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穿越小说 > 我当军师那些年 > 第四章 内斗

第四章 内斗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主公。”

    钱成还睡得迷迷糊糊,这一路来实在是太累了。

    “咚,咚,咚。”

    “谁啊。”钱成好不耐烦的依然是半睡状态。

    “主公,是我,任宏。”

    “哦,我马上起来。”钱成一下子一个激灵,立马清醒了过来,今晚对于自己可是很重要的,可千万不能因为贪睡而误了正事。

    “人呢。”钱成顾不上穿衣,推开门便看见了一身夜行衣的任宏。

    “都准备好了,只待您一声令下。”

    “那好,你现在便去准备吧,再过上一个时辰你便动手。”

    “喏。”

    任宏远去,钱成才急急忙忙的进屋去换衣。

    “军师。”

    刚出门,便见到了牛蛮子和那四个亲卫。

    “你们也醒了啊。”钱成感觉自己还是昏昏沉沉的,说了一句没用的废话。

    “是任宏那小子把俺叫醒的。”牛蛮子有些不好意思,自己差点睡过了头。

    这憨货,有时候还真是诚实的可爱。

    ***

    今晚,是不少人的不眠之夜。

    大部分将领都认为钱成此举绝对不是无故放矢。

    许多人都猜测,钱成此举便是考验谁能做的了这个天王之位,很有可能今夜谁拿到了令牌便会是新一任的天王。

    不过,在此时,他们是不敢轻举妄动,没有谁想当出头鸟,他们还在观望,许多人都守在大厅不远处带着自己的人潜伏着。

    “嗖。”

    忽然,一支火箭划过夜空,瞬间,几只羽箭将大厅的灯火射灭。

    是谁,谁竟然敢如此大胆?一众远处观望的将领都是心里一惊,各自猜测着。

    “杀啊。”喊杀声开始响起,所有守在大厅四周的护卫都开始警惕着看着四周,但是刚刚从亮处便黑,眼睛如何能适应的了。

    “嗖。”

    又是一轮羽箭,不少护卫都负了伤。

    “唰。”

    在月光的照射下,那刺眼的刀光真是格外的刺眼。

    有贼人,杀啊。

    瞬间,整个大厅外都开始陷入了混乱。

    在远处潜伏的有些性子比较急的将领有些忍不住了,开始指挥着自己的手下开始冲向大厅。

    所有人都已经杀疯了,根本不知道来的是不是自己人,只要是看见的人就开始砍,一时,整个大厅外都已经是被血染红。

    “不好,有人在拿令牌。”在月光的照射中,隐约的看见有个人影正在趁乱摸向了令牌。

    这下,就连比较能沉得住气的易封都开始着急了,连忙带着人点着火把冲了出去。

    “杀啊。”所有人都挤进了本就不是特别宽敞的大厅。

    顿时,更加混乱了,整个大厅之内惨叫声此起彼伏。

    “谁敢动令牌,便是与我易封为敌。”易封一声大吼。

    “你易封算个什么鸟,不就是多几个兵嘛,谁抢到了令牌谁就是新天王。”也不知道混乱中谁说了这么一句,整个大厅都开始沸腾了。

    “放屁,这是谁说的。”显然,这个是大家目前一同的想法,但是钱成却没有正式的这样说出来过。

    “那你带着人这么晚的跑到这里来干嘛?还不是为了这令牌。”那声音再次响起。

    “你是哪个,给老子滚出来,藏在人堆里面说话算什么好汉。”易封大怒,但是却没人在回应他了。

    “抢到令牌便是天王?”这些个士兵又不知道什么大道理,听到有人这么说,然后在看易封的这恼羞成怒的模样,顿时也信了。

    “老易,你也别说这些那些的了,军师的意思已经很明了了,现在咱们就在这说清楚,咱们这些个将军,谁抢到令牌,那明天咱们大伙就拥护他当天王,今晚,各凭本事。”安九这时也带着人冲了出来。

    “抢啊,谁抢到谁便是天王。”也不知道又是哪个,这么大喊一声,所有人都不在理会易封和安九了,开始朝着令牌方向冲去。

    这群家伙完全忽略了安九那句“这些个将军”,他们开始疯狂了,谁抢到了令牌便能成为天王,有什么比这个更值得赌命的吗?

    “谁敢动令牌,便别怪我易封不顾同袍之情。”既然所有人都认可了,那么便开始抢吧,但是,先把那群鼠辈震慑到了再说。

    但是,令他失望的是,根本就没人理会他,这下易封是真的怒了,带着一众手下就杀了进去。

    见到易封如此模样,其他将军哪个肯落后他人,让你去当这个天王?立马互相杀得更加凶了,而被一众人围攻的表是最强的易封和安九部。

    ……

    “军师,他们这是疯了吧。”牛蛮子看着远处的情形,不禁目瞪口呆。

    “人啊,就不能贪心,一旦贪心了,便会失去理智,这个时候,即使官军杀到也不可能让他们停手了。”

    “主公,他们可是咱们自己兄弟啊,这般做可是有些过分了。”任宏有些不忍。

    “这群人,不配让我钱无忧来辅佐,一帮目光短浅之辈,若不是如此我怎么可能如此轻易走掉。”钱成对于赤眉军的感情也仅仅限于杨颖一人,他不在乎谁去接下来接替杨颖,只要不把他拉进去就行,这样的内斗,赤眉军已经让钱成看不到了一点希望。

    赤眉军没用一个真正能统一的首领,大部分将军都是各自山头的首领,他们在危难之时确实可以倾尽全力,但是到了安稳些的时候便开始各自有各自的小九九了,而最重要的一点,便是这些人里面没有一个能让钱成看得上。

    “走吧。”钱成也不愿再看,转身便走。

    牛蛮子急忙跟上去,任宏也满脸复杂的再看了一眼大厅,接着亦转身跟上。

    下山的路不是很好走,若是没有光真不知道会不会摔到山下去,不过现在山顶已经冒出了火光,喊杀声震得整个山脉都开始颤抖,不少人已经开始叫人回自己的寨子调援军了,今晚,必定会让整个山脉都染上血色。

    “主公,为什么你不收复这群人为自己所用呢。”任宏还是感觉钱成应该有更好的办法。

    “有些时候,只有手上有硬实力才有话语权,我不是神,不能控制他们所有人。”钱成现在看上去心情也不是很好,虽然话是那样说,但这赤眉军,不说其他,不少现在的人都是他那次演讲而招降的,说完全无所谓他们的性命,那是不可能。

    人啊,在某些时候必须去抉择,跟着这么一支毫无前途可言的部队,还不如一走了之,天高任鸟飞,反而有更多在这乱世活下去的机会。
第三章 影卫章节目录第五章 幽谷空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