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穿越小说 > 我当军师那些年 > 第三章 破敌俘将

第三章 破敌俘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呜呜”

    张虎现在的心情非常的不错,看着前面败走的贼军,感觉自己浑身有数不尽的力气。这一路杀来,毫无吹灰之力便杀败了好几千贼军,果然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就这两下子还学人家造反。“呸,什么四大反贼天王,还赤眉军,呸。”

    “将军,前面有一个山谷。我们是不是先修整一下派人去查看一番?”

    副将好心的提醒却被某位正在幻想着自己灭掉赤眉军后继续出征,再一举灭掉其他三处反贼,然后晋升为天下兵马大元帅的张大将军给无情的拒绝了。

    “一群乌合之众,就算有埋伏我军又有何惧,所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我军当一鼓作气灭掉贼军,若是让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贼军逃走,那不知道又要费多少时日才能平定。”

    然后也不管还想再劝的副将,传令继续追击。

    “将军,此地杂草丛生,如今又是天干物燥,若是敌军施以火攻当如何是好?”副将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追上一路狂奔的张大将军。

    “是了,如此多的干柴怎么会散于路旁,不好,传令快撤,撤出山谷。”

    只是事与愿违,‘轰隆’山谷的两边出口巨石从天而降,断去了梁军最后的去路。

    “射,给我狠狠的射,他娘的,这样追着老子屁股赶,老子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委屈,射,继续射。”易封带着他的骑兵下马爬到了两边山崖帮忙,拿着弓箭边骂边射。

    完了,全完了。

    看着漫天的大火,张虎两眼呆滞,全身的力气都被抽干了一般。他知道他完了,这种小儿科的计谋自己竟然会上当,当真是利令智昏。

    就在张虎还浑浑噩噩之时,他那副将可不想站着被这火龙给吞噬。急忙拉着张虎往火还没有蔓延到的地方躲去。

    然而,这大火没有蔓延到的地方真的有吗?

    “李副将,前面有几条地道。”亲兵看见前面有许多人都不管不顾的向着不远处的地道口往里钻。

    “将军?”副将等待着张虎的决定,这绝对是一个圈套。

    “妈的,你想做烤猪吗?”张虎有些气急败坏了。

    “都给老子滚开,让老子先进。”亲兵在张虎张大将军的带领下杀出了一条血路,所有不管不顾的士兵都被他们砍翻。

    ***

    当张大将军从地道的出口出来时,只见洞口周围一圈全是弓箭手,地上全是死尸。

    “张将军,在下恭候大驾多时了。”只见从人群中走出一位青衫男子,在一堆穿着盔甲的将士中显得格外显眼。

    “阁下好计谋,是张某人输了,要杀要剐悉听尊便,若是想让张某人投降那是绝无可能,我张家世代受皇家恩泽,唯有一死以报皇但我这些个兄弟皆是上有老下有下,祈阁下饶他们一命。”张虎说的正义凛然。

    “将军,我等愿与将军死战!”亲兵们感动不已。

    “哦?我为何要饶他们呢?饶了他们杀了你,天天来行刺我?我钱某人做事喜欢一劳永逸,从来不喜欢给自己找麻烦。”没错,这人便是钱成,能在战场穿的如此骚包的也就只有他钱某人了,今日出来的时候还被杨大天王说了一顿,什么刀剑无眼,什么不穿盔甲如果不小心被地方的弓箭射中这般那般的。钱成嫌麻烦,所以便穿着盔甲出门,在半路便脱掉,穿上他早已准备好的骚包衣服。

    “阁下想如何?”张虎知道这人和自己说了这么久的废话,绝对不是一番大义凛然的话便能糊弄过去的。

    “很简单,放下武器,乖乖束手就擒。我保证不为难你和你的这帮兄弟。”钱成边说还边摇了摇亲兵刚刚给他找到拿来的羽扇。之前走的太匆忙,连这等装逼神器的忘记了,只好叫一名亲兵回去取来。

    “阁下当我等是白痴不成?”张虎对于钱成说的话,一个标点符号都不相信。

    “将军可还有其他选择。”钱成只是微微一笑。

    “放下武器。”张虎松开紧握着双拳,叹了口气。

    “将军!”

    “放下武器。”张虎嘶哑的低吼到。

    “明智之选。”钱成看着张虎与他的一众亲兵放下了武器,含着些许笑。

    “张将军乃是我军贵客,带着他们下去。”钱成阻止了手下人想将张虎等人绑起来的行为。

    “军师,地道中还有不少人在出来。”易封这次算是真的服气了,向着钱成请示道。

    “出来的杀掉,然后给地道灌水,我不想在见到一个活人从里面出来。”钱成的语气无比郑定,就如同决定蚂蚁的生死一般,易封这种久经沙场的老将也有些惧怕的躲开了钱成的目光。

    “阁下如此行为,不怕天怒人怨吗?”张虎还未走远,听到钱成的话,愤怒了。

    “张将军可记得你是如何出来的?杀自己人的时候可没见你如此啊。”

    “事急从权。”

    “好一个事急从权,哈哈,张将军,这是我这辈子二十余年来听过最冠冕堂皇的理由,哦,不对,应该是笑话。”

    “你!”

    “张将军莫要如此,钱某人此般作法可是在帮你啊。”

    “哼。”

    “张将军不信?如果让他们逃回去一人,只要把你砍杀自己人的英姿说给王异大元帅听听,人家可就不会管你是不是张司马的侄子,直接先斩后奏了,信不信?”

    张虎陷入了沉思。

    “张将军,你现在可要管好你自己的人,如果哪个嘴巴管不住你回去了可没好果子吃。”

    张虎一听这话,知道钱成这是肯定会放自己回去了,自己的人?恩,自己的亲兵都是从小到大自己带出来的,而且吃的也是自己家族的,不可能去卖主求荣,但是这个李副将可就不是了,如果被他给告发了,自己可就真的是死无葬身之地了。

    “末将已和将军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绝对站在将军这边。”看到张虎面色不对,这李副将也是个人精,连忙道。

    “牛蛮子,把那个说话的家伙砍了。”

    一旁的牛蛮子看着这帮杀了自己无数兄弟的官军早已是恨的牙痒痒,知道军师还有打算才忍住了自己的怒意,现在钱成听到这般命令,如何不喜,直接冲过去,三两下把那个李副将像逮鸡仔一样给拎了出来,一刀下去便成了两截。

    “你。”张虎想自己也是堂堂一名都尉,如今对方却在自己的面前将自己的副将砍了,顿时觉得面子上挂不住了。

    “张将军不必谢,下去好好休息吧。”钱成确是一句话将其堵死。

    “那多谢阁下了!”张虎气的咬牙切齿的道。

    “张将军客气了。”钱成说完还抱了抱拳。

    张虎气呼呼的跟着押送的将士快步走去。

    “军师,我们为何不留下一部分人作为要挟,不然这姓张的回去了在领人来攻怎么般。”看着张虎远去,易封不解的问到。

    “这等草包,我倒是希望他下次在来,如果是王异那老家伙来反而还是弄巧成拙。”钱成凭借着这具身体之前的回忆,知道王异那等老将绝不是这般好对付的。

    “而且啊,张虎这种人,不要想着要挟他,只有让他相信了没有把柄在咱们手上,他才会毫无顾忌的去想办法如何掩饰他这次的失败,这才是咱们所需要的。”钱成又骚包的摇了摇自己手中的羽扇。

    易封看着眼前这个清秀的年轻人,再也没有了轻视之心,只留下了深深的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