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穿越小说 > 我当军师那些年 > 第五章 变天

第五章 变天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看着眼前毫发无损的张虎一众人等,襄阳太守张云只觉得一阵恶心,亏得前几日王将军还上奏请陛下追封他呢,现在竟然丢下几万大军就这么光棍的逃了回来,如果不是此人是大司马张群的侄子,自己现在肯定把他们给逮住押送到王将军的军帐中去。

    张虎也是在半路忽然反应过来,现在自己回长沙城岂不是送上自己的人头给王异老贼去砍?先斩后奏的事这老东西可没少干,故半路转道,朝着襄阳城而来。

    “张太守,驿馆可有多余的人手?”张虎刚进太守府便毫不客气的坐下。

    “还有,请问张都尉有何事?”张云忍住心中的鄙视,毕竟也是混了这么多年官场的老油条,当然不会做什么傻事。

    “吾有密报要呈与陛下。”

    “如此,张都尉何不先将密报呈与王元帅。”

    “嗯,既是密报,还需他王异得知?”

    张云看他如此言语,当然知道这番密报肯定是牵扯到了王元帅,自己这种小虾米还是少得知的好,不然神仙打架还没分出个胜负自己这种池鱼小虾先就被干掉了,能在这庙堂之上混的绝对没有一个傻子。

    “是,是,是老夫孟浪了。”连忙吩咐人去叫驿馆的人前来取信。

    “不必了,张二,你带几个兄弟带着信,在驿馆换匹马,给我把这信连夜送去京都,不得有差池,若有差池,提头来见。”张虎显然是信不过了这张太守,安排了自己的人跟着张太守的人去了驿馆。

    “张太守,我等连夜赶来已是十分疲惫。”

    “来人,带张都尉下去休息。”张云就希望这小祖宗快点下去休息,免得自己听到了什么不该听的东西,到时侯被牵扯,连忙吩咐人带着他们一众人等下去休息。

    ***

    京都,长安。

    ‘这小老儿,竟敢如此,我这兄弟只有此一子,从小便宝贝的不行,我老母也是盛喜这小孙子,如果让她老人家知道了这个消息恐怕便是一病不起了吧,这下可如何是好。’张群张大司马现在非常的后悔,看到王异发来的奏折,自己的侄儿恐怕已是战死,当初自己怎么就没有极力阻止别让自己这个侄子去战场呢。

    ‘这小老儿从来就跟我不对付,我侄儿的身死绝对和这老匹夫脱不了关系。’张群越想越气,发誓一定要叫王异好看。

    过了几日。

    张群刚下朝便听到自己家下人说侄子的亲兵带着信到了自己府上,急忙赶了回去。

    “人呢?”

    “老爷,恐怕现在您还问不了他们。”

    “怎么了?”

    “他们恐怕是累及了,从马背刚下来跟下人说了句‘将信交给司马大人’便倒下了。”

    “信呢?”

    “在您书房。”

    张群在书房,将这封信好好的看了数遍,叹了口气。

    “哎,想不到这赤眉军中还有如此能人。”张群已经确定了,这次张虎的兵败那王异老匹夫绝对没有搞任何小动作。

    不在言语,只是将手中的信件烧掉,然后从书架中取出了一封曾经王异给自己的信件,观摩着。看了一会,在坐好,模仿着王异的字迹开始写了起来。

    ***

    次日

    “有事上奏,无事退草。”随着一声尖细的声音,今日的早朝便又开始了。

    “陛下,微臣有事要报。”一众大臣疑惑,这种好几年都不放个屁的老狐狸今天竟然当第一个奏报的。

    “张爱卿,有何事,请讲。”皇帝也很疑惑,自己这老师自己登基这么久以来,这可是为数不多的亲自上奏啊,平时可都是自己有什么决定不下问他才会有所回答,今日怎么自己第一个跳了出来。

