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穿越小说 > 我当军师那些年 > 第六章 诬陷

第六章 诬陷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堂堂的天启将军王异,如今正跪在中帐之中气的瑟瑟发抖,张虎这草包,自己让他领五万兵马前去缴贼,这是陷害?五万打五千,十比一的军力差距,反倒被打得一败涂地,现在还倒咬一口,说是自己泄露军事机密,害他被伏,他怎么不说人家赤眉军都是天兵天将,会撒豆成兵把他打败的?

    “王异,接旨。”李儒宣完旨后,看着王异半天不来接旨,又大声的重复了一遍。

    “臣,接旨!”王异一下就像泄了的皮球一般,感觉浑身的气力都被人给抽掉了一般。想不到自己为大梁戎马一生最后确是换来了此等结果。回京自辩?怕是皇帝陛下早已信了,张群那张嘴早已不知想了多少办法让自己的罪证成为事实,在朝堂之上混了这么久,没有人比他更加清楚张群这老不死的手段了。

    “将军。”王异的一帮手下也知道王异此次回京肯定是凶多吉少,但是又没有人敢劝他不要回去。那不就成造反了?自己的亲人可都在北方,此次只是与将军来南方讨逆。要知道大梁可是采取连坐制,如果有一人成为逆贼,全族可都要遭殃。

    王异自小就是在忠军报国的教育中长大,叫他去带军造反,不说自己的手下愿不愿意,就算是他本人,也不会朝着这个方向去想。

    ***

    武陵,某个不知名的小山寨。

    王异最终还是随着司空李儒进京了,接到这个消息,已是半月以后,但是杨颖依然无法抵住心中的兴奋,大宴群臣,虽然说这群臣总共也就那么几个,但是手下的士卒终于是在逃亡了这么久以后吃上了一顿好的了。

    “此次能除去如此心腹之患,全赖军师之谋,孤得军师,真是孤赤眉军之幸,军师当受孤一拜。”说完杨颖便躬下身去。

    “天王何必如此,此乃吾之本分之事,不能为君排忧,我如何能当得起这军师之名。而且此次计谋能成,全赖各位将军用命,击溃张虎那五万军马方才成功,岂可言是吾一人之功。”钱成连忙起身还礼。

    “哎,军师不必自谦,这次能成功,不管是之前的击败敌军还是后面让王异滚蛋,那都是我们听着军师的吩咐才成功的,俺老齐从来没有服过你们这种书生,但是这次我是真的佩服你。”素来在赤眉军中比较直的齐凯瞬间表态。

    “是啊,军师如此厉害,我安九也服气你。”

    “军师之智,真为天人也。”连之前不服的易封也表了态,他可还记得这文质彬彬的瘦弱书生对于那几万俘虏性命毫不在乎的模样,现在想起来都还后怕不已。

    ……

    “众位将军,吾虽定谋,但是谋所能成全赖诸君拼死战敌方能功成,如今这样相互吹捧也无甚意思,不如共饮一杯,一切话语皆在酒中。”在一众的吹捧后,钱成笑着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军师豪爽。”赤眉军的将士都是粗人,你跟他们将什么大道理是讲不通的,不如按江湖上的办法来,这一次钱成的行为便取得了赤眉军一众将士的好感。

    酒宴过后,显然是拉近了钱成和众人的关系。开玩笑,想当年他老钱也是混社会出身的,只是后来上高中以后转学到了一个陌生的城市,自己也在父亲去世后想完成父亲的遗愿才努力学习,虽然基础太差,但是最终还是考上了个一个三本。和这些黑帮出身的大老粗打交道他就不信这个年头的文人能和他比,毕竟现在的文士可都是比较高端的,是可以受到政府保护的,自视甚高,高人一等的想法也自然是理所当然。

    钱成回来自己的营帐中后,没过多久,杨颖的亲兵就过来请他去其营帐。钱成早有准备,知道杨颖这次宴会以后肯定回来问计与自己,所以也就喝了两口茶水醒了醒酒便跟着亲兵前往杨天王的营帐。

    “军师,你身子还没休养好,此次宴会如何能喝如此多酒,刚才看你们喝的兴致正高不好劝你,但是以后还是少喝点为妙。”杨颖现在显然是把钱成当做了自己的心腹,关心的则难道。

    “多谢天王关心,臣今后会记得的。”钱成的心暖暖的,很享受这种被人关心的感觉。

    “军师,如今虽说王异已经回京,但是这次仅仅是回去自辩而已,若是他再来,恐怕我军依然难以抵挡啊。”杨颖在酒宴中途突然沉默不已想来就是想到了这。

    “天王不必多想,王异恐怕是如今已赴黄泉。”钱成说着还摇了摇他装X的羽扇,这大冬天的,也不怕把自己扇出病来。

    “何解?”

