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穿越小说 > 我当军师那些年 > 第一章 安德

第一章 安德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元和四十三年,皇太子萧钧终于在陈,李两家的帮助下回到京都长安,称帝,改元安德。

    萧钧称帝后的第一件事便是重修太庙,因为此前被金军破坏,虽然在燕王的阻止下还是保留了下来,但是在梁军重新攻入京都是还是被损坏了。

    其后,在太庙立自己的父亲萧灿牌匾,谥号:怀。

    何谓怀?

    执义扬善曰怀;慈仁短折曰怀;慈仁知节曰怀;失位而死曰怀;慈仁哲行曰怀;民思其惠曰怀。

    其实这萧灿当了四十余年的皇帝,前期还是比较有功绩的。

    一上台便经过数年的蛰伏,待到权臣董昀去世后,一举诛杀其党羽一众,可怜董昀显贵一生,最终却在他身死之后,董家便被灭族,落得个身死族灭的下场。不过,萧灿也不是完全的冷血,他还是给老赵家留下了一点血脉,毕竟,没有这位赵丞相他也不会登上九五之位。而后将自己的亲生母亲皇太后马氏囚禁与后宫,不许其在参与朝政,收归大权。

    等到他真正掌握了权利的时候,便广开言路,积极赈灾,并且以身作则,从不奢侈浪费,不少大臣在他的带动下都开始喝粥吃素,当然,至于私底下是个什么情况,呵呵。他经常还会看着受灾的折子痛哭,数次减少灾区税收,并多次从皇家内库调出钱粮赈灾,不过至于他的这些钱到底去了哪,那便不得而知了,不过整体来说怀帝当政的前三十年大梁整体还是算不错的。

    可惜的是,这十年来,随着他的年事越来越高,人啊,越老就越怕死,所以这位皇帝迷恋上了炼丹,对于朝事不在像从前那般的上心。而且大梁近些年来南方天灾不断,暴雨连下月余,致使长江堤坝坍塌,荆扬千里成泽,并且其后因为官员的贪腐问题,赈灾不利,一时反梁者数不胜数,从此南国糜烂,大梁陷入了无止境的平叛之中。

    而在这些‘义军’中,也经过了无数次的大梁围剿中,逐渐学会了抱团,形成了四大‘义军’集团,是为,荆州赤眉军,扬州天荡军,交州安仁军和益州天师教,其首领各自有各自的称呼,却被好事者合称:义军四大天王。

    而关于这些义军的事迹:

    元和三十七年,益州天师教教主张邈亡,其部下内斗,为大梁所破,益州天师教从此名存实亡。

    元和三十八年春,荆州赤眉军势大,席卷整个荆州,并携大胜之势欲攻宛城,不想大梁天启将军王异一反常态不在守城带军出城,背水一战,大破赤眉军,赤眉军残部逃往荆南。

    元和三十八年秋,扬州天荡军因缺粮急攻建邺,建邺素有南国京都之称,与天荡军僵持了许久,后天启将军王异率荆豫两州援军赶到,击溃天荡军,天荡军天王愿降,王异不许,数次诛杀其大小首领部队,不得已,天荡军剩下的残部逃往琉球。

    元和三十九年,交州安仁军见梁军势大,退守琼州岛,在退往其中毁掉一切不能带走的船只,并开始兴建水军。

    元和四十年,王异因‘私杀俘虏’而被免官,实际不过是功高盖主而已。

    元和四十一年,赤眉军再次席卷荆州,荆南数郡皆落入杨颖之手,钱成劝其诛杀世家,未许。

    元和四十一年秋,不得已,朝廷重启天启将军王异,再破赤眉军于长沙城,赤眉残军西逃。

    ……

    不管怎么说,萧灿这位皇帝在位期间还是不错的,至少他除了诛杀了董昀一门以外没有对其他官员开过刀,最狠也不过是罢官而已,也正是因为他的这种做法,不少人为了名声还特意去朝堂行所谓的‘死荐’,只求罢官呢,这其中,最负盛名的便是那后来拥护燕王的文胆华子欣,他们如何不知道萧灿只会把他们的这些个‘死荐’当做耳旁风呢?

    此外,萧灿还多次派遣宗室女子和外族和亲,虽然听起来有些憋屈,但是确实保证了大梁这几十年来北国边关没有发生什么重大的战役,执政大部分时期社会都算安定,不过天灾人祸,最终却落得如此下场,真是令人唏嘘不已。

    ***

    新皇登基,大赦天下,广封功臣,是必不可少的。

    其中益州陈家和李家可谓是最大赢家,李家族长李执封关内侯,陈家族长陈璟封关内侯,陈家长子陈子云官封光禄勋,陈家嫡子陈河图官封执金吾。李清明因是女子,却是巾帼不让须眉,特例封安平郡主,与陈河图共掌京师禁军。

    而其余的,如:周家唯一的男丁,周奇,被封五官中郎将,张群之侄张虎被封卫尉卿等等,当然,那些随太子逃往的大臣也都升了官,这里也就不一一道来了。

    此外,追封骠骑将军周公允为列侯,谥:烈。在大梁朝廷的悼文中,他是悲愤过度,不治身亡。当然,知内情的人都知道他是退隐了,至于到底如何,这就无人可知了。

    而在这场战争中素有急智的黄子玉却是决口不提,不过,不久之后,天下便有了通缉赤眉军军师钱成的缉捕文书。一时,名声大震,不少得知详情的人倒是对此等谋士垂涎不已。

    而后,新皇萧钧听从了光禄勋陈子云的建议,只诛贼首,不杀降俘,对燕军降士好生相待。而对于天下未曾明确反朝廷的诸侯王大赏,已做安抚,其中益州的蜀王便是其中最大的受益者,要知道,他虽然没有反对陈李两家去勤王,但是他自己却只拨了五千兵马支持。

    最后,大减官税,在各地分发种子,并将周公允从羌王那夺来的金银财宝全换做粮食已做赈灾。

    ***

    钱成得知这些消息后,只是轻叹了口气。

    这天下如今之势,如何可以这般?现在梁军刚刚击败了诸侯王中最强的燕王收复京师,正是士气最高昂,战力最强盛之时,若是自己,必定劝新皇趁此良机削藩,若有不从,直接打到服,然后实行推恩令,虽然说可能会加重国家的负担,但是这绝对是一劳永逸的办法,你现在不但不削藩,反而还要赏,这大梁,真是从此无药可救了。

    不是陈子云的办法不好,只是说,现在萧钧想要在让自己成为真正的九州之主那么必然只有这种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办法,不过,这个办法的风险太大,说不定负担一重会激起更多的‘义军’,如果败了,那么就真的要滚下皇位而且下场是自然不必说,陈子云不敢去赌,萧钧更不敢。

    管他呢,这大梁亡了才好,这不正是自己希望的吗?

    钱成看着路边不时经过的三三两两瘦骨嶙峋的逃难百姓,不自觉的叹了口气。

    “哎,兴,百姓苦。亡,百姓苦。”钱成虽然可怜他们,但是却没有给他们帮助,这乱民太多了,如果现在自己敢扔一块饼下去,那么,过不了多久自己就得被这难民群给淹没。

    当真是,愿为太平犬,不做乱世人。
第二章 义子章节目录第三章 影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