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穿越小说 > 我当军师那些年 > 第三十六章 铁浮图

第三十六章 铁浮图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是那黄子玉叫你来的?”李清明听了牛蛮子的话,面色不善的问到。

    “是…,哦,不是,是周将军叫我来的。”牛蛮子这家伙真是跟着钱成久了,整个人都鬼精鬼精的了。

    “切,你不必给他掩饰,你就回去告诉他,等打完了姑奶奶再要他好看。”说着,也不理会牛蛮子,调转马头就朝着后面的赤霄军而去。

    “……“看着远去的李清明,牛蛮子只能为钱成默默祈祷了,果然,军师所言不假,女人太可怕了,特别是这种还武艺高强的女人,简直比那吊睛白额大虫都可怕。

    ***

    铁浮图不愧是金军的利器,一出动便把羌人的骑兵杀的大败,看着这些无坚不摧的东西,即使是如何凶狠的家伙都没了胆气,退,再退,退无可退,‘铁浮图’所过之地简直就是地域,完全的碾杀,不少羌人见此场景,连忙丢下武器投降,但是,对方却丝毫不顾及这些羌人是否已经扔下武器投降,见投降无效,不少羌人开始再次将一旁扔掉的武器捡起,做出抵抗,不过,这抵抗却显得是那么的无力。

    这群羌人,也就是看到梁军占了上风想上去捡个便宜,不想却吃了大亏,怪不得梁军不肯追击,把眼看到手的“胜利果实”让给他们,原来,一早就不安好心。

    钱成早就算到了这群羌人的德性,现在把他们逼到退无可退的地步才能发挥出他们最大的作用,即使是羌军死完阻挡了一组‘铁浮图’也无所谓,对于这些个异族,钱成从来就没把他们当自己人看过。

    羌人遇上‘铁浮图’简直就叫做横扫,没有起到任何的阻拦,羌人开始绝望,他们现在只想活着,不少人扔掉武器朝后面的梁军跑去。

    “遇敌不战自退者,杀无赦。”

    他们刚跑到梁军营前便被梁人用箭给射了回来,他们很想把梁人给杀尽,但是他们显然是不敢,除了周公允带给他们的恐惧以外,他们的身后还有不接受俘虏的‘铁浮图’,如果这个时候他们敢惹梁军,只会让他们死的更快罢了。

    捡起扔掉的武器,羌人终于开始抱着求生的意志开始了绝地反击,那一次次的冲击,终于是起了效果,‘铁浮图’因为这群被他们看为杂碎的家伙给拖慢了进攻的速度。

    “黄先生,我们这样做是否有些过分了?毕竟他们也算是我们带来的人。”马晋有些不忍。

    看着悲壮的羌人,钱成的表情里没有一丝的同情,那种东西,早就被他丢去喂狗了,在他知道凉州汉人的待遇的时候。

    “我给他们生路了啊,只要他们打败了‘铁浮图’他们就能活,虽然说几率比较小,但是还是给了条路,是吧,公允兄。”这等时候还笑的出来,马晋第一次感觉到了钱成的冷血。

    “嗯,是给生路了,非我所杀,何罪之有?”周公允这家伙,怪不得能和钱成成为知己,一样的这般冷血,马晋看着自己的将军,感觉心惊。

    他如何能知道钱成上辈子被异族践踏的汉人是和模样?两脚羊?军粮?呵呵,让钱成对他们这些异族同情,还不如让他去同情一头待宰的肥猪。

    整个地面都被血染红了,屠杀,一直是单方面的屠杀,这群‘铁浮图’就如同不会累的机器一般,从头到尾都没有停止过。

    天上盘旋的秃鹫已是不少,从远处被这血腥吸引过来的野兽也远远的望着这,就待两军打完他们便上去饱餐一顿。

    而正在那京都城墙上观战的董小满,已经是吐的整张脸都煞白,但是,她不敢走,她怕,她很怕这一仗如果她不看下去她便再也没有机会见到将军了。那个曾经喝的醉醺醺狠心的夺走了自己初夜的男人,在这几年的相处下来,已经成为了她此生都不能在忘却的男人。

    董小满答应完颜都的要求并不是因为她有多么的忧国忧民,她只是一个小女子,没有那种舍身为民的情怀,这样做,仅仅是因为将军的家族在这京都之中,虽然说将军嘴上不说,貌似和家族的关系也不好,但是,家族绝对是将军此生最重要的东西之一,自己绝对不能让将军遗憾终生。

    ‘若是你败了,那我便随你而去。’董小满不自觉的摸了摸那琴底藏匕首的暗格处。

    “姑娘。”看着董小满的动作,小萍扶着墙壁走了过来,她是已经整个人都吐得没了力气。

    董小满没有说话,只是将小萍的手握住,但是,小萍感觉到了那手上传来的颤抖,恐惧的,不止自己啊,即使是如姑娘这般的女子也是。

    终于,‘铁浮图’是将眼前的羌人杀的干干净净,他们看着眼前的拒马栏,丝毫没有在意,就这么朝着梁军冲了进去。

    完颜都很得意,‘铁浮图’的威力他是知道的,他们已经太多次的在关外证实了他们的威力,但是,这份得意并没有持续太久。

    “杀。”李清明一声令下,赤霄军冲杀了出来,他们的手中的武器五花八门,麻扎刀、提刀、大斧等等,若是之前,看到这种拿着短兵器的人敢对骑兵发起冲击,完颜都绝对认为这群人是傻子,但是经过了这么久的博弈,他可不认为周公允是傻子,那家伙,是个敢拿性命当赌注的疯子,但是绝对不会是个傻子。

    这群家伙冲向了‘铁浮图’,很果决,没有一丝的犹豫,然道他们没有看到之前那数以万计的羌人是什么个下场吗?斜卯阿云很疑惑。

    “殿下,梁军是不是傻……”他的‘了’字还没出口,战场上的情况让他目瞪口呆。

    只见这群拿着各种乱七八糟的武器,如同乌合之众一般的部队刚一交手便将好些个‘铁浮图’砍翻在地。这群家伙,真是可恶至极,马腿上没有保护,他们就专门砍‘铁浮图’的马腿,一马倒地则其他两马都要受到牵连,一时,整个‘铁浮图’都乱了,梁军趁着敌军大乱,本来早就已是憋了一肚子怨气,此时不杀更待何事?瞬间,倾巢而出,“手拽厮劈”,杀得金兵尸横遍野。

    “败了。”完颜都已经不忍再看,嘴唇被自己的牙齿咬破,却丝毫没有察觉到疼痛。

    斜卯阿云也整个人面如死灰,‘铁浮图’就这样轻易的败了?这还是我们金人为之自豪的‘铁浮图’吗?

    没有人回答他心中的疑惑,看着战场上的战况,燕王毫不迟疑的带着人便撤去了城中,完颜都也在万分不情愿中被斜卯阿云拖回了城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