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穿越小说 > 我当军师那些年 > 第二十二章 神兵天降

第二十二章 神兵天降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封侯非我愿,但愿海波平。

    这句诗是周公允无意中听到钱成念出来的。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首诗,他感觉自己对于钱成的印象又发生了不小的改观。这人当真有此等胸怀?自己是否一直对他有些误解?

    当然,这其实只是钱成在回想自己曾经背过的诗,害怕自己忘掉而默念罢了,比如说这一句,全文他就记不得了,只记得这一句,当初自己读戚继光传的时候就因为这一句话喜欢上了这位‘孤独的将领’。

    一个美妙的误会,有时候比两人促膝长谈都有效,当然,周公允也不会给钱成促膝长谈的机会,如果真的要促膝长谈,其结果只会有一个,那便是有一句没一句的扯一会然后两个人眼瞪眼沉默到天明。

    大军从出征之日起已经是过了几个月,终于,梁军与羌军是有了遭遇,钱成也对于敌人的战力有了大致的了解。

    羌人这几百年间已经从游牧民族慢慢的发展成为半游牧半农耕的一个群体,他们虽然有些依然是‘逐水草而居’但是许多都已经是‘依山居之,垒石为室’。

    其实,光论步战能力他们不见得比梁军强,马战能力,虽说比梁军强上不少,但是也不能说是单方面的碾压,不过,对于已经被自己击败了无数次的梁军,他们拥有着绝对的自信,有时候士气的碾压远比单方面的战力来得恐怖。

    对于周公允大军的到来,羌军是不屑一顾的,之前来了那么多梁军都被自己给击败了,如今梁国的皇帝又派了这么区区叁万兵马前来送死,真是可笑。不过令羌人首领不爽的是,这群犹如绵羊一般的两脚羊竟然敢屠杀自己的好几支落单的族群。

    “找,给我把这只该死的苍蝇找出来,我要活生生的扒了他们的皮,让这群梁狗知道我们的厉害,我就不信了,在我羌人的底盘上他还能藏到地底下去了不成。”

    ***

    话说,周公允所带领的梁军跑到哪去了?

    原来,周公允自知自己如果和羌军硬碰硬,绝对是鸡蛋碰石头,必败无疑,故听从了钱成的建议,从凉州西南侧的狭窄小路而行,剑插羌人心口。

    “啊切。”早知道是这种该死的天气,真不该陪着这家伙来,还不如自己把计谋一献便找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等候周公允的好消息。

    是的,钱成现在感冒了,明明才是九月天,但是这鬼地方竟然飘起了鹅毛大雪,要知道,在这个时代,一个不好感冒都会要了人性命,因为此次出击为了最快赶到目的地,从而达到出其不意的效果,所有非战斗人员,除了钱成,全被周公允给扔在了凉州,叫他们自行躲藏。而且这附近还没有人烟,就是想找个郎中都找不到。

    可喜的是,在这冰天雪地的鬼地方,竟然还被军队里认识草药的家伙给找到了些草药,那家伙的老子是郎中。钱成吃了草药,感觉身体好了些,但是自此就开始走到哪都把铺盖卷在自己身上了……

    现在的钱成简直是梁军中一道奇特的风景线,不少士兵只要看见他卷着毛毯便是一副想笑却不敢笑的模样,那表情,简直就和便秘了一样。

    严寒,不是梁军唯一的敌人,现在梁军所行之处,已经不能再骑马,他们必须翻过一座又一座荒无人烟的雪山,这些雪山,显然是很少有人来的,连一条小路都没有。

    周公允是爱马之人,但是,现在他却吩咐手下杀马,将马留在这个地方,还不如让自己的士兵饱餐一顿,毕竟他们的粮草已经有些不够用了。幸好,是这等天气,多余的马肉还能带着,也不怕坏掉。

    每翻过一座山都会损失不少士卒,但是周公允是钱成‘慈不掌军’言论的忠实拥护者,只要钱成不死,其余人,能少死些那便是好事。而这些手下一方面是因为周公允的淫威,另一方面是已经到了这个地方,即便是自己反抗,那也不过是加速自己的灭亡,这个道理大部分人还是懂的。

    钱成感觉自己每次翻过一座山都是度过了一座鬼门关,还好自己把牛蛮子几个家伙给带上了,自己如果走不动了还能有人背着自己走上一程,不至于落队,不然,万不得已之时,为了军机,即使周公允不想,也恐怕不得不将其抛下让其自生自灭。也是这个时候,钱成才知道,原来牛蛮子这家伙是辽东人士,十来岁随着亲族逃难逃到了荆州,后来因为至亲一个个的离他而去,无牵无挂的他在某个偶然的机会便加入了赤眉军,机缘巧合之下的成为了自己的亲卫。

    经过了月余的艰难爬涉,大梁的将士爬山卧雪终于是到了,只要翻过最后一座小山便能到达目的地。钱成的的身体如今是瘦的只剩下骨头了,面色也能与陈子云那家伙有得一拼。

    但是,还没等他们高兴半个时辰,当他们爬上了山后,看着山崖的另一侧确是傻了眼。

    山的另一边整个斜度不超过四十五度,绝壁,这样的地形怎么能下的去,虽说是坐小山,但是也有个几百米高,若是一个不好便是‘粉身碎骨’的下场。

    西凉的山一到冬天,草木枯萎,根本就别想找到树藤做绳子,而自己的军队现在已经濒临崩溃的边缘,如果再绕个数百里,那么肯定会不战自溃。周公允对此也无可奈何,然道真的是天不助我?

    “公子,不要。”

    就在周公允踌躇不前不时,只见钱成将身上的毛毯扯紧,不顾牛蛮子的阻拦率先滚下了山坡,而牛蛮子五人看到钱成的做法,也顾不得其他,学着他的样子,把毛毯往身上一裹便也跟着滚了下去。

    “快些下来,我们没事。”钱成对着山上的众人大喊。其实,他哪里是无事,全身都如同散架了一般,他现在感觉自己已经离再次穿越不远了,当然,也不知道还有没有在穿越的机会。

    “黄子玉区区一文人都有如此胆魄,我等岂可落其之后,惹天下人笑话。”周公允只留下了这么一句话便也效仿着钱成的模样滚下了山崖。

    其实,钱成在这支军队里这么久了,许多将士都是看不上他的,不过就是会拽两句屁用没有的诗文,便得到了将军的特殊照顾。但是这一次,确实是让他们刮目相看了,将军能看重之人果然不会是平庸之辈。

    就这样,大梁军队随着钱成与周公允的步伐,如神兵天降一般,真正的达到了他们预先料到的效果,直插贼人中军,一举端掉了羌人王庭。

    当梁军攻到羌人王庭大帐时,羌王拓拔蔚然正与大小首领举行晚宴,这时,他才知道之前来报信的那个被自己砍了的家伙不是胡说八道。
第二十一章 出征章节目录第二十三章 羌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