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穿越小说 > 我当军师那些年 > 第四十章 香消玉损

第四十章 香消玉损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小满。”周公允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董小满大惊。

    斜卯阿云这一剑狠狠的刺透了董小满的身体。

    “哈,哈,哈。”斜卯阿云知道自己已经没有办法在来一次了,但是他很开心,自己就算不能杀掉周公允,但是却杀掉了导致完颜都陷入如此境地的董小满,这女人就是个祸水,如果没有她,完颜都也不会死,如果没有她,金军也不一定会有此惨败,他们早就会拿着周公允家人的性命去威胁了。

    他笑完了,用尽全力把剑从董小满身上拔出,走向完颜都的遗体旁,手腕一转,剑已经搭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粉红色的花瓣飘散在空中,很是美丽,它们仿佛如同精灵一般,在空中起舞,不过,在经过这里时,一溅鲜血将它们的一些同伴‘捉’了下去,朵朵花瓣,散落在斜卯阿云和完颜都的身上,很是凄凉……

    ***

    “小满,小满,你千万不要有事,你顶住,我这就给你去叫太医。”周公允已经有些慌了神。

    “别动满姑娘,我去叫太医,你先给她止血。”钱成看情况不妙,立马出发带着牛蛮子几人,直接朝着太医府的方向奔去。

    钱成一路放马狂奔,不想却遇上了李清明一行。

    “黄子玉,姑奶奶正想找你算账了,你便自己送上门来了。”李清明刚好碰到了钱成,大喊了一声。

    “快让开,人命关天,现在没空陪你闹。”钱成一脸严肃。

    “我怎么就叫闹了?”李清明虽然知道钱成这个模样确实是有很重要的事,但却很是不服。

    “快点让开,听到了没。”这是钱成第一次对着李清明发火,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男人竟然对自己发火,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李清明却是有些惧怕了。

    “怎么回事?”看了眼一脸呆滞的李清明,陈河图看着钱成的模样,好像确实有很重要的事情,连忙问到。

    “你不要管怎么回事了,快把她拉开,我现在要去太医馆。”钱成很是不耐烦的道,这条道路有些狭窄,如果李清明不让路他确实是过不去。

    “清明,黄先生肯定有重要的事,咱们先让开。”陈河图好言劝到。

    “黄子玉,你竟然敢凶我,呜呜,你给我记住了。”这小丫头竟然被钱成这么一吼哭了出来,这还是那位英姿飒爽的女将军吗?陈河图也是整个人发蒙了。

    李清明没有理会这群家伙,转头拍马就走,也不管手下一干人等。

    “清明。”陈河图连忙喊道,李清明却是理也没理。

    “黄先生,多有得罪,日后我必登门……”还没等他说完,这钱成也是不理会他,拍马就走。

    这两家伙,都没把自己当回事啊,陈河图很是郁闷,看了看钱成的背影,又看了看李清明的背影。

    “哎,走。”拍马便带着一众人等朝着李清明的方向追去。

    ***

    “将军,能看到你安全归来已是上天给小满最大的恩赐,能死在将军怀中,亦是小满求之不得的事情。”董小满看着手忙脚乱在为自己止血的周公允,艰难的微笑着。

    “小满,你不要说话了,子玉已经去给你叫太医了,你在撑一会,你会没事的。”周公允是完全乱了分寸。

    “将军,其实我一开始是恨你的。”董小满继续自说自话。

    “我知道,但是你真的别说话了。”如何不恨?自己酒后将其落了红,还那般的粗暴。

    “将军,我自己知道自己的状况,就算太医来了也没用了。”董小满轻轻的摇头。

    “不会的。”周公允感觉整个心都要碎了。

    ……

    “让开,让开。”这太医馆离此处并不远,钱成已经叫牛蛮子绑了个太医回来。

    “快去看看。”钱成叫牛蛮子将太医给放了,命令道。

    这老太医本来还很懵,太医馆突然冲出几个大汉便将自己绑了,他还以为遇到什么乱兵了,一路上骂骂咧咧的,但是,在看见了周公允以后他便闭上了嘴,连忙上前去医治。

    老太医很无奈的摇了摇头。

    “什么意思?”周公允已经已是暴怒,一把揪住老太医的衣服。

    “将军,不要。”董小满不想将军为了自己再添杀戮。

    “这一剑已经伤了肺腑,请赎老朽无能为力。”医生并不是神仙,没有起死回生的本事。

    “不会的,不会的。”周公允感觉身体的力气一下被抽干了,放开老太医,踉踉跄跄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将军,生死有命,小满今生能得到你的垂怜,已是上天眷顾。”董小满说话已经非常轻了。

    “不要。”周公允费力的爬到董小满身旁,将她在次抱住。

    董小满抬起手,轻拂周公允的额头,微笑着。

    ……

    “咳,咳,子玉公子,小女子有一事相求,不知可否?”董小满忽然道。

    “满姑娘请说。”到了现在,钱成岂能不答应。

    “咳,在小女子这最后,咳,一程,希望能再听到一首公子的佳作。”

    钱成感觉自己背的那点诗一下不够用了,冥思了半天,才蹦出了一首有些不合时宜的诗:“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

    听了这首诗,周公允更加恨了,恨自己,为什么要去凉州,恨家族,不肯让自己娶董小满,恨先帝,非要逼自己娶公主,但是,恨又有何用?父亲惨死,先帝自饮鸩酒,现在自己也只能恨自己了。

    “谢谢子玉公子,虽,你我相处不多,但是,在小满,心中早已,将公子当,做,挚友。”董小满含笑的闭上了眼睛,素手无力的滑下,钱成不忍再看,别过了头去,眼角竟忍不住的又液体涌出。

    ***

    成初入京,闻董姬绝色,往见,赋之,时京都纸贵。

    ……

    董姬逝,成再无文出。

    后世的史书,每个人看到这一段都会不禁想去一睹董姬绝色,与造成京都纸贵的那千载一赋,可惜的是,当后世出土了这赋文以后,竟然仅仅留下了一段残篇,从其中无数人为之惊叹,‘天下才一石,钱公得八斗,可惜董姬逝,从此无文出。’果然不是虚言。当然,这是他们不知道,其实他们所得的残篇其实就是钱成当初吟的全部内容。

    因为这段历史极其模糊,就连公认的正史也是数十年后的作者编写,所以有许多好事者写了不少钱成与董小满的故事,在这些故事里,毫无疑问,周公允成为了拆散这对良配的大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