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穿越小说 > 我当军师那些年 > 第三十一章 人与人最基本的信任呢?

第三十一章 人与人最基本的信任呢?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李将军为我军先锋,可有人有异议?”周公允在半天的惊异之后终于开了口。

    “李将军神勇,先锋之职舍她其谁?”钱成也开口了,不过有没有什么其他心思就不知道了。

    “末将无异议。”众将这下真的是心服口服了,没有人敢在用正眼去打量这个之前被他们称呼为‘小娘皮’的母霸王。

    “那便如此定了,李将军为我军先锋官。”周公允很开心,能得如此猛将做先锋,自己击败金燕联军的机会便又大了不少。

    “今晚摆宴,为李将军洗尘。”

    “谢周将军。”

    ***

    晚宴过后,周公允又把钱成留了下来。

    “你如何看?”

    “这李清明虽勇力过人,但我更加看好她的副将陈河图,听说这人正是子云兄的亲弟?”

    “嗯,我和他在子云兄府上见过几面。”

    “李清明能有如此副将是她的幸事,不然她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这个世上可不是武力便代表一切,我看此次她肯定会吃大亏。”

    “哦?”

    “其一,自持武力,不过剿灭了些南蛮便沾沾自喜,自以为天下第一;其二,这可是北国京都,可没有那么多山林给他们赤霄军机会,虽然不至于被对方撕裂,但是在北国作战还是骑兵为第一战力,而她的赤霄军别说良马了,就算是驽马都不多,而且即便我军把良马给他们他们也不见得能驾驭的了,每个骑兵都是需要大量的训练才能形成战力的。”

    这确实是很严重的问题,正如钱成所讲,赤霄军在这京都作战完全是属于客场作战,这不是他们最擅长的作战方式,反而是以己之短攻敌之长,十分的不明智。

    “那你为何刚才还……”周公允都有些不禁怀疑钱成是不是蓄意报复了。

    “她已经做到了这一步,若是我们不答应她,她肯定也不会听从,说不定就扔下我们自己去了,既然如此,何必要去将她逼走?不如想些办法,补救一番。而且我看有陈河图这家伙在,赤霄军也不会输得太惨。”钱成其实向着陈子云才走没多久陈河图便来了,那么必定是遇上了,而陈河图闭口不言,多半是就在他军中,有陈子云在一旁辅佐,加上陈河图本身就谨慎,所以他才下次结论。其次他才不会告诉周公允自己就是要报复那个不懂事的小丫头呢,不让你吃吃苦头还真把眼睛放到天上去了,哼。

    “想来,你是有办法了。”

    “去把这些东西准备好。”钱成将手上准备好的纸张交给周公允。

    “这是?”

    “你准备好就是了。”钱成懒得在解释转身就出了中军大帐,今天被这小丫头一阵惊吓,现在整个人都感觉累死了。

    ……

    钱成走后,周公允看着钱成留下的纸张“原来如此”,恍然大悟。

    ***

    第二日,待到赤霄军的后军都到了,李清明便急不可耐的带着部队出发了。

    不多时,捷报便传来,李清明连斩数员大将,燕军退守茂陵,燕军向金军求援。

    钱成知道,这肯定是有许多将领都看不起李清明一个女子为将的后果,狮子搏兔,亦用全力,这就是小瞧对手的下场。李清明这女性身份很多时候还真是个挺不错的一个伪装,谁能想到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女子竟然如此生猛?等一交上手你在反应过来那可是为时已晚。

    不过次日,赤霄军战败的消息就传来了,这次虽然一开始金人并不信燕军所言,执意要与赤霄军斗将,被李清明连斩了几将,幡然悔悟,不在斗将,大军出击,一举击败了不可一世的赤霄军。

    这一战也让李清明知道了,个人的勇武有时候还是作用有限的。幸得陈河图在陈子云的帮助下指挥得当,稳住了军心,缓缓退往礼泉,不过赤霄军也是损失惨重。

    再见李清明时,钱成觉得她的气势已经没有了之前的那般盛气凌人。

    “李将军,何必为此一败而气馁,没有哪个将军可以百战百胜的。”

    “你是来特意奚落我的吗?”李清明感觉,只要见到这个人便是气愤的不行,恐怕,这便是那些个算命先生说的,八字不合吧。

    “我可没有那个闲功夫,我只是想来告诉你,目空一切的人终究是会败的,为将者不可因为自己的脾性而轻易做决定,你的任何一个决定都关系着心甘情愿跟随着你的手下的性命,你的一时冲动,可能会让你后悔终生,要知道,这个世上愿意把自己的性命交给别人的人可不多,少一个都是你一辈子巨大的损失。”钱成感觉这样教训这个小丫头真是爽歪歪,这丫头还完全没得脾气。

    “你……”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死命的瞪着钱成,使劲的不让自己眼眶中的泪珠散落,不过瞪了一会后便开了小差,之前还没发现,这个‘登徒子’其实也长得不是特别差,呸,自己在想什么呢。

    “那些一开始百战百胜之将,终是落得一败涂地之境,从此将心陨落,一蹶不振,不负当年之勇,黄某人从来都不认为这种人有什么好值得夸耀的。黄某人敬佩的是那种屡战屡败,屡败屡战,最终成就不世之名的真正名将。”钱成没等这丫头反击,便继续说到。

    “屡战屡败,屡败屡战?”听到这句话,首先受感染的是与钱成一同前来的周公允,他不知道为什么钱成知道这么多,钱成年岁明明才弱冠上下。

    “本姑娘何时一蹶不振了?需要你在扯这么一大堆废话?你等着,下次出战,本姑娘必定把金人镇南王的头颅带到你面前来。”显然,李清明已经受到了钱成话语的感染恢复了过来,不过是死鸭子嘴硬不想承认罢了。

    ‘与子玉相交,不求深交,但得其一言,终生获益。’陈河图现在回想起昨晚自己兄长对自己说的话,当时自己是不以为然,现在倒是十分赞同。

    “子玉,你到底师承何人?竟能教出你这般的弟子。”周公允不是第一次问了,但是他还是忍不住。

    “公允兄,我不早就说过了吗,我智为天赐,一觉醒来,不觉自悟。”

    “呸,不要脸。”李清明恨不得去啐钱成一脸,这绝对是她见过的这么多文人里最不要脸的家伙。

    “算了,既然你不愿意将,我也不再问了。”周公允亦是不信。

    钱成现在真的很无辜,自己说的是真的啊,我是一觉醒来就穿越到了这个世界,对于这个世界的自己那不就是一觉自悟吗?为什么说真话还没人信,这人和人之间基本的信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