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穿越小说 > 新大明帝国 > 正文 第六十七章 老liu氓与小流mang

正文 第六十七章 老liu氓与小流mang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台湾以东太平洋上。

    九艘飘扬着民华旗帜的战舰漂浮在海面,最强大的太平号护航驱逐舰上,民华驻美舰队司令林遵上校,一脸苦涩地看着四周。

    在他们四周,是六艘巍峨如山的巨舰,顶部红色龙抱日月旗猎猎舞动,一个个黑洞洞的炮口正指向自己。

    “这就是那个大明帝国?”

    他用有些梦呓的语气问身旁军官,杨元首崛起的这段时间,他一直就在米国,虽然米国华侨中也在传颂他的光辉事迹,但毕竟都只是传说而已,现在强大的大明舰队出现在面前时,他才知道那一切都不是传说。

    “四艘战斗级大型防空驱逐舰,两艘殖民地级轻巡洋舰,那是什么?可畏号航空母舰?这是大明舰队还是不列颠舰队?它旁边的是什么?加里宁号重巡洋舰?”

    林遵看着视线尽头,那里是一艘巨型航母,在航母旁边还有一艘巡洋舰,前后三座三联主炮,依然维持原状的苏联海军涂装非常醒目。

    “应该是,看来他们把这艘巡洋舰修复了。”

    他身旁军官艳羡地说。

    “我们什么时候也能有这样的舰队?”

    林遵苦涩地看着身后,七六毫米舰炮那纤细的炮管看着恍如牙签般。

    “怎么办?”

    他身旁那名军官看着洪武号巡洋舰上打出的旗语问道。

    后者正在命令他们转向驶往安不纳岛,否则就将开火击沉,这可不是吓唬,刚才这艘巡洋舰那十二门一五二毫米主炮,已经在他们前方打过一轮齐射了,就这东西威力,太平号和太康号或许还能多撑几分钟,就后面那些永字头扫雷舰,基本上一炮秒杀。

    “还能怎么办?难道你还准备打不成?”林遵一脸憋屈地说。

    就在这时候,一名军官拿着电报上前说道:“长官,南京电报,要我们按照他们的要求做!”

    这下好了,连犹豫都不需要犹豫,九艘军舰立刻转向驶往巴士海峡,而洪武号六舰则分成两列纵队夹它们而行,可畏号航母在加里宁号保护下,在舰队后面尾随,就像押解犯人一样,押送这些小军舰驶往安不纳岛。

    他们不知道这时候,光头佬正气得在家摔东西呢!

    “这个liu氓,这个liu氓!”

    他愤怒地咒骂着把一个古董花瓶狠狠砸在了地上。

    作为一个老liu氓,他是越来越不懂现在的年轻人了。

    这是一点面子都不给留啊,自己扣他的飞机,他扣自己的军舰,虽然从实际价值上讲他那堆破烂还没十架约克式运输机值钱,后者可是目前最新式运输机,一架数十万美元,就他那些扫雷舰根本不值钱,但问题是运输机在他这里根本没用,他那支空军就不缺运输机,而军舰却是他迫切需要的。

    海军总司令桂永清在一旁低着头大气不敢喘。

    “去请陈嘉庚来!”

    发够了火的光头佬,阴沉着脸对一名侍从说道。

    陈嘉庚率领的华侨赈灾团已经到了南京,虽然出来这档子事,但跟他们没什么关系,他们是代表南洋数千万华侨而来,跟杨丰属于两个系统,光头佬也不可能为此找他们麻烦,光头佬也不敢找他们麻烦,南洋华侨一直是他重要的财源,自断财路的事情他是不会做的。

    前青帮成员很清楚这种事情该如何处理,现在是找中间人谈价钱的时候。

    实际上他已经封锁了这个消息,至少是在他能力范围内封锁了,包括孔家对于外界的解释也都是孔祥熙受杨丰邀请前往安不纳岛游玩的,他们很清楚一旦这个消息公开,会让他们处在一种骑虎难下的地步。

    而不列颠人,也没兴趣掺和这种事情,他们也不会把真实情况向外界透露。

    杨丰同样也没对外发表过什么声明之类,大明帝国最高法院逮捕一名民华自治区的贪腐官员,这属于正常的履行公务,不需要对外界公布什么,只需要通知其家人就可以了。更何况还没有进入审判程序,后者充其量只是犯罪嫌疑人,他的隐私权是受保护的,当然什么时候正式审判这个就得看大明帝国最高法院的日程安排了。

    或者说孔家掏不掏钱了。

    要是孔家掏保释金,那么孔祥熙自然可以离开,到审判的时候他肯定也不会老老实实过来受审,那时候最多给他缺席定罪,但贪腐这个牌子必须给他挂上,如果孔家不掏钱,那自然就是要进入审判程序的,到时候判他什么罪他就是什么罪,哪怕真剥皮实草也就只好委屈一下孔祥熙了,钱不钱的实际上杨丰并不在乎,他又不缺钱,不列颠政府刚同意了他的贷款。

    杨丰实际上就是用这种方式警告光头佬手下那帮大小贪们,别以为你们搜刮尽了民脂民膏,就没人来治你们,别人不管大明帝国管。

    “我是不是最近有点树敌太多呀?你看看,我来这里才不到一年时间,土著揍了,外国列强揍了,地方军阀揍了,可以说四面树敌呀!此为智者所不取也!”

    就在光头佬设宴邀请陈嘉庚,同时请他做中间人和杨丰进行沟通的时候,杨元首也正坐在自己的元首府,一边和黄庆昌啃着螃蟹一边说道。

    “元首大人,敌人多点没什么大不了,只要您和您的朋友足够强大就行。”

    黄庆昌笑着说。

    “你是个聪明人!喝酒!”

    杨丰举起酒杯说。

    “不过,元首,两亿美元是不是太多了点,要说这些钱孔家倒也绝对拿得出来,但他们家的钱都在孔夫人手中管着,而且他那些子女也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万一咱们要得太多,他们豁出自己丈夫老子不要了,咱们也总不能真把他剥皮实草吧?”

    黄庆昌一边和他碰杯一边说道。

    “你有没有能和光头佬搭上线的朋友?”

    “有。”

    “让他帮我带个话给光头佬。”

    “什么话?”

    “四个字,一家一半。”

    杨丰很阴险地笑着说。

    “这,这也太夸张了吧?”

    黄庆昌惊得下巴差点砸地上。

    “你的意思是给他太多了?那就四六开好了,我六他四。”

    杨丰笑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