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穿越小说 > 我当军师那些年 > 第十八章 忘忧水

第十八章 忘忧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钱成感觉忘忧谷云氏这个家族如果是在后世,绝对是可以靠买彩票发家致富的。

    不过,不论如何,他都必须要弄清楚这忘忧谷到底是个什么组织,连自己的手下五人中都有他们的人,这如果是他们想要自己的小命,那实在是太过轻松。

    云东耀确是又喝了口茶,继续讲道:“我汉家男儿永不为奴,祖父临终前嘱咐我一定要尽自己的全力去改变这一切,而我当上这谷主以来,一直在想尽办法想让这成为事实,最终,我考虑了许久,最终有了一个想法,那便是让某一个诸侯王快速结束这一切,然后在集合汉人的力量来镇压这异族,让他们没有起势的可能性。”

    “所以你选择了与燕王合作?那燕王为何又要借助金人的力量?你这岂不是自相矛盾?”钱成总算是明白了,人家虽然不是燕王的人,但是却是和燕王有所密切往来的,更有可能是那种‘合作伙伴’关系。原来是自己将人家的好事给破坏了。

    “小友,你还是太过年轻,只要是到了燕王功成之日,那便是这几万金人的死期,鄙人老早已经和燕王在谷中商量过这个事情,绝对不会出现你想得那般。”

    “请问谷主,你有多久没出过谷了?”

    “大约四十年了吧。”

    “四十年?那请问谷主贵庚。”钱成很是惊讶,怪不得这云东耀之前还自称老夫,原来是保养的太过优秀,而且女儿也才十四五岁,这才让自己错误的判断了他的年纪。

    “鄙人已是耳顺之年。”云东耀其实不是特别喜欢说他自己的年龄。

    “这忘忧谷当真是人杰地灵,想不到谷主这般年岁还能有如此容貌。”钱成其实真正想说的是‘老妖怪’。

    “小友谬赞了。”也不知道他是装傻还是真的没听懂。

    “不过,既然燕王有贵谷帮助,为何……”

    “小友是想说为何没见燕王军中见到我忘忧谷的器械是吧。”

    钱成点了点头。

    “小友有所不知,这谷中的大小事务虽说许多都是由鄙人来自行处理,但是真正涉及到决定性的大事之时,那么便要请谷中长老一同投票来决定了。”

    “所以您的提议没有通过?”

    云东耀也是毫不掩饰的大方承认,毕竟他连这等谷中秘事都拿来给钱成说了,自然也就不会在乎那么点脸皮。“谷中长老认为如果这次在去帮助燕王,那么忘忧谷早晚只会是下一个墨门。”

    “那您还是要去帮燕王?您可知道他燕王和金人做的事情?”钱成虽说在收复京都时没有亲自去到中原,不过还是听那些俘虏说过一些的。

    “那小友可亲自去过?”云东耀也是笑着反问到。

    钱成摇了摇头。

    “我这里得到的消息却是和你所听到的消息可能有所不同。”

    “那谷主又如何知道你得到的消息便是所言非虚?”这云东耀的消息自然是燕金联军没有抢掠,否则他也不会如此说了。

    “有忘忧水在,谁敢说……。”云东耀很是自信的昂着头,不过,他是连忙收住了口,貌似说了什么不该说的事。

    “忘忧水?”钱成总算是知道了这忘忧谷是如何控制人得到情报的了。

    这忘忧谷绝对是从罂粟中提取这所谓的“忘忧水”,然后在控制他人,从而获取他们所需要的情报,虽说可能有些偏差,但是大致上肯定不会有什么错误。

    那么自己的手下中是谁被忘忧谷控制了呢或者说本来就是他们的人呢?是在之前就安插在了赤眉军中然后又在机缘巧合下成为保护自己的侍卫的,还是在某个时间找了个机会被这“忘忧水”控制了?如果是前者,那当真是太过恐怖。

    “小友,燕地苦寒,我待会叫凌儿去多给你准备几件备用的裘衣。”云东耀一点也没有显得尴尬,很是自然的关心道。

    这拉开话题的水平也太臭了吧,钱成感觉内心无数个“呵呵”在策马奔腾。

    “谷主这话的意思是,小子这次是非去不可了?”

    “非去不可。”

    “那在下若是不愿去呢?”

    “不会。”

    “谷主这般自信?”

    云东耀似笑非笑的看着钱成。

    不好,这老东西想让自己喝他那‘忘忧水’,钱成瞬间反应了过来。

    “谷主的要求我答应了,不过谷主那‘忘忧水’也就不必了。”钱成已经不抱希望的做出了最后的挣扎。

    “好。”本来以为是绝无可能了,不想这云东耀竟然想也没想的便答应了,顿时有种是不是自己听错了的感觉。

    “谷主说了个‘好’字?”钱成还是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这人不喜欢逼人,而且我觉得如果你见到了燕王就会把你俩的误解都给解开。”为什么云东耀对于这燕王竟然如此自信?

    钱成第一次产生了一种自己是不是错怪燕王了的想法,不过,很快,他便摈弃了这么可笑的念头,当初他可是亲耳听过京都那些俘虏讲金人的‘英勇事迹’的,这些俘虏当然是不会蠢到说他们自己做下过哪些坏事,但是,想来与金人狼狈为奸的燕军也不会好到哪去,也不知道这燕王用了什么办法让这些瘾君子连断货的危险都不在乎的为他骗云东耀。

    不过,自己显然是不好说的,也不知道这燕王给他灌了什么迷魂汤,这个家伙已经信死了这燕王。

    “何时启程?”

    “你认为可以启程之时。”

    “我可否在去燕地之前回一趟武陵,带上我的那帮手下?”

    “可以。”

    想来这老东西也不会拒绝,这里面可是有他的眼线,自己一定要想办法把这内鬼给揪出来。

    ***

    谈话结束后,钱成是美美的在这‘真土豪别墅’休息了一晚,其他的先不说,住这鬼地方还真是够享受的,一切用的都是最好的,连吃个饭都是用的翡翠碗筷。

    冰火两重天,不过就是一道门的距离,当真是天下最为奇特之处了。

    至于为何会出现这种情况,其实钱成现在也还没搞懂,刚才自己在跟着云凌去二楼房间休息时,是有那么个门,完全封死,这寒气貌似也是从这门上的大口处出来,而之前自己和云东耀交谈的那个温度适宜的房间里倒是也看到了两个成对角的管口,也不知道是用了个什么原理。

    然道这个时代就能被忘忧谷的这群家伙研究出‘空调’了?太他妈扯淡了吧。
第十七章 天书章节目录第十九章 入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