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穿越小说 > 我当军师那些年 > 第十二章 虞美人

第十二章 虞美人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罂粟花最繁华。又有一种小者,曰虞美人,大者曰满园春。

    钱成落地后连忙上前摘下一支闻了闻,绝对没有错,这东西绝对就是那东西,虽然在前世这种花已经在民间被禁止了,不过自己曾经还是在一些地方见过,出于好奇去闻的时候还被人敲了两下作为警告,所以印象还是比较深刻的。

    “怎么了?”云熙尘有些疑惑钱成的反应,对于她来说,这花她从小到大不知道摘了多少,不过最令他印象深刻的是,她有一次调皮的将花瓣含到嘴里被她老子给狠狠的揍了一顿,那也是她从小到大唯一一次挨揍。

    “哦,没什么。”钱成还是选择了静观其变,连忙转身向着云熙尘走过去,在木鸟下半蹲下身子。

    “你还想占便宜?也不怕被我爹爹打断腿。”

    “……”钱成顿时感觉自己比窦娥还冤。

    “看什么看,你还不服气?登徒子。”云熙尘虽然在骂钱成,但是想起来之前落地休息时不少时候都是被这个坏家伙背着,却是脸上又开始有些发红,自己小解的时候这个坏家伙应该没有偷看吧,否则自己就把他的眼珠子都挖出来。

    如果她这心思让钱成知道了,钱成恐怕是要去撞墙了,这么个黄毛小丫头有什么好看的,他可不是那种连生理课都没上过的小屁孩,没那么多好奇。

    “那云大小姐,你要怎么样?我扶着你蹦回去?”钱成已经是无语到了极点,这种大小姐,当真是不可理喻。

    “等着,待会就自然有人出来了。”云熙尘对于能让钱成吃瘪很是得意,边说边笑,秀眉还轻轻往上一挑。

    得,自己当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

    ……

    过了不久,便听到了不少急促的脚步声。

    “快,大小姐在那边。”人未到声先到。

    “大小姐,您没事吧。”声音很雄厚,听上去应该是个中年男子,不过,这次钱成却是猜错了。

    “福伯,我没事。”云熙尘听到了这声音,便知道是自家管家福伯来了。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诶,大小姐,你脚这是?”

    钱成不敢相信,这么雄厚的声音竟然这么个大腹便便的老人发出来的,这老头身体很健壮,跑起来一点也不比他手下这帮年轻人差,甚至还有过之而无不及,这帮小伙子这般跑来都忍不住呼吸有些急促,他却是呼吸平稳。

    “没事,就是不小心把脚给折了。”云熙尘笑得很甜,对于这个被自己从小捉弄到大的慈祥老头云熙尘还是十分有感情的。

    “这可不是小事,我看看。”福伯当然是不敢对这种骨折真的当做一个小事来看,许多人都是骨折没处理好造成了今后终身的无尽后悔。

    “诶,已经处理过了,处理的还不错。”对于福伯这种从小看着自己长大的长辈,云熙尘是没有什么害羞的。

    “额,是这个呆子弄的。”云熙尘指了指一旁那正在摆弄虞美人的钱成。

    ‘得,继登徒子之后自己又多了一个外号。’钱成现在是一点都不想去理这个随便给自己起外号的大小姐。

    ……

    “想必这位就是谷主口中的钱公子了,老奴是这忘忧谷的管事,若是今后在这谷中有什么需要,钱公子尽可来找我。”

    这福伯这么一说,这云熙尘将自己带来这忘忧谷必然是这谷主的意思,不过他为什么会这般的了解自己的所作所为?这个威胁实在是太大了,自己绝对不能对这么个组织一无所知,这也是钱成此行的最大目的。

    “请问贵谷主是?”钱成作揖问到。

    “自然就是我爹爹咯。”

    “……”咱们能不说废话么?大小姐。

    “嘿嘿。”不知为何,他现在是越来越喜欢看到钱成吃瘪的模样。

    “钱公子莫怪,我家谷主已经等候多时了,待会老奴便带着您去。”福伯带着歉意道。

    “云小姐这般活泼伶俐,在下岂会见怪。”钱成感觉说出这句话,他都是在昧着自己的良心。

    福伯看着钱成的脸色,便知道这家伙肯定没被自己家小姐整,莫名的有些同病相怜之感,自己的胡子不知有多少都是遭殃在自己家这位“活泼伶俐”的大小姐手中。

    “请。”

    钱成也朝着福伯抱拳施了一礼,便朝着里面走去。

    至于云熙尘,自然是一堆下人抬着她那只大大的木鸟,她在那鸟背上躺着被众人给抬着回去……

    ***

    钱成第一眼便看到了那块入口处大大的石碑,上写三个大字‘忘忧谷’,这字很邪门,看了一眼便感觉有一种在战场厮杀的感觉,钱成是经历过不少战事的,所以很清楚这种感觉。

    “钱公子果然厉害。”福伯佩服的笑着作揖道。

    “什么意思?”钱成没有听懂。

    “你个呆子,我家这石碑可不是简单之物,你能抵抗的住,自然说明有本事咯。”云熙尘已是恢复了之前的模样,能嘲讽钱成两句,绝不会只嘲讽一句。

    “嗯?我没什么感觉啊。”钱成对于这位云大小姐的嘲讽早已是免疫,只是带着笑意摊了摊手。

    福伯看着这样的小姐,不免苦笑,他是过来人,怎会不知这般下去自家小姐只会越陷越深,不过,这也不是他能管的了的事,能到何种地步还是看他们自己吧,也不知道自家谷主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这正是老奴说钱公子厉害的原由,我谷中这块石碑上是我忘忧谷相传千年之神物,寻常人若是见了,恐怕便会陷入幻境,若是不慎,更有一觉不醒而黯然辞世者,而阁下竟然能毫无影响,可见阁下必然非常人也。”

    福伯的解释有些玄乎,钱成虽然嘴上应了,但是内心却还是有些不相信,自己瞅着这石碑也不过是有些压抑,在这种情况下,怎么会让人产生幻觉呢?不过,既然人家都这样说了,那就当是这么回事吧。

    对于钱成这种将两个大大的不信写在脸上的表情,福伯没有说什么,不过,云大小姐可不高兴了,“呆子,你不信?”

    “信,信,信。”钱成连忙如小鸡啄米一般的狂点头。

    “哼。”对于钱成这般敷衍的模样,云熙尘也不好在说什么,不过在心中是狠狠的给钱成记上了一笔,待到有机会了,非要狠狠的教训教训这个坏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