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穿越小说 > 我当军师那些年 > 第三十七章 以汝为荣

第三十七章 以汝为荣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败了,横扫天下的金军竟然败了,这是完颜都不敢想的,也是燕王萧炽不敢想的,他本来以为依靠金军可以助他称帝,但是,现在竟然是一败涂地,金军被杀的十不存一,他没有了在京都称帝的念头,但是却从内心开始怨恨起了金军来,如果完颜都一开始肯听自己的,显然不会有这般结果。

    “今日,把周氏一族拖到城楼上去,叫周公允自刎,他若是不自刎,一刻钟给我杀一个,把头给我从城门扔下去。”这显然就是之前他之前给完颜都的提议,不过,完颜都对于自己金军的战力十分自信,不屑于用此等卑鄙手段,只想在董小满面前堂堂正正的一举战胜周公允。

    “殿下,要不要去告知金军?”田鞠有些担心。

    “现在的金人就是被拔了牙的老虎,管他们作甚,而且,这般做法,也是为了救他们,否则,周公允攻了进来他们有好果子吃?”燕王显然是不想在看金人的脸色行事了。

    “那,殿下,听说那董小满是周公允的女人,他很是在意,要不要去把董小满抓来?”

    “虽然金人死伤惨重,但是还没有必要和他们撕破脸皮,那董小满现在是完颜都的女人,我们没必要为了个女人和他们打起来。”

    “喏,微臣知晓了。”

    ***

    因为京都的城门为了不让梁军混上来,所以,不少人都被滞留在了城外,对于这群家伙,周公允算是网开了一面,愿意投降的燕军都俘虏了起来,至于金人,那便是毫无情面可讲,一律杀掉,不过,也是因为这群家伙,他们攻到城门的时候已经是城门紧锁了。

    长安乃天下第一雄城,大梁传承了几百年,时不时的便有皇帝翻修一下都城,如今的外城已是三丈有余,而且不放吊桥,整个环绕的护城河也是个难题。

    看着眼前的京都,梁军犯难了,怎么才能破如此雄城啊,曾经居住在京都的他们怎会不知道京都的雄伟?

    “子玉,可有办法?”周公允很是犯难。

    钱成不是神仙,怎么可能有办法?你说做滑翔伞?你当这里是山区啊?长安四处除了原哪里有山了?那原不过是些高点的土堆,最大的白鹿原还在城内,如之奈何?

    看着钱成的表情,周公允也知道不能催,还是让他好好想想。

    “叔父,快看,是祖父。”周奇看着城墙上被押上去的人竟然是自己的至亲,连忙叫道。

    “这金人……”周公允虽然不知道金人有什么要求,但是,把自己的族人押上城楼绝对不会是什么轻易便可达成的。

    “周公允,你给我挺好了,你现在马上在老子面前自刎,不然的话,每过一刻钟,我就让你在城下看见你的至亲的人头。”田畴的声音很大,整支军队都听见了。

    “无耻。”

    “卑鄙。”

    ……

    各种不中听的谩骂声从城下传来,但是田畴倒是毫不在意。

    “周公允,想好了没,你可只有一刻钟的时间,一刻钟后,你的老父亲的头颅就要下来陪你了。”田畴越是被骂反而越是开心,骂,很多时候就是弱者的表现,只有无可奈何的人才会骂,否则,直接动手不是更好?

    “燕王老贼……”周公允整个人都暴怒了,但是他不敢轻举妄动,他虽然和家族里不和,但是那只是因为他们不准自己和董小满在一起,更多的只是赌气成分。何况,在这讲究门当户对的时代,他们本来就没错,自己如果娶一个妓子为妻,恐怕整个家族都是脸上无光。

    周公允看着城墙上的老父和一众至亲,毅然而然的开始抽动腰间的宝剑。

    “将军。”马晋第一个冲了上来希望把他的剑按回去,不过,他哪有周公允的力气大,他不过是一个文官而已。

    “滚,谁敢上来,我便杀谁。”暴怒的周公允已经不可能在听任何人的话,狠狠的一推,马晋已经倒在了地上倒翻了好几个滚。

    就在这时,楼上的声音传来了。

    “公允我儿。”

