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穿越小说 > 我当军师那些年 > 第二十四章 冤魂

第二十四章 冤魂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播报】关注「起点读书」,获得515红包第一手消息,过年之后没抢过红包的同学们,这回可以一展身手了。

    “公子,你找我有事?”牛蛮子也是伤的不轻,他可没有钱成这般幸运,滚下来的时候不小心磕了一下石头,没有残废已是最好的结果了。

    “今晚,穿上夜行衣,去镇国公府的别院里给我把拓拔蔚然那头死肥猪给我逮出来。”

    “这……”

    “放心,没人管你们,你们只需要完事之后换套衣服后,把那死肥猪装进箱子里,正常模样的走出去就可以了。”

    “那行,这就交给俺了。”

    “你还是别去了,看你这熊样。”

    “别啊,军师,这种事怎么能少的了俺呢,我不管,我必须去,要不我就叫那四个家伙也不去了。”牛蛮子也是不管不顾了。

    “行,行,行,你去。”对于牛蛮子这种泼妇行为,钱成是很鄙视的,但是想到这憨货确实有可能会这样做还是答应了。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自己好心好意的考虑到他身体状况,这家伙还老大的怨气。

    “嘿嘿,公子真是个好人。”

    得,自已一顺了他的意思就成好人了,那自己要是不答应不就是坏人了?傻乎乎的。还有,不会用词就不要乱用,老子可不想被你这么个抠脚大汉发‘好人卡’。

    牛蛮子已经被钱成心中吐槽了无数次,但是对于这么个憨货,钱成是懒得张口了,这家伙脸皮比城墙拐角都厚,骂他他是一点也不在乎的。

    “对了,公子,为什么要抓这个家伙出来啊,一刀子结果了他不是很好?”牛蛮子觉得钱成这样完全是多此一举。

    “那太便宜他了。”

    “那把他弄出来了以后呢?”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钱成不愿在与这憨货多讲,独自走进了自己的书房。

    过了一会。

    “蛮子,你把这送到周公允那里去。”钱成拿着张纸递给牛蛮子。

    牛蛮子不认识太多的字,但是多少还是知道几个,只是会认不会写罢了。

    “长木,木什么?”牛蛮子认出了自己还知晓的几个字,反正也不认识,也不去多想了,拿着纸就跑了出去。

    “果然够狠,好一个黄子玉。”周公允看着自己手上的纸张只觉头皮发麻,这等酷刑,也亏得钱成想的出来,若是让这家伙去了廷尉府,恐怕就没几个人敢去犯法了吧。

    “这是?”吴副将见周公允这般模样,也是十分好奇。

    “自己看。”周公允将手中的纸往桌上一摆。

    “嘶,这……”

    “真狠。”吴副将感觉自己的整个身子都是激灵的一颤,憋了半天,才蹦出两个字。

    “是我错怪黄先生了,等会我便去赔罪。”吴副将也不是个死要面子的人,看到钱成这份计划已经知道自己错怪了人家。

    “随你。”周公允不在言说,坐下拿起毛笔,继续便回想边记录自己和钱成在推演中的对话。

    ***

    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天。

    今夜就是一点星辰都没有,不过,镇国公府依然是灯火通明。

    夏王府的牌匾已经被拆了下来劈了当柴去烧了,如今的牌匾是周公允前几日找大匠重新仿制的。

    “你们几个去前门,老子来守这里。”

    “喏。”几个守着侧门的士兵被吴副官给一并遣走了。

    “走。”牛蛮子一声令下,就从正在解裤子浇草的吴副将身后遛了进去。

    “今天天气真好啊。”一看这货就是没有这方面的经验,装的太夸浮了,这满天黑漆漆的,连个星星都没有,说不定明天还要下大雨呢。还好四周没有人管他,只是他自己在自言自语。

    牛蛮子按照周公允给的路线图一路进去,确实一个士兵也没碰到便到了偏房处。

    “砰。”

    “谁啊。”听见敲门声,拓拔蔚然十分不耐烦。

    “砰,砰,砰。”不见回声,拓拔蔚然有些心里毛毛的,但是还是忍不住心中的好奇走到门前开了点门缝。

    这不开还不要紧,一开,门立马被一推,拓拔蔚然一个不备,便向后倒去,连滚了几个后滚翻。

    “你们是什么人,你们不要乱来,救……”还没等拓拔蔚然大叫,一个闷棍下去,便已经昏死了过去。

    拓拔蔚然恢复知觉的时候,他感觉自己的全身都在颤抖,如此颠簸,自己在马车上?是谁?他们要把自己带到哪去?

