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穿越小说 > 新大明帝国 > 正文 第六十三章 两亿美元保释金

正文 第六十三章 两亿美元保释金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老爷说要坐飞机走吗?”

    孔祥熙的那些随从,很显然并没有意识到出了问题,看着已经飞离地面的星座L049,一名保镖茫然地问身旁司机。

    “没有,是不是临时改主意的?”

    司机也茫然了。

    这也不能怨他们,毕竟杨丰之前的表演太有欺骗性了,连孔祥熙自己都中招儿,更何况他们这些做下人的,谁能想到刚刚坐一块儿开怀畅饮,谈合作谈得都快交心交肺的家伙实际上正憋着一肚子坏水呢!

    直到那架星座L049都快看不见了…

    “坏了,老爷被劫了!”

    一名保镖猛一拍腿悲愤地吼道,一下子十几名随从全乱了,紧接着蹿向塔台,机场负责人一听冷汗就下来了,以最快速度扑到无线电台向已经起飞的专机呼叫,但可惜他没有收到任何回答,这下子连猜都不用猜了,好在机场有发报机直接能够联系南京的空军司令部,赶紧发报给那边。

    等他们向南京发完报,杨丰的机群都快飞出湖南了。

    空军司令部这时候刚刚成立,司令是周至柔,他这个人胆子还是比较大一些,当然主要是他在光头佬那里一直受宠,所以在接到孔祥熙被劫持的电报后,他没有上报就给空军战斗机下达追击的命令。和杨丰猜测的不一样,这时候在武汉还有一部分战斗机,得到了他的命令后,紧接着起飞了十二架野马向南追击,同时周至柔自己紧急跑去向光头佬请示。

    这时候孔令侃也得到了消息,被吓得腿都快软了的他,毫不犹豫地跑到空军司令部,撒出赏钱让人向武汉机场发报,联系上已经起飞的野马,向十二名飞行员许下了重奖,原本一听说救孔祥熙已经全没了精神的飞行员瞬间精神大振,十二架野马速度飙到了极限向着广西方向狂飙。

    不过这一圈折腾下来杨丰都快到桂林了。

    “你到底想要什么?”

    专机内孔祥熙一脸忧郁地问杨丰。

    “不是我要什么,而是有人告了你,作为大明帝国最高法官,我既然受理此案,当然有责任抓你回去审问,不过你放心,我们大明帝国最高法院是非常讲法制的,你有罪就肯定会判刑,你要是没罪呢,我们也不会冤枉你,最多算是带你去旅游一下了。”

    杨丰很开心地看着他。

    “信你就成傻子了!”

    孔祥熙心想。

    一想起被他五牛分尸的板垣征四郎,还有那些用断头台铡了脑袋的倭军将领,被绑在鞭刑架上抽鞭子的苏联战俘,他就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不过,估计这个贪腐罪名你是跑不了的,你做了什么,你自己都很清楚,哎呀,我们目前新的刑法还没制定出来,还在使用大明律,按照太祖洪武爷定下的规矩,你这样的情况,弄不好是要剥皮实草的,你知道怎么剥一整张人皮吗?”

    杨丰那不怀好意的目光在他身上扫来扫去,虽然知道这家伙是故意吓唬自己,但孔祥熙还是忍不住腿一软瘫坐在地上,脸色苍白手脚哆嗦着,看上去就跟抽了疯一样。

    “你大概以为我是开玩笑吧?

    我都敢玩五牛分尸了,难道你觉得我不敢剥皮?”

    杨丰狞笑着继续刺激他。

    “元首大人,咱们大明法律好像允许嫌犯在身体有病的情况下取保候审吧?孔董事长已经快七十了,身体一向不好,如果关在监狱里出现什么意外,也有背仁义之道,作为大明帝国国务顾问,我有权对此提出抗议。”

    黄庆昌在一旁说道。

    他又不傻,从杨丰扣下孔祥熙,就知道这位元首大人想干什么了,话说当年他可是因为给抗战捐款太多被倭国人关进监狱的,一想起自己的捐款被这些蛀虫们中饱私囊,他也真恨不能把他们剥皮实草,不过那没什么用,让他们吐出来才是正理。

    “确实有这一条,不过这保释金可是根据罪刑轻重上下浮动的,以他被起诉的罪名,这个保释金恐怕有点多呀!”

    杨丰说道。

    “多少?”孔祥熙咬着牙说。

    他哪还不知道这俩一个红脸一个白脸,这是非要从自己身上剥层皮不可了,不过现在只要能脱身,其他都是好说的,要不然真把杨丰惹火了,再给自己来个剥皮实草…

    孔祥熙忍不住又哆嗦了起来。

    “多少呢?”

