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穿越小说 > 我当军师那些年 > 第二十章 幕僚

第二十章 幕僚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回去又是夜半十分,坐了那么久,钱成感觉自己的全身都有些酸疼。虽然如此,但是收获良多,名将果然不愧为名将,就算自己不时的用上辈子前人的奇谋也是输多赢少。

    ‘战,则当以势压人,正为主奇为辅,如是片面的用奇,让人早有防备,则必将使己方陷于万劫不复之境。’回想其周公允的这句话,钱成就颇为感慨。

    自己从穿越过来在赤眉军做军师开始一直就是弱势的一方,所以很多时候都是想些奇谋以弱胜强,但是,战争,其实不只能全靠奇谋。诸葛亮一生稳重,所以一招空城计才能使司马仲达惧怕。

    战争,更多的是在打国力,国家的粮食储备,国家的军械技术等等。说到底,国家打仗就是在烧钱,你烧的多,不一定能赢,但是胜率绝对是比烧的少的大得多。

    为什么以弱胜强的战役总是会被历史铭记而大写特写?说句不好听的,就和物以稀为贵一样,少,所以才会被如此多的人所推崇。

    本来还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轻视过这个世界的天下英杰,但是,这一次,才知道自己还是有些小看了。

    此次进京恐怕是自己这么久以来最正确的抉择了,骑在马背,望着满天的星斗。

    ‘这个世界的史册,必将有我钱无忧一席之地。’

    ***

    第二日起来,又到了晌午,还好钱无忧在这个世界是无亲无故,如果要是有个长辈在,恐怕他非要被活活骂死,睡懒觉现在可是被视为洪水猛兽的存在,浪费光阴简直就是世界上无耻之事。

    “公子,周将军有差人来了。”看见钱成推门,牛蛮子连忙道。

    “哦,又是推演?”

    “这个,俺就不知道了。”

    “好吧,人走了没?”

    “走了,我告诉他说你出去有事去了。”

    好吧,这么老实的个家伙也被自己污染了,不愧是近朱者赤近墨者……呸,呸,呸,老子才不黑呢。

    待到钱成再在来周府,这次,那些守门的士兵没有再阻拦他,自找没趣的事没人喜欢干。

    再次被下人带到了周公允的书房,看着正在练字的周公允,钱成不禁有些哑然,显然,这家伙的字是比自己好上不少的,狂草,一点也不像是他这样的人写出来的。

    “你来了?”

    “嗯,来了。”不知道为什么,钱成每次和周公允谈话的时候自己的话也会变少,根本不知道和他说些什么。

    “今天我上朝了。”

    “嗯。”

    “你不问我上朝为什么要把你叫来?”

    “要说你自然会说。”

    “陛下叫我西征羌人,他们又反叛了。”

    “哦。”

    “我想请你做我的幕僚。”

    “这么相信我?”

    “信不信不重要,我只需要能帮的上我忙的人。”

    “可以,我答应了。”

    “条件。”

    “爽快,我要黄金千两。”

    “贪。”

    “漫天要价,坐地还钱。”

    “五百。”

    “成交。”

    “好像我亏了。”

    “放心,到时候你就绝对不会觉得亏本的。”

    就这样,钱成便把自己给已五百两黄金的价格给卖掉了,哦,不对,这应该算是租,不过就是费用过于昂贵。

    钱成洋洋自得的出了周府。

    今天,周公允没有留他,因为他等会还要去军营安排出征的事宜。

    ***

    刚回仙客来不久,钱成便被牛蛮子喊着下去点钱,这骠骑将军府的办事效率就是高。

    “蛮子,你把这些黄金交给咱们城里的其他兄弟,叫他们带回去。”

    “军师,这点钱带回去干嘛。”牛蛮子是知道钱成出来所带的钱财数量的。

    “叫你去你就去,问这么多干嘛。”

    “军师,俺虽然笨,但是这点钱别说其他了,就是带回去还要小心遇上强人,还不如你自己留下来花销,反正你没钱了还是要去找天王要,何必浪费这些功夫,不是白折腾人嘛。”

    “你这憨货,还长本事了,顶嘴的技术是见长啊。”

    “那都是军师教得好。”牛蛮子还嘿嘿的饶了饶头。

    “去你的。”钱成一个鞭腿踢在牛蛮子的屁股上,牛蛮子倒是没事,反而把自己的脚给踢疼了,别人屁股都是软的,这憨货竟然连屁股肉都这么实,真是该死,早知道自己就该先去找跟棒子。

    “好了,其他你也不必知道了,就让回去的那些兄弟说这是我钱无忧在京都的第一笔获益,而且我可能要用这假身份去一趟西凉。”钱无忧不担心杨颖会怀疑自己,但是这表面的功夫还是要做的,毕竟杨颖的手下可有很多还是怀疑自己此来京都的目的的,这份钱虽然不多,但是还是能给杨颖个借口堵下那些居心不良之人的嘴的。

    “好吧,军师还是嫌我笨。”看着牛蛮子一副幽怨的如同深闺怨妇一般的表情,钱成只觉胃中一阵不知名液体翻滚,连忙上楼把们一关,在那夜壶处干呕了起来。

    ……

    有的人是为了钱,有的人是为了名,只要这个人有弱点,那么这个人便值得一用,否则,太完美的人是绝对不会得到上司的赏识的,上司只会时刻防备着你,担心你什么时候把他给顶了下去。有时候做人便是如此,就算是很懂,但是有时候也要去装傻,就算没有弱点也要不时的给自己制造点弱点出来。

    钱成是如此,而周公允又如何不是如此,这朝堂之上,只要说到周公允,他们不是说他英勇善战,剿灭了多少敌人,更多的人是在说他贪财好色,为了一个妓女而和家族的关系十分僵硬,每次出征胜利都要卷走不少钱财花销到临江月去。

    当然,也不完全是掩饰,周公允确实是爱上了董小满的,所以他在自己正室夫人去世之后连纳妾都没有纳过,他答应过董小满会娶她,但是家族的族长却不允许他将董小满娶回家,堂堂骠骑将军,你纳妾随便你怎么抉择,但是娶妻娶一个妓女,那是绝对不行,有辱门楣。

    对于董小满,周公允只愿意八抬大轿把她给娶进家门。纳?周公允是从来想都没往这方面想过,那不止是对董小满的侮辱,也是对于自己与董小满情意的玷污。所以,他独自在这京都一住便是五年,此间再未回过宛城的家族中。不要说家族了,就算是皇帝给他安排的亲事都被他一股脑的全推了,这,也是为何他这位十四岁便随父从军,十八岁便名扬四海的堂堂骠骑将军在京都闲置五年的原因。
第十九章 周府章节目录第二十一章 出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