    “父亲。”周公允听到了父亲的声音,立马向城门上望去。

    “公允我儿,汝万莫做傻事,如今我大梁被燕逆和金狗所袭,近乎亡国,亏得汝从凉州大胜而归才有了如今之势,吾甚为欣喜……”

    “老家伙,你乱说什么呢。”田畴是听出来,这老家伙和自己耍诈,明明和自己说帮自己劝降周公允,但是现在反过来是他不想让周公允来救他了,便一脚将他踢到了城墙的垛子上。这周老先生年岁已经花甲之年,如何受的了这一下,这一撞,竟然吐了血。

    “燕狗,我与你拼了。”周家的年轻一辈见到自己的祖父受到了这等待遇岂可罢休,一个个的要挣脱押送他们的士兵。

    “杀了。”田畴一点也不在意这群家伙,周公允无子女,这群家伙不过是顺搭上的罢了。

    “唰。”

    一刀下去,十余位周氏青年就被人头扔了下去。

    周奇看着被扔下来的人头整个人吐了口血便昏厥了过去,这里面,可是有他的两位亲弟弟。

    “公允我儿,我周家受大梁恩泽才得以延续至今,莫要管我等死活……”周老先生缓了口气上来,便又继续道。

    “老家伙,你找死。”田畴暴怒不已,抓起他便是一个大嘴巴,把周老先生整个人都扇的差点昏死过去。

    田畴像是提小鸡一样的提着这老先生,道:“周公允,我在给你一刻钟时间,你若是不自刎,我便让你见到你这老父亲的头颅,决不食言。”

    “狗贼。”周公允的眼睛如今是充满了血丝,整个血管都开始往外涌,青筋暴起,很是吓人。

    就在田畴毫无防备的时候,这周老先生不知哪来的力气,竟然一拳打在田畴的腋下,然后整个人向着城墙的垛口冲去,一纵身,便跳了下去。

    “拦住他。”可惜,已是晚了,没有人反应过来。

    “公允我儿,吾以汝为荣。”这是周公允最后一次听到他父亲的声音,他曾经是那般的厌烦父亲那絮絮叨叨的大道理,到如今,却是在也听不到了,后悔,不,是悔恨。

    ‘父亲,我在也不嫌您唠叨了,您起来,您是打是骂孩儿都乐意承受,孩儿再也不和你顶嘴了。’

    看着摔入护城河里的父亲,那模样,显然已是不成人型,周公允第一次觉得父亲竟然是如此的伟大,他下马,一步一步的向着护城河走去。

    “快,射他。”看着一步一步走来的周公允,田畴忽然觉得老天爷还是对他有几分怜爱的。

    可惜,没有人听他的,不管是城上城下,所有人都静静的看着周公允,只是这样静静地,静静地。

    “你们想造反吗?给我射。妈的,把弓给我。”田畴发怒了,很愤怒,这群吃里扒外的家伙,待会自己非要宰了他们。

    就在他一把抢过一名弓手的强弓之时。

    “嗖。”

    一支羽箭,穿喉而过,田畴艰难的转了转身,只见城下一女将正张着长弓,弦上已无一物,显然就是这女将射的这一箭。

    他很想骂,但是他已经发不出来半点声音,死神已经来临,就这样倒下,睁着双目,仿佛死不瞑目,这城楼上的士兵并没有去理会他,就仿佛死掉的这个人根本不是他们的长官,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家伙。

    周公允终于是走到了护城河边,他纵身一跃便跳了进去,他艰难的把自己老父亲的遗体给带了上来,看着不成人形的父亲,周公允感觉整个世界都开始变成了黑白色。

    “啊,啊,啊。”三声大吼,周公允朝着天空喷出了一道鲜红的血柱。

    此时在这长安城门,不管是城上还是城下,只有不时飞过的乌鸦‘呀,呀。’的叫上几声,打破这死一般的沉静。

    周公允终于是昏迷了过去。

    就在此时,长安城外城的吊桥竟然还是缓缓下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