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穿越小说 > 我当军师那些年 > 第三章 影卫

第三章 影卫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钱成现在很不喜欢这种感觉。

    所有人都盯着他,期待着他口中说出的那个人会是自己。

    钱成清了清嗓子:“想必各位将军已经等候在下多时了。”

    废话,这种废话就不要说了。所有人的心中肯定都在吐槽钱成。

    “废话我也就不多讲了,天王是将这令牌交给了我,至于给谁……”所有人都盯着钱成手上拿出来的令牌。

    “哎,可惜了,天王并没有说完便归天了。”钱成无奈的摊了摊手。

    “啊,这可如何是好?”众将大惊。

    “要不这样,众位将军抓阄,谁抓中了就谁坐着赤眉军的第一把手。”钱成笑的那叫一个贱。

    “那怎么行,军师莫要开玩笑了。”安九第一个不高兴了,这种场合钱成居然还有心思开玩笑。

    “那,众位将军,你们准备如何呢。”钱成心中冷笑。

    “这……”他们是想说谁拳头大就谁当的,但是却没人敢开这个口,这群家伙就是这样,既想要,还要装作自己不是那么在乎,真是虚伪的可以。他们越是这样钱成越是鄙视。

    墨迹了许久,最终也没人提出来个办法,钱成反正是对这‘天王’之位没什么想法了,谁敢第一个坐上这个位置,绝对就是其他所有人的敌人。

    “军师,还是你说吧。”给赤眉军带来几次大胜的钱成这个面子还是有的,而且,最关键的是,钱成没有自己的阵营,他是直接听命与杨颖的,不会偏向任何一方。

    “那如此,今日我刚回来,也乏了,现在脑袋都是一团浆糊,不如今夜先去休息,待到明早,我们在商讨个好的办法。”

    众将看着钱成,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是也应了下来,没有人想做出头鸟。

    “哦,对了,这令牌嘛,今夜就放在这大厅,诸位将军都派些人来看好了,莫要明日不见了。”钱成满不在乎的将令牌扔给牛蛮子,叫他拿着绳子去把令牌悬在梁下。

    一众将军都忍不住的去瞄了两眼令牌,这是什么意思?各自心中都开始揣测钱成的心思。

    “好了,众位将军也不必如此看着我了,我先去休息了。”这货没皮没脸的就这么走掉了。

    众人没办法,只能一个个的退去,不过走的时候都留下了自己带来的亲卫,回到自己的营寨中,又各自派去了些人。

    “军师。”

    就在钱成即将推开房门进入休息之时,一个陌生的声音从钱成耳畔响起。

    转过身去,好像这个人自己在杨颖身边见过,却一时想不起名字来了。

    “你是?”钱成的这两个字把那人搞得有些尴尬。

    “军师,在下是天王的亲卫统领,任宏。”

    “哦,哦,你看我这脑子。”钱成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还拍了拍自己的脑袋。“那,任统领,你来找我所谓何事?”

    “军师在去京都之前不是请天王做了一件事吗?”

    “哦,好吧,我知道了,你便是?”

    “恩,影卫已经组建完毕,而末将正是其统帅。”

    “那任统领此来?”

    “天王在前几日召见了末将,吩咐末将,今后影卫只听您一人号令,主公在上,请受小人一拜。”说着任宏便‘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任统领莫要如此,男人生于天地间,跪天跪地跪父母,岂可随意跪拜他人,我钱无忧可不要软骨头手下,哈哈。”钱成边说边把任宏扶起。

    “末将谨记。”任宏现在感觉这新主公貌似人也不错啊。

    “对了,任统领,我们影卫还有几人知晓?”钱成忽然想到了什么,问到。

    “天王成立影卫时很是小心,只是每过上一段时间才安插一些绝对忠心的人手进入,而且影卫的所在也是天王按您当日所言,极为隐蔽,所以现在影卫虽然已经成立,但是其余将军并不知晓。”任宏的回答还是挺让钱成满意的,只有无人知晓才能发挥出影卫真正的实力,而杨颖的影卫都是每次挑选几个人逐渐加入的,每过一段时间少几个手下,貌似也没人会注意到,这个时代莫名其妙死的人实在太多了,除了自己和至亲的小命,谁还愿意去多管闲事。

    “哦,那既然如此,行了,我知道了,正好,我今晚有些事情需要你去做。”

    “属下必当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看着任宏的郑重模样,钱成轻拍了拍他的肩膀。

    “你今夜带着些兄弟……”

    “喏。”

    “那就这样吧,你先去准备吧。”

    钱成如此说到,但是任宏却未走,那需要那欲言又止的模样,怎么看怎么别扭。

    “任统领还有事?”

    “主公,末将有一事不明。”

    “你说。”

    “天王的意思……”

    “好了,不用说了,我知晓了,但是你要知道一点。”

    “什么?”

    “没有实力的人上去了也只会是给他人做嫁妆。”

    “这,咱们天王大营留下的人可不少。”

    “任统领,如果我真的要去做这个天王之位,我马上就成为杀害天王假传旨意的公敌,你信不信?”

    “末将晓得了。”

    “好了,你去准备吧。”

    “喏。”

    ***

    “军师,刚刚那姓任的小子鬼精鬼精的,你小心点他。”任宏刚走,守在大门的牛蛮子便走了进来。

    钱成看着牛蛮子,“说吧,人家怎么又鬼精了。”

    “那小子以前和俺都是天王的亲卫,老赢俺的钱,肯定做了手脚。”牛蛮子理直气壮的模样倒是把钱成逗笑了。

    “你这憨货,人家要赢你钱还需要做手脚?你的牌好坏都写在你脸上呢。”钱成倒是见这牛蛮子和那几个亲卫打牌,他这种家伙十赌九输都是夸他了。

    “恩?”牛蛮子很是不解。

    “你好好想想,你是不是拿到差牌便比谁都叫得大声,拿到好牌便闷不做声。”钱成笑着反问。

    “咦,这群家伙,怪不得,怪不得,每次都喜欢拉着俺去赌,真是奸诈,不行,我下次一定要换一下表情,让他们吃个大亏。”牛蛮子很是气愤,但是很快便开心的差点跳了起来。

    “好了,你也去休息吧,这门口也不必守人了,叫那几位兄弟都去休息,今晚有事要做。”

    “哦,军师,什么事啊。”

    钱成看着这憨货,老不给面子的侧身一脚踢在他屁股上。

    “等会我自然会告诉你,我要休息了,你也快滚蛋去休息。”

    “哦,哦。”牛蛮子看钱成有些发火了,连忙一溜烟的跑掉了。

    “这憨货。”钱成看了眼跑掉的牛蛮子,笑了。
第一章 安德章节目录第四章 内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