    杨丰忍不住沉吟起来。

    孔家到底有多少钱,这可是一个历史之谜,当年杜鲁门都没能查明白,虽然杜鲁门说他有二十亿美元,但这个数字明显比较夸张一些,四三年的时候,米国公布的数字孔家还不到一个亿。就那么几年时间增加二十倍,哪怕是他当财政部长,搂钱也不至于那么快,要不然其他势力早就不干了,米国援助才总共几个钱,总不能全进了他的口袋吧?

    但超过五亿是肯定没问题的,就冲美龄姐姐后来跑米国求援的时候,孔家支援了她三千万美元的活动资金,就可以知道这个数字应该是底线了。

    “两亿美元!”

    杨丰伸出两根手指头说道。

    “你杀了我吧!”

    孔祥熙就像被蝎子蛰了一样,从地上一下子蹿起来,几乎是须发皆张的吼道,把一直看热闹的伊芙琳等人吓了一大跳。

    “看来孔董事长还没明白自己现在的处境,去,带孔董事长到一个安静的地方,让他好好静一下,如果在飞机上还没考虑好,那么下飞机后,就请他去当初板垣君住的那间别墅好好静一静。”

    杨丰说道。

    一名美女保镖立刻上前,就像拎只小鸡一样,把孔祥熙拎起来,找地方让他好好清醒去了。

    “亲爱的,我们不能这样对付一个老人吧?”

    伊芙琳在他身旁弱弱地问。

    “你们是不是都觉得我做得过分?”

    杨丰看着她和那些闺蜜说道。

    这些女孩子一片默然。

    “他是这个国家前任财政部长和国家银行总裁,他在这个位置上当了差不多十一年,十一年前他的财产还没他多。”杨丰指着黄庆昌说。

    “十年后,他的财产可以和任何一个华尔街顶级大亨一较高下。他的夫人,儿子,女儿无一不像吸血的蚂蝗一样,疯狂地从自己国家的人民身上吮吸鲜血,垄断,走私,炒汇,用各种各样的方式聚敛他们的家族财富。而他们做这些事情的时候,他们的国家正在进行着生死存亡的战争,前线的士兵没有药品,因为药品都在他们家公司的仓库里等着价格上涨。前线的汽车没有油料大炮没有炮弹,因为他的儿子垄断了滇缅公路运输,他们不运前线急需的军火油料,而是运输可以在黑市上卖高价的丝袜化妆品,他们的贪婪甚至连米国人都无法忍受,他被迫辞职就是罗斯福指名的。

    而现在,我要做的,就是让他把他从自己国家老百姓身上搜刮的血汗钱再吐出来,用来给那些饥民购买粮食,购买帐篷,购买药品,那么你们现在,还觉得我不对吗?”

    杨丰说道。

    “对,让他吐出来!”

    伊芙琳挥舞着小拳头喊道。

    “报告元首,后面有战斗机要求我们降落南宁机场。”正在这时候,一名充当飞行员的美女机器人走进机舱向杨丰报告。

    “不用管它,继续飞!”

    杨丰冷笑着说。

    一架客机六架大型军用运输机,丝毫不理会电台中传来的命令降落声,继续向南飞行,就在到达南宁上空时,追击的野马战斗机终于赶到了,十二架最先进的野马D从头顶直接俯冲下来,在前方转向,同时电台内传出口气严厉的警告,如果再不降落就将开火击落。

    当然,杨丰是肯定不会搭理它们的,这里面任何一架它们都不敢击落,星座里面都是什么人光头佬那里很清楚,估计这时候不列颠政府的警告已经到了,而且击落同样也就意味着孔祥熙得死。至于那些运输机,那全都是不列颠人的,而且杨丰的部下和不列颠士兵混乘,光头佬打下一架运输不列颠士兵的皇家空军运输机意味着什么,他自己也很清楚。

    杨元首从准备干这活儿开始,一切都早就算计好了。

    十二架野马围在机群周围,不停地做着各种机动动作,不停地发出各种警告,七架大型飞机视若无睹,继续向前飞行,倒是让地面上的南宁老百姓看了个热闹。

    “害怕吗?”

    杨丰问伊芙琳。

    后者正一脸紧张地趴在窗口,看着外面不时近距离从面前飞过的野马,甚至里面的飞行员都可以看清楚,而其他那些女孩子也一样,一个个瞪大眼睛看着外面,说不紧张是假的,毕竟那是十几架战斗机,而且还正在不停地发出威胁,甚至都靠近了做一些看上去比较危险的动作。

    “不用害怕,看看那边!”

    杨丰搂着她,伸出手向远处指去,就在他指向的方位,密密麻麻的战斗机正组成庞大编队气势汹汹地扑了过来。

    (感谢书友人戝人爱,智哥dezhi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