忙你就帮忙,把他弄上床去在傻去。”云熙尘不禁脸颊有些发烫,毕竟把一个男子带进闺房,然后又让他躺在自己的香床上,当真是让人遐想连篇。

    “哦。”看着小姐嗔怒的模样,小荷连忙上前帮忙,自己可不想被小姐给收拾一顿。

    刚把钱成放到床上,云熙尘又吩咐道:“对了,等会你去找云启,就说我偶然风寒,需要些药材。”

    “哦”小荷感觉这般下去也不是个办法,但是却又不好继续劝,毕竟小姐都已经决定了。

    “那你去吧。”云熙尘看着应声后,却有有些犹犹豫豫的小荷,催促了声。

    小荷又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自己小姐,转身出了屋子,在屋外摇了摇头,轻叹了口气,不知道老爷到时候知道了会不会要打死自己,不过,想来,小姐还是会保护自己的。

    听着小荷的脚步声已经远去,又从窗口望了望,确定这小妮子是真的走了,云熙尘才蹑手蹑脚的像做贼一般搬了个板凳坐在床前,轻轻的抚开钱成那散乱的头发。

    “叫你欺负我。”云熙尘用食指和中指打弯,狠狠的夹着钱成的鼻子恨恨的道。

    钱成并没有任何反应,云熙尘倒是觉得很是有趣,又弹了几下这个坏家伙的额头。

    不过,揍了一会便渐渐开始觉得无趣了,毕竟这坏家伙没一点反应。

    她转头看了看屋内的四周,刚好看到了桌子上的砚台和毛笔,不禁‘嘿嘿’一笑,将这两个物件取过来,开始在钱成的脸上开始完成她的大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