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穿越小说 > 新大明帝国 > 正文 第五十七章 狼群的覆灭

正文 第五十七章 狼群的覆灭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简直令人发指,丧心病狂,毫无廉耻,偷袭,又是偷袭,而且是赤luo裸的tu杀,在昨天夜里的tu杀中,史达林的爪牙杀害了包括一名儿童在内,大明帝国一共六名平民,这种罪恶的行径简直和魔鬼无异!

    惩罚,必须对此进行惩罚!

    在此我以大明帝国元首身份,向苏联政府发出最后通牒,必须在二十四小时内将包括史达林,华西列夫斯基,库兹涅佐夫在内的一干战犯逮捕并引渡到大明帝国接受正义的审判。

    另外要求苏联政府必须立刻归还窃据我国的岭北地区,并且赔偿窃据期间从我国掠夺的资源折合黄金五千吨!

    否则我国将采取断然措施!”

    淡马锡莱佛士大酒店的会议厅内,杨元首对着受邀请而来的各国记者吼道。

    “元首阁下,贵国将采取什么样的断然措施?”

    一名记者兴奋地问。

    “这个你到时候就知道了!”

    杨丰傲然说道。

    “元首阁下,您会对苏联本土进行攻击吗?”

    “这个也在选项之内!”

    那些记者们一片哗然,这家伙是真不愧疯子的外号,居然还想对苏联本土进行攻击,不过仔细一想他倒也的确具备这样的能力,毕竟大明海军还有一艘航空母舰,虽然只有一艘,面对苏联数以千计的岸基战斗机真要过去跟自杀没什么区别,但终究还是具备这样的能力。

    但史达林却连这样的能力都不具备,只能用这种上不了台面的方式,偷偷摸摸跑来打几发炮弹泄愤,而且还得冒着损失一艘潜艇的危险,最终收获不过是打死打伤人家十几个人,连这些记者都知道这得是多么无奈。

    他们这时候还不知道,史达林同志这一次可不是泄愤这么简单。

    “停船。”

    正在杀向苏联潜艇的卢象升号上,克雷齐默尔忽然说道。

    虽然不明白舰长想干什么,但他部下水兵们还是立刻执行了这个命令,紧接着这艘高速航行的驱逐舰在海面逐渐停了下来,与此同时同一编队的剩余三舰也相继停下。

    “拿海图来!”

    克雷齐默尔对自己徒弟说道。

    这个叫黄明信的年轻人是杨元首专门派来跟他学习的,是爪哇黄氏家族的成员,在鹿特丹上的大学,两人实际上不需要翻译也可以直接交流,尼德兰语说白了也就是德语的一个方言。

    黄明信赶紧把海图递给他。

    高雄号这大半年时间,除了出去执行任务,剩下都是在安不纳岛周围训练,在训练的同时测绘这一带的海底地形图,因为有杨丰提供的主动声呐和现代设备,基本上安不纳岛周围五百公里范围内,海底地形已经全部制作成了详细的海图。

    看着手中海图,克雷齐默尔忽然露出了一丝笑容。

    “元首说过咱们新装的那种鱼雷可以攻击潜艇吧?”

    他问黄明信。

    “对,主动声自导鱼雷,最大射程五公里,导引头搜索半径不到一千米,速度三十节。”

    黄明信急忙说道。

    好吧,这是美制MK44反潜鱼雷,杨元首从弯弯军火库里抄来样品仿造的,MK46档次太高了,这时候还用不着如此高档的,MK44就可以了,这时候的潜艇静音性能渣得很,可不是现代那些糊满消声瓦的,主动声呐打上去就跟拿大锤敲鼓一样。

    “通知其他三舰,关闭主动声呐,五节低速航行,分别抢占这三个位置,然后关闭发动机停船等待命令。”

    克雷齐默尔说道。

    “您认为这里有埋伏?”

    黄明信的头脑够灵活,要不然杨丰也不会选他来跟着学,他一看克雷齐默尔标出的各舰位置就知道,这是在合围这片海域。

    “是的,苏联人的表现不正常,他们不是初上战场的菜鸟,虽然太平洋舰队都可以称为日本海陆战队了,但终究也是经历过战火的。潜艇炮击敌方海军基地跟自杀没什么区别,航行漫长的四千多公里,也不可能就为了往我们头上砸几枚无足轻重的炮弹。那怕史达林再愤怒,也不至于愤怒到这种地步,诱敌,伏击,这才是正确的做法,而这一带最适合潜艇坐沉的,也就只有这片海域了。”

    克雷齐默尔笑着说。

    紧接着接到他的命令后,其他三舰连同卢象升号开始以低噪音的航速,缓慢驶向了预定位置,而舰尾加装的小型拖曳声呐则不停地监听着海底发出的所有声音,通过声呐员的大脑从中过滤有用信息。

    四小时后,正当杨丰在蒙巴顿勋爵的晚宴上,得知不列颠政府已经同意他的要求,并且马上开始和光头佬联系的时候,这四艘驱逐舰也各就各位,紧接着发动机关闭,同时所有水兵也接到了不准发出任何碰撞声,不准大声说话,不准随意走动之类的命令。

    “接下来呢?”