    “陛下如此,微臣惶恐。”看着皇帝如今的摸样,真想不到那个天天挨自己戒尺的小鬼头竟然会真的成为君临天下的天子。

    “老师过谦了,来人,给张司马赐坐,张司马年事已高,安可叫此等利国安民之大才久站。”

    “谢陛下,微臣定当肝脑涂地报陛下圣恩。”

    “陛下,微臣弹劾天启将军王异。其一,屠城杀降,残害百姓,致使荆州糜烂,千里白骨;其二,勾结叛军,残害忠良,为一己之私而损国家之利益。”待到侍卫将板凳拿上来,张群也不坐下,只是在做了一揖。

    “轰”朝堂之上一下就炸了锅,这王异虽然在朝堂之上和一众大臣关系都不好,而且性格也比较古怪,但是勾结叛军这等事,他又不是脑子进水了,怎么可能和一支被他打的只能苟延残喘的叛军勾结?

    “大司马此言真是滑天下之大稽,您倒是说说为何他堂堂的天启将军需要勾结叛军?”素来与王异交好的卫尉马毅便站了出来质问。

    “哦?马卫尉是在怀疑老夫所言不实了?”张群眯着眼睛看着太尉马毅。

    “那大司马倒是说说王异与叛军勾结有何好处。”马毅显然是不在乎张群的威胁的。

    “好啊,那我便说说。王异勾结叛军,陷害同僚,将行军机要泄露给叛军,致使我军五万大军全军覆灭,只为排除异己,此等作法,想必定然是有不臣之心。”

    “你,此等言语,可有证据?”

    “陛下,安化都尉张虎被王异陷害而致大军覆灭,幸得将士爱戴,三军用命,率领溃军杀出重围,于前几日杀回襄阳,并差人带回密报,因恐有贼人从中作梗,命士卒日夜兼程送到微臣府上,微臣听士卒所言后万分惊恐,因而今日一早便有如此之态。”张群的声音极其富有感染力,每个听者都仿佛是将自己置身于张虎的处境。

    张群果然老道,屠城这等事在皇帝陛下眼里确实不算什么事,反正他的子民遍及天下,死个一州的百姓算个啥,但是排除异己这就很严重了,张虎是他从小跟在自己屁股后面的小跟班,这次让张虎去跟着王异也是自己的意思,自己本来就给了张虎一定的权利用来制约王异,而王异这次排除异己害死自己的钦差,他是有什么想法,想干什么大事不成。自己本来就对于五万大军被几千残军击溃很疑惑,而今听到自己的老师如此一说已经信了八成。

    “密报?张爱卿快呈上来叫朕看看。”皇帝如此模样,看来已是信了,张群准备的一番说辞只是开了个头便已经成功。

    “岂有此理,这老匹夫如此,可是视朕如三岁孩童?”接过太监呈上来的密报后,皇帝陛下勃然大怒,王异的如此行为已是触及龙之逆鳞。

    “陛下息怒,此中可是有何误会?想来王将军必然不会行此愚蠢之事。”马毅还想为自己的老友辩解一番。

    “如此行为,还有何误会。大司空李儒听令。”皇帝显然已是听不进马毅的话,狠狠的拍了一下桌面。

    “陛下息怒。”见皇帝如此愤怒,一众大臣不敢在多言。

    “老臣在。”只见从群臣中走出一人,对着皇帝鞠了一躬。

    “爱卿年事已高,但此翻又不得不让你去,只有请你亲自出马朕才放心。”

    “老臣惶恐。”

    “老司空,命你持朕玉碟领圣旨,率领朕的五百御林军将天启将军带回京都,朕也不是蛮不讲理,允许他来朝堂自辩,但是若是他不肯回来,你就解了他的军职,把他给我押送入京。”

    “得令。”

    接下来的朝会又有人奏报了一些赈灾方面的事宜便退朝了,许多在宦海沉浮数十年的老臣都正在考虑在这次的事件上做到明哲保身,甚至得利。

    这天,恐怕是要变了……
第四章 无耻之极章节目录第六章 诬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