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穿越小说 > 我当军师那些年 > 第十一章 激情演讲

第十一章 激情演讲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PS. 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起点』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钱成无奈的摇了摇头。

    “军师。”杨颖也是无可奈何的希望钱成能想出个办法来。

    “这恐怕不可能,如今之势若是想让他们不为军资发生争论唯有收了他们的兵权让天王您来统一分配,但这显然是不行的。”钱成苦笑着。

    赤眉军虽说天王杨颖是头目,但是实际上底下的将军都各自有各自的队伍,各自也有各自的驻地,他们只是在大事上听从杨颖的号令,毕竟这些手下都是他们自己带出来的,只是后来杨颖势大前来投奔而已,按照之前一直以来的规矩,谁缴获的东西除去上缴给杨颖的那部分其他都是让其自己处置,此次安九能听从钱成的建议已经是给了钱成天大的面子了。

    现在的赤眉军就如同后世的公司,这些个子公司都是挂靠在你身上,希望在你手上得到些好处,如果你这个时候不给人家好处反而要把人家给吞并了,谁能愿意?

    在这乱世之中只有自己手上有兵有粮才会有生存的把握,如果把这些交了出去,处处受制于人,天天把自己的脑袋记挂在别人手里,一旦犯错便要交出去有谁能愿意?只要自己实力够强,就算自己犯错了,谁又敢动自己分毫?

    不要想着什么虎躯一震,这些个人就如同傻子一般将身家性命一股脑的交给了你,能在这乱世活下来的没有一个不精的,钱成唯一的优势便是他从上辈子读书所得到的知识和前人战斗所成功的经验,他可以从这些经验中总结出最适合目前情况的战略。

    “哎”看钱成的模样杨颖也知道这个时候不亦在为了这点小事而致使自己的军力受到损害,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

    这潜规则之所以在中华大地数千年都无法改变,那便是因为他在某个利益集团成立之初便已成为所有人的共识,如果有人敢破坏这份规则,那么他就是这个利益集团共同的敌人,不怕你没能力,只怕你不懂规矩,破坏了团队的和谐,这在上辈子的现代职场上亦是屡见不鲜。

    “天王,那群俘虏暴动了。”就在钱杨二人沉默不语之时,传令兵从门外急急忙忙的冲了进来。

    “嗯,这帮家伙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不成,一并砍了。”杨颖对于敌人从来都不会手软,哦,也不能这样说,至少曾经杨天王对于那些个长沙城的世家大族手软过,但是在自己对抗朝廷军队被这群世家里应外合导致兵败以后,现在杨颖已经不会对任何敌人手软。

    “慢,天王,这些俘虏押送过来数百里都没有暴乱,但是在我们的驻地却暴乱了,这其中肯定有什么事情发生,我们先去看看在下决定不迟。”

    “那,既然军师都这样说了,便去看看吧。”杨颖对于钱成的话还是十分重视的。

    ***

    看着眼前这被血然后的地面,钱成皱了皱眉。

    “都停手,天王来了。”传令兵一声大喊,止住了单方面的屠杀。

    “怎么回事,安九,你来说说。”杨颖十分不满安九在自己的驻地上杀人,这是不给自己面子啊。

    “天王,这群孬种,也不知道是听到了什么风声,说我军曾经屠杀了数万的降卒,如今我军把他们带回来只是为了在一次的屠杀,所以……”

    钱成明白了,这是自己上次下令杀俘的后遗症,但是当时的赤眉军确实没有能力看押那么多的俘虏,而且赤眉军被官军杀的士气全无,需要那么一次屠杀来重整军心。

    “叫他们停下吧,这是我所造成的,我来处理。”钱成知道这种时候如果自己不站出来,只会引起手下将军的更多不满。

    “都停下。”安九的一声令下,他的那些个手下也住了手,只是面色不善的盯着眼前这些该死的家伙。

    钱成清了清嗓子,走上前去。

    “你们几个,跟着军师。”杨颖担心钱成的安危,连忙叫手下的那几个侍卫跟上去。

    “不必,天王放心。”钱成挥了挥手拒绝了杨颖的好意。

    钱成从赤眉军中一步一步的走进了俘虏的官军之中,气势十足,没有丝毫的惧怕,官军们知道这家伙绝对是赤眉军的重要人物,只要抓住他要挟,绝对会有一些收获,但是,没有人敢动。

    钱成走的很慢,气息均匀,一点也不慌张,所有看到他走来的官军都不自觉的给他让开了一条道路。

    终于,钱成停了下来,他的面前是一块大石头,他缓缓的爬上石头上,站在上面,鹤立鸡群。

    看着下面的那些无精打采的官军,钱成转了一圈,仿佛将他们每个人都望了一遍。

    所有的官军都不敢直视他的眼睛,只要钱成目光所到之处,那一块的士兵都不自觉的低下了头。

    “你们都是群孬种。”钱成的第一句话就让俘虏们炸了锅。好怀恋这种感觉,当初自己第一次走上这种万人瞩目的演讲台是什么时候了?上辈子?五年前?好久,真的好久,久到自己都快忘了这种感觉了。