    黄明信压低声音问。

    “等,干这种活儿,最有耐心的人才是胜利者。”

    克雷齐默尔说道。

    好吧,他不到两年击沉四十七艘总计二十多万吨船只,包括三艘万吨级辅助巡洋舰,他是权威。

    时间就在等待中不停流逝,这场等待极其漫长,甚至不能用小时来衡量了,实际上他们等了整整一天一夜,就在第二天天黑,杨元首的伊芙琳号专机在安不纳岛降落的时候,他们的等待才终于得到了收获。

    “水下有机械噪音!”

    声呐员忽然压低声音惊叫道。

    “继续等!”

    克雷齐默尔表情冷峻地低声说道,这道命令也传递给了其他四舰。

    就在同时声呐员惊叫道:“又一个!”

    在接下来的半小时时间里,这片地形复杂的海底,原本坐沉在在泥沙中的潜艇一艘接一艘不停上浮,一支庞大的水下狼群,终于全部暴露在了克雷齐默尔和他部下水兵的面前。听着声呐员不停地报告又出现的潜艇,黄明信直接一阵后背发凉,这么庞大的数量,如果他们这四艘驱逐舰贸然闯进它们的伏击圈,结果连想都不用想肯定是全军覆没。

    虽然潜艇怕驱逐舰,但那是单艇遇上舰队,一对一单挑可就不一定鹿死谁手了,如果是狼群两倍优势伏击舰队,那驱逐舰就成了猎物。

    “多少了。”

    克雷齐默尔带着微笑问道。

    “八艘敌艇。”

    黄明信恭恭敬敬地说。

    “传令各舰,主动声呐开机照射,反潜鱼雷准备发射。”

    克雷齐默尔淡淡的说道。

    水下。

    苏联太平洋舰队Б11号潜艇上,编队指挥官科廖夫上校正面无表情地看着潜望镜,他精心设计的伏击失败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敌人始终没有进入伏击圈,但他也不可能再等下去了,这么长时间的坐沉潜艇急需充电,而这一带在大明军的飞机搜索范围内,必须趁夜幕掩护上浮迅速撤退到安全海域。

    外面的天气不错,满天繁星,一弯残月,海面上波光粼粼,远处一座岛屿…

    不对,那儿没有海岛!

    “下潜,紧急下潜!”

    科廖夫上校的头皮猛得一炸,他几乎本能地尖叫一声,还没等那些艇员反应过来,声呐员的尖叫声紧接着响起:“敌人主动声呐轰击!”

    “鱼雷发射!”

    就在这时候,海面的四艘驱逐舰上,四名舰长同时吼道。

    四枚MK44反潜鱼雷瞬间从发射管飞出,在被动自导系统引导下直奔各自目标,仅仅几秒钟后另外四枚鱼雷以同样方式飞出发射管,八枚鱼雷各瞄准一个目标,以超过三十节速度凶猛地扑了过去。

    水下苏联潜艇编队一片大乱,突如其来的主动声呐轰击把所有潜艇上的水兵全打懵了,猎手变成了猎物,伏击者变成了被伏击者,他们甚至很多都忘记了做出反应,一个个混乱地惊叫着。在这混乱的叫声中,第一枚鱼雷到达了,紧接着主动导引头开机,超声波发射轰击在几百米外潜艇钢铁外壳上,明显的金属空腔回音,在海水中以每秒上千米速度反射回去,就像大声的召唤般把正在高速航行的鱼雷吸引过来,狠狠撞在了一艘潜艇的外壳上。

    雷头数十公斤装药在水下轰然炸开,强大的水压冲击就像巨锤般砸开了这艘潜艇的外壳,海水立刻疯狂地涌入,潜艇内苏联水兵绝望地尖叫着,混乱地奔跑着,但一切都无济于事了,他们本身就在水下数十米处,稍微增加点重量就会打破浮力的平衡,更何况每秒成吨的海上灌入,紧接着潜艇就开始了下沉。

    几乎就在同时,第二枚鱼雷撞上了目标。

    科廖夫上校的座艇。

    “这真是莫名其妙啊!”

    他像已经自杀的尤马舍夫上将一样,摘下帽子苦笑着说,在他身旁无数钢铁碎片在爆炸的火焰中喷射而至,瞬间吞噬了这名刚刚从波罗的海舰队调来的苏联英雄,和他胸前佩带的那枚金星勋章。

    然后是第三枚,第四枚…

    随着爆炸的水柱一个接一个在海面坟起,水下彻底变成了苏联潜艇的坟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