    “我按照大王所收到的消息分析了一下,这王异本来就是对皇帝忠心无比,而且王家也是从大梁开国几百年来从未败落过的大世家,而王家的处事之道便是一个‘忠’字,如今王异只要回到京都,我想凭借张群的本事就算是王异说破了嘴这不臣之心的帽子绝对还是会扣上,而这是王异不想看到的,也是王家绝对不会让他发生的,所以最好的办法便是让王异在回京途中自决,这样既可以保存王家的‘忠’,也可以让张群背上逼死忠臣之名。”钱成解释了一下,看杨颖的眉头终于散开了一点。

    “但是张群肯定是会反制,畏罪自杀是必然会扣上的,不管大臣们信不信,只要皇帝信了那么他就成功了,虽然此举会让他在朝堂,甚至民间的声誉有极大的损害,但是只要是他想救他这个侄子他就必须背上这个骂名。据我所知他们张家这一辈只有张虎这一个男丁,他们张家四兄弟两位早亡,而张群又只有三女,这个张虎可谓是一脉单传,他怎么可能让自己这一脉绝后。”钱成喝了口杨颖倒好的茶,抿了抿嘴,真苦。

    “哦,军师如此一说孤就放心了。”杨颖笑颜重展,终于放下了心。

    “但是,如今我军龟缩于此,终不是长久之计,该如何是好。”杨颖虽然对于除去王异这个对手十分开心,但是依旧很担心赤眉军目前的处境。

    “等。”

    “等?”

    “如今荆州赤地千里,哀鸿遍野,王异为了尽快平乱,屠城之举数不胜数,所造成的难民肯定不少,不说吃树皮草根了,就是易子相食也时有发生,官府为了保险起见肯定是不愿意收留这么多难民的,难民现在还有赈灾粮这么个希望在,但是赈灾粮一旦从希望变成了绝望,哼哼。今年一战,农时也耽误了,明年如果没有其他州府大力的援救必然有大批难民揭竿而起,但目前大梁境内根本就不可能有这么多闲粮,到时候便是我等的机会。”

    “军师,那我军如果有难民来投怎么办?”

    “收留,但是只给他们发三天的粮草,我军前次收缴了不少粮食想来几万人的三天食物还是可以安排的,到时候叫他们自寻食物,这武陵郡其他不多就是山多,只要有力气在山里寻些食物决不是难事,这就是所谓靠山吃山,说不定我们还能反而得到更多的食物来招兵买马。”

    “靠山吃山?好办法。”杨颖迫不及待的又给一众斥候给下达了命令,让他们在整个荆州宣扬自己这里可以让流民有口饭吃。

    斥候在荆州已经晃悠了一个多月了,但是结果却不是太好,真正跑到武陵去投奔的流民并不多,杨颖为此感到很无奈,这个年头虽说造反的不少,但都是些以前民间的流氓地痞或者游侠什么的,你让平民百姓带着一家子跟着你去造反大部分人还是不敢的,大梁建国数百年所累计下来的天威还是让很多人畏惧的。

    “军师,你说我们如今也有月余了,但是来投奔的也就这么点人,而且大部分还是老弱病孺,这可如何是好。”

    “无事,天王,咱们就慢慢等就是了,现在饿肚子的不是咱们,我们的探子回报如今的赈灾粮已经越来越稀,想来是粮食已经不多,待到他们只能喝白水的时候,自然就有人会有人知道我们和朝廷谁才是能保证他们性命的。”

    “可是……”

    “天王不必担忧,其他州县绝对不可能有什么援助的,如今南方四处皆反,从北方运来的粮食可不是只有荆州一个州在盯着,而且荆州九郡荆南糜烂,越是这样他们这些个官员越是不想管这边,只要把大部分好好的装进他们的口袋然后谋取晋升之资那才是正事,能到荆南的粮食绝对是不够这数十万的难民消耗,所以现实必然会朝着我所预计的这个方向走。”

    “军师既然都如此说了,那孤也只能拭目以待了。”
第五章 变天章节目录第七章 激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