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穿越小说 > 新大明帝国 > 正文 第六十五章 杨元首的另一张面孔

正文 第六十五章 杨元首的另一张面孔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杨丰的飞机降落时,安不纳岛上饥民的安置工作正在有条不紊地进行当中,这活儿实际上和打仗差不多,而他有一个最顶级的统帅和一群最顶级的军官。

    在曼施坦因和大明军总参谋部那些普鲁士军官指挥下,所有被送到这里的饥民,都得到了妥善安置,人家是指挥百万大军级别庞大战役的,他这才不到一万饥民,小事而已。

    把孔祥熙送往当初安置板垣君的那间水牢后,杨元首开始视察饥民了,他的军队已经把军营让了出来,那些士兵都住在野战帐篷里,而那些饥民则住在干净整洁的营房中,因为都长时间没接触真正的食物了,现在也同样只能给他们米粥和鱼糜之类东西。

    大明帝国现在有一家专门的渔业公司,大马力拖网渔船,现代化的冷藏厂,守着南海最大的渔场,水产捕捞量根本超出岛上需求,专门的水产加工厂已经建设起来,就连第一批出口欧洲的鱼罐头都在半个月前发货了。

    都不知道多少天,没吃到过一顿饱饭的饥民们,一边流着眼泪一边吃,把那些照顾他们的华侨义工都当成亲人了,当杨元首出现在他们面前是,呼啦一下子全跪下,哭着喊着给他磕头。

    “都起来吧!在大明帝国不兴跪拜,除了父母祖宗,任何人都不用跪!”

    杨丰摆出一副威严姿态说道。

    那些饥民哪有起来的,一个个全继续趴在地上磕着头。

    “嗯,我说话没人听了?”

    杨元首脸色一沉说道。

    他不需要什么煽情表演,他要的是从这一刻起,在这些人心中树立起威严形象,让他们知道对自己的话,必须做到绝对的服从。

    那些饥民都愣了一下,这才一个个露出畏惧表情,然后赶紧站起身,不过没有敢抬起头的,都面带敬畏低垂着头。

    杨丰很满意地点了点头,开始看看饥民住宿条件,看看他们吃的怎么样,生活上还有什么需要,顺便找点茬训斥一下管理人员,总而言之在让饥民感受到他威严之后,再感受到他的爱护,当然在那些饥民看来,他们已经别无所求,能吃饱他们的世界就已经无比明媚了,更别说住在这么好的房子,旁边还有收音机放着音乐了。

    “元帅,非常感谢你们的工作。”

    看着那些饥民们幸福的笑容,杨丰边走边对一起的曼施坦因说道,如果不是这些普鲁士军官,就他那些根本没有这方面经验的手下,是不会把这一切搞得这么井井有条。

    “职责所在,应该是我们感谢您才对。”

    曼施坦因说道。

    永乐号巡洋舰已经从普鲁士返回,它不但为饥寒中的普鲁士人送去了食品和御寒衣物,而且杨丰还单独向普鲁士人发捐款。因为目前普鲁士仍然在分区占领中,所以无论物资分发还是捐款发放都不是通过占领当局,而是在不列颠政府允许下,在汉堡一带由这艘战舰上的大明帝国水兵,直接发到普鲁士老百姓手里。一箱箱方便面,一件件羽绒服,一枚枚印着杨丰头像的金币,直接由这些胸前佩戴盘龙徽章的年轻东方小伙子们,亲手交到饥寒交迫的普鲁士人手中,甚至还有一箱箱大白兔奶糖发给小朋友,搞得普鲁士人感激涕零,甚至还有姑娘以身相许的。

    虽然杨丰付出其实没多少,他一共发了一百万枚大明元宝,也就是二十八吨黄金,至于羽绒服方便面不值一提,但却收获了普鲁士人世世代代的感激,这从那些在他手下工作的普鲁士人看到他时那发自内心的尊敬可以看出。

    而这些金币发出去后,那些普鲁士人唯一用它能做的,就是购买粮食,在杨元首看来,光自己这里购买粮食很显然收效不够快。而且这时候世界粮食贸易实际上在一个专门委员会监管下,每个国家都是有进口配额的,当然这种东西就是个意思而已,只要有钱赚那些粮商们才不会去管什么配额呢,尤其是米国的粮商们。

    但无论如何,他想无限制的疯狂收购下去,终究还是不可能的,哪怕他有救灾的招牌,也不可能收购到明显超出他救灾需要的粮食,如果那样的话,有心人一眼就能看出来他的居心叵测了。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增加普鲁士人的购买能力,既收获普鲁士人的感恩,又最大限度保留这个国家的元气,使其能够早日复苏对抗史达林,还能加快世界粮食的紧张可谓一举多得,至于黄金什么的在他这里真不值一提。

    他刚知道旅行者号其实也是可以进入深海的,而且作为科学探索飞船,它还有强大的探测能力,也就是说这个世界上那些埋藏海底的黄金,也是可以为他所用的。

    光这一点就足够他拿黄金当粪土了。

    但即便以曼施坦因的睿智,也想不到他善举背后,其实包藏着如此众多的阴谋,这位为了自己祖国人民的苦难夙夜忧心的老将军,只知道现在这个世界上,只有这一个人和他的人民在真心实意地帮助自己祖国,而且丝毫不计代价。

    他可不认为自己这些人的价值,能够比得上杨丰的那一百万枚大明元宝。

    “小事而已,我还是那句话,只要是帮助过华人的,都是我的朋友,作为朋友,我都会义无反顾地帮助,我这个人很简单的,朋友就是朋友,用我们古人的话说两肋插刀都是可以的,但敌人也就是敌人,我会用最冷酷无情的手段来对付,无论是sha林du气还是五牛分尸,都在我的选项之内。”

    杨丰很随意地摆了摆手说。

    “现在,我们是不是该去见一下我们的客人了。”

    紧接着他又说道。

    “爱德蒙.黑克勒先生和西奥多.科赫先生也同样在期待您的召见,他们已经被大明陆军的自动武器惊呆了。”

    曼施坦因耸耸肩说。

    他当然不会知道,这两个人的姓氏连在一起,在杨丰记忆中的历史上代表着什么。

    (感谢书友狂暴之歌,为你(?-?)留情,智哥dezhi,帅不起来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