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穿越小说 > 我当军师那些年 > 第十四章 临江月

第十四章 临江月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黄公子,真是恭候多时了。”陆掌柜见钱成一行人到了,连忙出来迎接。

    “陆掌柜客气了。”

    “来,来,来,我们上楼说话,这次我给黄公子引荐几位我的老朋友,就是不知道黄公子介不介意。”

    “初到贵地当然是要多结识些朋友,难得有此机会,在下还真是要好好谢谢陆掌柜能给这么个机会呢。”

    “黄公子真是太客气了。”

    “请。”已经到了订好的包间,陆掌柜右手向前轻摊,请钱成进去。

    在这中途还惹了点不大不小的笑话,牛蛮子那憨货一开始还死活不肯离开钱成,还是钱成好生的把他劝走,才让人带去了另外一桌招待他们的房间。

    “这位就是我跟你们说的黄公子,别看人家黄公子小小年纪,但人家可是荆州黄家的千里驹,此次来长安也是听从父命前来游学的。”刚进来坐下,陆掌柜向着那一桌穿绸裹缎的家伙介绍着钱成。

    “不敢当,不敢当,陆掌柜谬赞了。”钱成连忙起身给做了个礼。

    “黄公子真乃谦谦君子也。”

    “黄家家教当真是极好。”

    “黄家有此千里驹,日后定能飞黄腾达。”

    ……

    在一众人的吹捧中,钱成只是摆着手道:“哪里,哪里,各位谬赞了。”

    终于,互相的吹捧结束了,陆掌柜向钱成介绍着这桌上的一众人。

    这几位呢基本都是其他几个和他钱庄有合作的钱庄掌柜,也就是其他几个承认他的银票的钱庄,当然这些个家伙这么做也只是卖王爷个面子罢了。其实他本来是不准备叫这几个家伙的,毕竟金主就只有一个,若是被他们给忽悠的把钱存到他们的钱庄去那可就大事不妙了,不过自己的钱庄里不知道哪个大嘴巴把这个消息给泄露了出去,他们自己找上了门,不得已,所以才有了现在的这一幕。

    钱成艰难的应付着这群家伙,虽然很烦,但是也不好表露出来。

    待到酒足饭饱又聊了大半个时辰后,陆掌柜才把这群烦人的苍蝇一个一个的送走。

    “黄公子,不好意思,这本非我本意。”

    “陆掌柜何须如此,我早已看出来了,若是你先前就请了他们,想来他们也不会如此露骨的表示了。”这翻交谈中,最令钱成感兴趣的是这群人中有一个姓马的掌柜的,他表示只要自己把钱存到他的钱庄里还会给自己一定的利息。要知道,在现在,钱庄存钱都是要费用的,能这么超前的提出利息这么个新鲜东西,真的让钱成收去了那份轻视之心,这个世界连商人都没有一个是易与之辈,何况那些在朝堂上呼风唤雨的家伙呢。

    “黄公子你可千万别信那姓马的老东西乱说,那老东西的钱庄如今每年都亏的不少,现在正是疾病乱投医,如果你把钱存他那里,不知道什么时候便连他钱庄的影子都看不到了。”陆掌柜在看到钱成颇感兴趣的和马掌柜谈了几句便是如临大敌,现在更为担心。

    “陆掌柜,你把我黄子玉当做什么人了,我这人岂能为了这么一点小小的利益便会舍弃朋友?你这般说话我真的很失望了。”

    “是,是,是,是老朽乱说话了,这嘴啊,该打。”陆掌柜说着还真的狠狠的扇了自己几个大嘴巴。

    “陆掌柜这是作何。”钱成虽然是这么讲,但是一点也没有上前阻止的意思。

    “老朽作为赔罪,今夜带黄公子去我们长安最大的临江月,一切开支由老朽承担。”

    “临江月?何处?”

    “就是男人寻欢作乐的地方。”陆掌柜小声的给钱成解释到。

    “哦,就是青楼啊。”钱成看着这老不修猥琐的模样,满不在乎。

    “黄公子可切莫小看了这临江月,这临江月可不是一般的青楼。”

    “如何个不一般,然到他还能变出什么新花样来不成?”钱成有点兴趣了。

    “黄公子,你是不知道,这临江月里的姑娘可不一般,那可都是那些犯臣的千金,以前可都是货真价实的千金小姐。”

    “官妓?”

    “对,官妓,但是又不全对。”

    “何解?”

    “这临江月是我朝文皇帝特许,罪臣之女若是能有过人之文采便能入驻之地,在这里的女子不必卖身,若是相得意中人便由临江月出资将其嫁出。当然,现在是不可能了,一百多年下来规矩虽然还摆在那,但也不过是个摆设罢了。”

    待到这陆掌柜讲完,钱成忽然想起来了,好像在这个身体的原主人记忆中,有过这么一段。实际上不过是因为这位文皇帝看上了人家一名罪臣的女儿,为了堵住大臣的嘴玩的这么一出,那个最后被他弄到宫中的女人还做到了贵人,不过最后的结局不是特别好,不然也可以传为一段佳话了。

    “哦,这种场所岂是在下能进去的?”

