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穿越小说 > 我当军师那些年 > 第五章 幽谷空灵

第五章 幽谷空灵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待到第二天天明。

    也不知道赤眉军大营最后到底哪个赢了,反正也不关自己的事了,钱成优哉游哉的骑在马上。

    “任宏小子,还有多远?”牛蛮子向来对这个赢了自己不少钱的家伙没什么好感。

    “你这蛮子,到了我自然会说,主公都没说话,哪有你叽叽喳喳的份。”任宏显然对牛蛮子也没什么好感,自己和这货从认识到现在,打的架数起来绝对不下百场。

    “你小子,在给我说一遍。”牛蛮子十分气愤,这货才跟了钱成几天,就知道拿钱成来压自己了。

    “你叫我说,我就说?”任宏一点都不怕牛蛮子,这货和自己打起来也就是个五五开,吃亏的不一定是自己。

    “你……”牛蛮子是气得握紧了拳头。

    “好了,蛮子,你不要说了,跟着任宏走就是了。”这一路来钱成已经搞清楚了,这两家伙绝对是前世的冤家,在一起就没有不吵架的。

    “喏。”牛蛮子对于钱成的话还是十分听的,不过,还是狠狠的瞪了一眼任宏。

    任宏并没当回事,还回瞪了他一眼。

    “主公,今天肯定是到不了了,不要咱们休息一会。”任宏看着渐渐暗下来的天色,问到。

    “好。”

    “你们几个,去捡些柴火来。”牛蛮子对着任宏的那些个手下指挥到。

    “要去叫你自己的人去。”任宏十分不给他面子。

    “你是想打架吗。”

    “打就打,谁怕你。”

    钱成看着这两活宝,算了,也不管其他了,从马上拿出一套毛毯便铺在地上躺下。

    “你们几个,还愣着干嘛,还叫主公自己动手。”任宏看着钱成的动作,‘啪’的就给了他手下的头上一下。

    “哦。”这下,一众人等才反应过来。

    “马屁精。”牛蛮子十分不屑的‘小声’道。

    “你说什么。”任宏这次是真的怒了。

    “呵,我说什么了吗,没有啊。”牛蛮子十分嚣张的摊了摊手。

    “你这厮,纯粹的在找打。”

    “打就打。”

    “走,到后面去。”

    “走啊。”牛蛮子一副无所谓的模样。

    钱成已经是困的不行,也懒得管这两货,渐渐的进入了梦香。

    ***

    待到钱成再次醒来的时候,一团漆黑,什么都看不到。

    至于为何他醒来,他会告诉你他是被尿给憋醒的吗?

    刚起来走两步。

    “谁。”任宏和牛蛮子同时惊醒了。

    “是我,撒尿,你们继续睡。”钱成这下是真的无语了。

    “这火怎么灭了。”任宏连忙起身点起火折子生火,要知道,在野外,不生火是很有可能被野兽攻击的,而他们现在所在正是一片原始森林中,火灭了这么久没有被什么野兽给咬一口简直就是踩了****运了。

    “守夜的家伙呢。”牛蛮子的语气非常不好。

    “好了,这连日的奔波,人家任宏的手下可没和你一样还在动手之前休息了,别大吼大叫了。”钱成知道这憨货一旦毛了肯定不会好收场,连忙打圆场,他可不想这两个家伙为了手下一个小兵拼个你死我活,这段时间的接触来看,这任宏也是和自己一样,十分的护犊子。

    “是,主公,但是今夜也不用他任宏的人来守夜了,这般不靠谱,你们四个,今晚的守夜就交给你们了。”牛蛮子十分的不相信任宏的人了。

    “统领,对不起。”那个本来守夜的家伙也站了出来。

    “啪。”任宏抬手就是一耳光,太给自己丢面子了,但是这次,确实是自己的手下的问题,他也不好再去顶牛蛮子,当然,其实他这般做也是在保护自己的这个手下,不给点教训,牛蛮子肯定不肯善罢甘休。

    “好了,都静静,我撒泡尿还闹出这么大的事出来,能不能让老子安安稳稳的睡一觉?”钱成是真的火了,这帮家伙,不给他们点颜色看看还真不拿自己当回事了。

    “属下不敢。”牛蛮子和任宏连忙跪了下去,马上,他们的那帮手下也跪了下去。

    “都给老子安静点,该守夜的守夜去,该睡觉的睡觉去,谁提莫的再吵,就给老子滚蛋。”钱成也不在理会这帮家伙,找了个比较隐蔽的地方便开始‘嘘嘘’了。

    被钱成这么一骂,这两家伙连忙老实了,虽说钱成平时脾气都还算不错,但是他们可都是知道这家伙的厉害的,惹恼了他,肯定没好果子吃。

    一夜无话,待到第二天钱成再醒来,一起身便看见牛蛮子任宏一众人。

    他们都已经收拾好了,不过没人去叫他,都在周围等着他醒来。

    “啊,好了,出发吧。”钱成打了个哈欠。

    钱成刚站起身活动了一下身体,连忙有人帮他把毛毯给拾起放好,这群家伙,明显比昨天机灵了不少,看来,这清早自己还没前来的时候,这群家伙肯定被任宏开了思想大会了。

    钱成乐得如此,没人喜欢傻瓜一样的手下。

    ***

    二日后

    “主公,到了。”任宏说这话的时候钱成只觉整个人都畅快了。

    三天半的赶路,终于是到了,这一路的颠簸,钱成感觉自己的身子骨都快散了,本来和周公允出征西凉的时候就落下了病根,这身子,现在真是不比刚穿越过来的时候了。

    钱成随着任宏所指的方向望去,是个山谷,不过这山谷有些奇特,两山的的山头已经挨在了一起,下面能过人的山路很窄,大概也就能让两个人并行,四周山脉绵延,要想翻过山脉过去根本就没有什么可能性。

    仅仅是第一眼,钱成就对影卫这驻地十分满意,这种地方,易守难攻,可谓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而且又足够隐蔽,这鬼地方,从赤眉军的山头过来都要三天多,更不要说离这里最近的城市武陵城了。

    跟着任宏向着谷内走去,越到里面,竟然还越窄越来越黑,点着的火折子,不时还被头顶上滴下水来的水给沁湿,看着那头顶不时露着的尖尖的岩石,一众人都下了马开始步行,这路是窄的只能过一个身子了,人马并行都没办法做到了。

    “主公,马上就到了,你忍耐一下。”任宏见钱成走的有些艰难,但是又不能去一旁搀扶。

    毕竟这般的劳累,对于一个本就落下了病根的文弱书生还是有些太过苛刻了。

    钱成不想说话,他现在感觉自己的全身每一块肌肉都在颤抖,怕一说话把这口气给卸掉了便一下趴了下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候,钱成仿佛在前方看到了光。
第四章 内斗章节目录第六章 病来如山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