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穿越小说 > 我当军师那些年 > 第十九章 入赘?

第十九章 入赘?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钱成来这忘忧谷已经待了大半月有余,他倒是没有急着要走,天天就在这谷中晃悠,而云东耀却是也没有对钱成这般行为多说什么,反而还安排下去,叫谷中人好生接待这位钱公子,就目前为止,除了一些有人把守的地方不能进入以外,钱成已经大致摸清了这谷中有些什么了,至于方位,呵呵,一个问好了路还能在京都大马路上走歪的超级大路痴,你还能对他抱有什么希望?

    这刚开始的时候他还拒绝人家的好意,坚持自己出去,不过,每次到了最后都是被人家带着下人在某个偏僻的小角落寻到。至此,也就不再好意思拒绝了,故而,他就多了个私人导游,云凌……

    钱成惊奇的发现,这忘忧谷中竟然是都不需要花钱的。这里的商铺一应俱全,不过,这些店铺中却没有店员,若是有人需要什么东西便去自取,若是有些对于自己无用的物件便再取的时候顺手放回这些个商铺之中,并且一点都没有杂乱,分类很是规整,不时有人来还物件或者取物件时便会随手将商铺打扫一遍,所以这商铺大部分时候都是被擦得一尘不染,这些个物件亦是亮洁如新。

    而且,若是有人送回来的物件坏了,也不必担心,放在商铺专门留下的位置,每天都有人来处理这批物件,还能用的,便送去机关房,叫那些个小学徒修理一下,实在不行的便放到专门处理这些垃圾的地方去焚毁。

    哦,这里应该专门说下这机关房,这机关房的师傅那绝对都是当代的“高科技人才”,不过数量太过于稀少,现在余下的还有三人,皆是云家的长老,他们都是些无心族长之位,只想一心钻研的人物,个个都是这忘忧谷的宝贝,也正是这三人极力反对再摄朝政,所以才未能让云东耀如愿以偿。

    每过上一段时间,他们便会挑选一些对于机关术有兴趣的云家后辈进入这机关房去学习,而这些修理物件的事情,也是这群后辈最开始的小作业,若是再学些本事便可以开始自己做些小物件,再进一步的学习后成长为下一个“高科技人才”。可惜的是,这些年以来,他们都没有再找出一个好苗子,匠人虽然是靠熟能生巧,但是,若是没有些许创造力,只懂得墨守成规,那么也注定无法成长为真正的巨匠,而且,更不要说这忘忧谷所研究的物件是何等的惊世骇俗,远非一般巨匠所能理解。

    钱成和这三个老者谈过些话,很和蔼的三位老人家,每次谈到机械制造方面时都是眉飞色舞,手舞足蹈,虽然是只听了个大概,但是毕竟前世天天下班后在论坛混迹,多少还是知道一些。

    与钱成交谈下来,这三位老者更是激动,这个小家伙竟然有些话能让他们眼前一亮,有些之前好几年都没想通的事情在听了钱成的一番胡吹乱扯之后竟然还生出了豁然开朗之感。

    若不是钱成非云家子弟,他们当真是想将钱成作为下一任接班人来培养了。

    可惜的是,这忘忧谷的机关术可谓是家学,如果不是云家子弟那是绝对不能外传的,钱成充满了好奇的机关房,到目前为止,他可谓是想尽了各种办法,连忽悠着云大小姐带路想跟进去都用了,不过最后还是被拦了下来。

    貌似最近这三个老不修又有了新想法,正在努力的劝说着谷主云东耀,这三个老家伙天天跑谷主府已经是好多年都没出现过了,所以底下的人都开始猜测这谷中是否又要发生什么大事了,搞得整个忘忧谷都人心惶惶的。

    ……

    对于这个在忘忧谷混吃混喝,一点都没把自己当外人的钱成,云熙尘当真是气得牙痒痒。更加可气的是,上次她在玩耍时不小心听到那几位长辈正在商量着如何让这个坏家伙家伙成为真正的“自己人”,他们的最终决定便是要让这个坏家伙给入赘进来,成为真正的谷中人,而这入赘的人家便是她家,她家现在就她一个独女,成为谁的夫婿也自然不必多说了,至于为何选她家的缘由,谁叫她爹是这谷主呢,而且直接成为谷主家的姑爷,也多少会增加钱成的一些归属感。

    刚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云熙尘很是愤怒,这几个叔伯一点都没在乎过她的感受,简直就是把她就当个有趣的物件一样的去送人拉近关系。

    至于单独对于钱成这个家伙,云熙尘很肯定一点,自己现在是恨不得生吃了这个没脸没皮的家伙,这段时间,他可没少捉弄过自己。不知道为何,以前那么宠溺自己的爹爹,现在自己去告状,竟然叫自己不要去骚扰人家钱成,也不知道这家伙给自己爹爹灌了什么迷魂汤,当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不过,时间也过去了这么久,也没有传出来什么钱成要入赘的消息,想必是爹爹拒绝了,云熙尘终于是放心了下来,至少爹爹还是很在乎她的。

    她云熙尘的夫婿,不说什么封侯拜相,但也必定是个顶天立地的汉子,怎会想钱成一样和个市井流氓一般。

    ***

    云东耀现在很是烦恼,至于这个烦恼,便是来自于他的那三个堂兄弟,这几个老家伙,一直以来在忘忧谷中的地位就是超然的存在,自己如果当初没有他们三个的支持,也不可能登得上这谷主之位。

    他和钱成接触了这么久以来,虽说不是完全了解,但也知道这家伙绝对不可能接受入赘的,这种话一旦开口,便会徒增对方的恶感,这不是自己想要的,得不偿失。

    “兄长为何还不能下定决心。”这三只如苍蝇一般的兄弟,云东耀是真的很头大。

    “钱无忧此人非等闲之辈,你们这般强制的要求他入赘他会如何做想?”

    “想个屁啊,他钱无忧能加入我们忘忧谷那是他的福气,如果不是这小子真有些本事,我才不会让他一个外人有此等机遇。”这其中一个老者对于忘忧谷,有着天然的优越感。

    云东耀看着这般不讲理的兄弟,只能苦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