    “不是还有老哥我吗,你听我的就成。”

    “那便恭敬不如从命了。”

    “嘿嘿。”陆掌柜的脸上露出了男人都懂的模样。

    ***

    临江月正如其名,临着浐河,整栋楼都刷的洁白,而且是个圆形的建筑,远远看去还真如满月一般。

    陆掌柜拿着个牌子给看门的护院的看了一下,那护院就将他两人放了进去。

    钱成是第一次见识这个时代的青楼,毕竟之前都陪着赤眉军在一路逃窜,他倒是早想见识了,可是却没有机会,如今第一次进青楼,心中还真的有点忐忑。

    走进临江月第一个感觉是淡雅,茉莉的香味从中飘来,让整个人都有些迷醉在这香味中。

    “黄公子。”陆掌柜看钱成忽然停了下来,转过身看着钱成的模样,轻声道。

    “哦,让陆掌柜见笑了。”钱成感觉自己这次真的是丢人丢大了。

    “黄公子不必在意,第一次来这临江月的比您更加不堪的那是数不胜数。”

    “那我还是很不堪咯?”

    “咳,咳,哪有,是我这老家伙不会说话。”好生安慰他还被他一句话把自己呛到了,真是可怜的陆掌柜。

    再往里走,虽然钱成没到过青楼,但是他确信,这临江月一点都不像青楼,反而像是那种供人聊天喝茶的好去处,隔间很多,但是大部分隔间中传来的都是丝竹之声,还不时传来朗朗诵诗声。在整栋楼的中心,有一个大舞台,就如同前世歌剧台一般。

    “为何这个时候会有茉莉香?这个时节茉莉花开还没到时候吧?”

    “这就是黄公子不知道了,也不怪,荆州那地方本来就偏远,不知道也正常。这香味可不是真正的花香,是西域那便传来的特制办法,将花处理后将花的香味与药水融合,每到需要之时便把这药水喷出便可有这和花香一般无二的香味了。”

    “原来是香水。”

    “错,什么香水,这可是香露,千金难得的香露,那种普通的香水才可以保存几天?怎可和这金贵的香露比,也只有临江月此等档次的地方才用的起。”

    ‘得,这个世界还真有这个称呼,自己还被鄙视了,没见过世面的土锤,老子上辈子随便买瓶香水都能保质三年以上呢。’钱成看着陆老板的模样鄙视的想到。

    终于,陆掌柜在来到了二楼一个挂着‘兰欣阁’的隔间停了下来。

    奇怪的是,此刻并没有他想象中的,如前世电视剧里一般的老鸨带几个姑娘进来让客人挑选的情况,只是一个小厮拿着笔墨进来。

    “这是?”钱成疑惑的向着陆掌柜望去。

    “哦,黄公子,来的匆忙,我也忘记和您说了,这临江月的规矩。”陆掌柜有心卖弄,清了清嗓子,接着道。

    “这临江月与普通的青楼不一样,其他的青楼有四种女子,黄公子想必也是知道,老夫也就不在此卖弄了。而临江月里只有两种,书寓和长三。这书寓呢,便是我之前跟你说的那种,这种姑娘卖艺不卖身,而且你就算是有钱但是没有好的文采人家姑娘也不会理会,若是你有过人之文采,那么这些姑娘便会将你请到他们的阁间亲自接待。而这长三呢,都是月临江从小买来培养的,琴棋书画也是无一不通,随便拿出一位,在其他任何一间青楼都能当做头牌了,虽说卖艺也卖身,但是呢也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起的,待会你就会看见这些姑娘出来在月台上表演,每表演一位便会有一次叫价,若是价最高者便可带上楼上的房间与其共续良宵。”

    “哦,原来如此,有点意思。”

    陆掌柜讲解完了,便将自己早已准备好的诗小心的从袖子里掏出,递给小厮。

    “不好意思啊,黄公子,此次来的匆忙,没叫人帮你也作一首。”

    “无事,在下也无需人代作,既然来此等高雅之处不自己作诗岂不可惜。”钱成恬不知耻的吹嘘着,他的那点墨水,作诗?还是算了吧,老老实实的抄吧。

    “请。”小厮看钱成信心满满的样子,便将已经磨好墨的文房四宝轻放在隔间的桌面。

    钱成刷刷刷的一阵龙飞凤舞后,陆掌柜看了眼,惊呆了,这诗,竟然将这隔间的名字也带了进去。

    ***

    兰叶春葳蕤,桂华秋皎洁。

    欣欣此生意,自尔为佳节。

    谁知林栖者,闻风坐相悦。

    草木有本心,何求美人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