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穿越小说 > 我当军师那些年 > 第十三章 “爆棚”的好感度

第十三章 “爆棚”的好感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钱成跟着福伯一路向里面走去,云大小姐已经被人抬来担架送去医馆医治了,没有这叽叽喳喳的大小姐,钱成顿时感觉整个世界都清静了。

    四周高楼林立,不时有人打开窗户来,这谷中实在是太久没有来过外人了,钱成很不喜欢这种被当做珍惜动物的感觉,不过,这里是人家的地盘,也不能由得自己了。

    “钱公子,请。”

    跟着福伯走了许久,来到了一个大棚子处,把门打开,映入眼前的是一辆由好几个车厢组成的“大车”,钱成很是好奇的打量着,底下竟然还有轨道,这个时候就有这种东西了?

    从福伯打开的车门上了车,钱成更是好奇这忘忧谷了,实在是太令人觉得匪夷所思了,能造出如此多“高科技”产品的地方竟然会无人所知。

    坐这车子有种做过山车的感觉,钱成前世就不敢玩这东西,想不到这穿越过来了还要体验一次坐过山车的感觉,虽然也有根安全绳,他还是死死的抓住前方的抓杆,免得自己被甩了出去,他可是很不放心这根绳子,并且这“过山车”还不是一路平直的行驶,不少时候还为了绕过居民区还要往上走,这般的上上下下,钱成感觉自己的胃液都在翻腾。

    “钱公子,到了。”

    钱成终于是忍不住了,趴着车门就向着轨道一旁“哇”的一声吐了出来。

    福伯轻轻的拍了拍钱成的背,叫下人去拿了杯温水出来递给他。

    钱成接过水杯,喝了一口,抱拳道:“谢谢。”

    “钱公子先休息一会吧。”福伯好心的提醒。

    “没事,我差不多了。”钱成把水喝完,用手顺了顺自己的胸前。

    “那好吧,请。”福伯见他这般,也不好再劝。

    钱成第一眼看到这忘忧楼,很奇怪,明明外面的楼宇个个都是十余层的高楼大厦,反而是这中枢之地竟然只是一间低矮的小木屋。

    屋顶下牌匾上的‘忘忧楼’这三个字都只能隐约的看见一些,不少地方都被灰尘给掩住了,若是没有福伯引路,恐怕自己一个人来这忘忧谷只会把这里当做一座早已废弃多时的小柴房。

    福伯推开门,“咳,咳,咳。”灰尘把钱成呛得直咳嗽。

    钱成带着疑惑的看了看福伯,福伯也没有解释,只是微笑着继续做了个请的姿势。

    进门后,屋内就是一般的家中摆设,也没有什么奇特的,不过灰尘都积了一层,不像是有人住过的样子。

    待到钱成进入后,“吱”的一声过后,身后的大门便被关上了。

    “……”这种套路真是让钱成措手不及,整个脸上都写下了大写的懵逼。

    “喂,什么意思。”钱成反应过来后连忙推了推门,纹丝不动,貌似已经从外面锁住了。

    “钱公子,您不必害怕,待到明日,老奴再来接您。”福伯说完,钱成便听到了他们离去的脚步声。

    ***

    钱成已经在这忘忧楼中待了接近一个时辰,他已经放弃了,喊得嗓子都嘶了依然没人理会他,反正已经是到了人家这,自己现在正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走一步看一步,反正待会自己就知道这群家伙在搞什么鬼了。

    擦拭了一下满是灰尘的凳子,钱成无聊的后靠,翘着凳角摇啊摇,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卡兹,卡兹。”

    忽然,就在钱成无聊的摇着板凳的时候,整个房间的地面还是震动,钱成一个没坐稳,一屁股摔了个四脚朝天,后脑勺还磕到了地上,当真是倒霉的不行。

    “嘶,真他妈疼。”钱成缓了会才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

    转身望去,只见这原本放书架的地面竟然已经分开,露出了底下的楼梯,看来这就是造成自己摔倒的罪魁祸首了,钱成气不过,狠狠的在这洞口处吐了两口口水。

    不过,很快他就后悔了,妈蛋,这明显是人家叫自己下去,自己现在吐的这口水自己进去沾上了不是自找的?

    小心的避开,从入口进去,往下望了一下,一层一层的阶梯很是规整,蜿蜒着前行,两边有不少火把正在燃烧,不至于要自己完全抹黑下去,应该是个转楼,有点西方古堡的那种味道。

    走了许久,反正钱成是走一会休息一会,这楼梯实在是太长了,也不知道还要走多久才能到达出口。

    “呼。”

    钱成终于出来了,不过,刚走出来,眼前的景象却令他真的震惊了,只有一条很窄的小道,两边全是空的,也不知道有多高,因为他就看了一眼就不敢再去看了,底下全是整个翻滚的岩浆,这……

    “钱公子,鄙人等候多时。”

    远处的声音传来,声若洪钟,震的钱成耳膜都有些嗡嗡直响,应该是借用了什么东西扩音,不然便是这世界真的有武林绝学狮子吼。

    “阁下便是这忘忧谷谷主?”钱成很是失礼,抱拳的时候头还低着不敢朝前方看去。

    “看来钱公子是当真有些惧高啊。”

    什么叫有些?钱成这货是恐高恐到了一定的境界了。

    “那钱公子想来也是无法一个人过来了,便在原地等候吧,我派人驾机关飞鸢前来接你。”叫他

    机关飞鸢?钱成总算是知道了云熙尘的那只大鸟叫个什么了,不过这谷主派出来的机关飞鸢却是比那只小上不少,也就刚够三两个人坐下,哪像云熙尘那只,就是自己在那上面趴在上面打滚都没问题。

    依然是闭着眼睛不敢往下看一眼,不过这次就不能像以前在云熙尘的机关飞鸢上那般趴着了,只能缩着身子死死的拉住前方的扶杆。

    “噗,到了。”一旁的那个控制机关飞鸢的那个小哥真的是忍得辛苦,他从来没见过这等惧高之人,最后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

    钱成现在对于这忘忧谷的好感度已经是高达百分之负两百五。谁还不能有个弱点了?妈蛋,钱成已经在心中把这忘忧谷的里里外外在心中骂了个千八百遍。

    当然,也只能是在心中暗骂了,他可是不想被人家给一怒之下丢到岩浆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