    “是的,你们就是一群孬种,我从来没见过你们这样垃圾的军队。”钱成边说边用手指着他们,他的这种行为让杨颖一众人替他捏了把汗,安九,现在正担心的准备随时发号命令让手下将他救出来。

    “你们可知道做为一名军人是为何?”钱成底气十足的这一问把所有的的俘虏的冲动都先按捺了下来。

    “你们中可有人有种说句话?”钱成看着鸦雀无声的官军。

    “妈的,死就死,老子什么时候没种了,老子当兵就是为了吃粮不饿死,在赚些钱养活家人。”终于,有人大声的回应了钱成。

    “好,说的好,我喜欢和有种的男人说话,他说的不错,现在当兵就是为了吃饱,为了活,为了让家人更好的活着。”

    “但是。”

    “只是为了这个当兵,那么你们这样的兵即使是身经百战那么我也不会要你们,你们还不如老子手下养的一条狗。”

    “军人,守土安邦是为天职,即使是土匪,也知道兔子不吃窝边草,保护自己领地的百姓,而你们,确是连自己手下的百姓都要残杀的杂碎。”

    “不要给老子讲什么大道理,如果不是你们这群贼人,荆州会成为这个样子吗?”看着指着他们鼻子骂的赤眉贼,有人忍不住了。

    “哦,那你们的意思是我们赤眉军屠城了?是我们赤眉军将百姓驱逐?是我们赤眉军下令让你们这群杂碎去追杀百姓的?”钱成的三问把所有人都给问住了,这群官军确实没有什么文化,但是他们人类最起码的良知还是有那么一点的。

    胡老三就是这正在被钱成指着鼻子骂的官军中的一员,他不懂什么大道理,只知道不当兵就会被驱逐出城,所以他从老实本分的农民成为了残杀自己乡亲大军中的一员,他的内心不安,但是却一次次的劝解自己,自己只是迫不得已,直到他看着自己的同伴亲手杀了自己一个乡里的乡老,他那时候整个人是懵的,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做了官军,但是却要自己来杀看着自己长大的长辈,那个长辈待他很好,从小没有父母的自己曾经受到过他不少的帮助。他很愧疚,但是他不敢有任何的埋怨,怪只怪这些个乡亲没有能力从军,但是内心的不安使得他每次回师的时候都会去一趟寺庙,他的赏钱也基本都捐给了寺庙,只希望这些个亲人真的能在这群大和尚的往生咒里得到超度。

    “你们杀百姓的时候可记得自己的亲人?也许你们本身许多人之前就是百姓,只是迫不得已被逼成了军人,但是当你们的屠刀挥起的时候可曾想到自己那些因为身体年龄无法达标而被驱逐的亲人?也许你们每一刀都挥在了自己同伴亲人的身上,这种你杀我亲人我杀你亲人的自我欺骗和你们亲手将自己的亲人杀害有何区别?”

    大石之下已有不少人泣不成声,正如钱成所言,他们一直都是这样欺骗着自己,并且还有不少人是看着自己的亲人在自己的眼前被杀害,却不敢出声,这种内心的煎熬比任何的苦难都扎心。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如今的赤眉军营帐已经收留了不少百姓,其中,可能有你们的亲人,也有可能有你们的乡亲,你们可以去亲眼看看,我们赤眉军是如何做的,是否真的如同有些居心不良之人所言残害苍生,你们,我不强求,愿意当兵的可以继续跟着我们赤眉军一起让整个荆州乃至整个天下再次恢复和平,不愿再当兵的,可以解了军职,重新做回百姓,我们赤眉军,从来都不是百姓的敌人,我们的敌人,只有一个,那就是那些尸位素餐的官员。“

    “是他们让我们赤眉军不得不反,也是他们让整个荆州都陷入了困境,如果有口饭吃,谁愿意去和朝廷作对?但是,现在这种境地,只有我们一同怀着必胜的决心,才能让这群尸位素餐的家伙明白我们的力量,让他们不敢在小看我们,让整个朝廷都明白如果仅仅是靠这群鱼肉百姓的家伙来祸害乡里,那么迟早我们百姓也会让他们后悔。”

    “只有有实力的人才会让对方不敢小看,我们的军队就是要让朝廷看到百姓的力量,即使我们赤眉军最终灭亡了,那么朝廷也会认识到得罪百姓的后果,从而升起忌惮之心,不敢在欺压百姓。”

    “现在,有谁愿意与我军共赴大业?”

    “我等愿意。”钱成的最后一句说完,这些官军的回复虽然还是带着哭腔,但是,是如此的铿锵有力,和当初的死气沉沉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整座无名小山都仿佛被这股声音所震撼,发生了轻微的颤抖。

    【马上就要515了,希望继续能冲击515红包榜,到5月15日当天红包雨能回馈读者外加宣传作品。一块也是爱,肯定好好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