    “你们是谁?”大喊之后,不小的回音震的他耳膜有些生疼,自己貌似是在一个大箱子里。

    “卡兹。”

    箱子被打开,看见的依然是蒙着面的那几个家伙。

    “你们…”没等他说完,又是一闷棍下来,然后,这家伙又陷入了昏睡。在这一刻他只隐约听到对方说了一声:“真吵。”

    待到拓拔蔚然再次有知觉的时候,他知觉得眼前又是黑漆漆的一片,不会是自己瞎了吧。还好,还好,他感觉到了布条,自己只是被蒙住了双眼。

    就在他为此庆幸不已之时,他又感觉到了不对,他感觉整个大脑都充血状态,自己貌似被人倒吊着,而且身上为什么感觉湿漉漉的?好刺鼻,不好,是火油。

    “周公允,你这小人,别以为本王不知道,老子知道是你,快点放了本王。”

    “给他解开。”

    这是?是了,这就是之前在周公允一旁明朝暗讽自己的那个贱民,连个官位都没有的贱民。对了,他叫什么来着去了?

    重见光明,并不见得是件好事,当拓拔蔚然眼上的布被揭开,一阵刺眼的金光差点闪瞎他的眼睛。

    待到他慢慢恢复了过来后,眼前这个地方,貌似,好像,肯定是自己的藏宝库。

    “先生,你这是什么意思?”每说一个字他都感觉很艰难,这倒立着掉久了整个人都是有些昏昏沉沉的。

    “没什么意思,********罢了?”

    “什么人?”拓拔蔚然脱口而出。

    “被你们羌人世世代代欺辱杀害的数百万汉人百姓。”

    “先生,你们周将军可是答应了我不杀我的。”

    “你现在还没搞清楚啊。”

    “什么?”

    “我可不是公允兄的手下,只是被他租来的临时参谋。”

    “你什么意思?”

    “公允兄答应了你,我可曾答应了你?”

    “你……”

    “好了,点火吧。”钱成一点也不想再和这种家伙在多说一句。

    “你不得好死,你……”各种污秽之言从拓拔蔚然的口中出来,但是钱成见他骂的越凶笑意便越浓。

    脚被烧的生疼,拓拔蔚然自己都闻到了烤肉的味道。火,从上往下蔓延,越来越疼,这股疼痛激发了他已经所剩不多的潜力,骂声越来越大,言语越来越脏。

    “真是个好地方啊,如此多的金银财宝,真是不知道其中有多少是我们汉人辛辛苦苦劳动了一辈子,甚至几代人积累下来的,被你们羌人一夜之间便抢来当做你们,哦,不对,是你,你们这些个羌人王的私产,哈哈,当真是可笑,这凉州千年来便是我汉人的土地,仅仅是因为你们羌人在适当时间跟对了适当的人,便使我汉人要陷入你们羌人数百年的鞭挞欺辱。”

    拓拔蔚然感觉钱成仿佛是跟自己在说话,又仿佛是在自言自语。

    “你们这群低贱的汉人,本来就是两脚羊的存在。”拓拔蔚然气息已经弱了许多。

    “你,该死;萧彻,该死;萧家,该死;大梁,该亡。”钱成没理他,他感觉自己的胸中积攒着无限的怒火。

    拓拔蔚然已经没有了声音,这密室之内,终于是恢复了平静。

    ***

    当钱成从密室走出来的时候,他感觉自己整个人都是处于亢奋的状态,他很想让自己平静下来,可是,显然是不行。

    “呕。”

    终于还是吐了,吐到最后连胆汁都吐了出来了,钱成不是杀人不眨眼的魔头,这等残酷的刑法在自己面前进行他早想扭头就走,但是,他知道,他不是为了他自己在看,而是为了这凉州几百年来无数被他们羌人残害至死的同胞,他们在借着自己的眼睛看着自己的仇人在烈火中化为灰烬,只有这样,他们的冤魂才会得以往生。

    “公子!”牛蛮子很为钱成担心。

    “没事,回吧。等会你去通知周公允,叫他命人来处理。”

    “喏。”

    Ps.追更的童鞋们,免费的赞赏票和起点币还有没有啊~515红包榜倒计时了,我来拉个票,求加码和赞赏票,最后冲一把!
第二十三章 羌王章节目录第二十五章 勤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