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穿越小说 > 新大明帝国 > 正文 第三十七章 大明帝国的法制精神

正文 第三十七章 大明帝国的法制精神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两天后。

    安不纳岛刚刚建成的最高法院审判厅内一片庄严,坐在大明帝国国旗和复兴党党旗前的最高法官阁下…

    最高法官阁下这是第一次履行职责。

    实际岛上民风淳朴,原住民绝大多数都沾亲带故,根本就是个夜不闭户的地方,至于后来迁移的新居民,为了保证他们目前的美好生活,根本不敢做任何犯法的事情,因为一旦犯法,只要达到一定标准,那是全家都逐出大明帝国的,所以从立国直到现在都半年了,至今还没有一起案件发生,至于小青年争风吃醋打个架,那是地方治安官的职责,用不着最高法官阁下。

    “带人犯!”

    杨丰一脸庄严地拍了下惊堂木,作为大明帝国的法院当然要有自己的特色,法槌变成了古老的惊堂木。

    “威武!”

    在法警们拉长的喊声中,志村文雄首先被带了进来。

    志村副参谋长这几天在监狱里也不知道怎么被折磨的,基本上是两个法警半拖半架进来的,因为在审判席上根本站不住,两名法警不得不一直扶着他,好在脸还是能看的,并不防碍给他拍照什么的。

    紧接着公诉人宣读起诉书。

    志村文雄是前倭军三十四师团参谋长,江西大屠杀他是肯定有份的,实际上这些倭军将领,只要履历上参加过对华作战的,基本上有一个算一个,都杀了也绝对不为过。

    当然,他还是有辩护的权力,哪怕军事法庭也是有的,只不过因为没钱聘请辩护律师,所以只好由大明帝国最高法院给他指派一位,在经过律师苍白无力的辩护和控方律师义正言辞地驳斥后,最高法官阁下一拍惊堂木问道:“诸位陪审员,人犯是否有罪?”

    坐在两旁全部由淡马锡,爪哇,婆罗洲等各地华人士绅名流组成的陪审团,毫不犹豫地喊出了“有罪!”

    在一番商议后,很快杨丰宣读判决书。

    “倭国为大明属国,倭国人民亦为大明子民,倭国天皇谋逆作乱,志村文雄不思忠贞报国手刃逆贼,反助纣为虐戕害无辜,当按大明律**条以附逆罪论处,现判决如下,判处志村文雄斩首,即日执行,同时剥夺其大明帝国子民身份。”

    好吧,大明帝国国会至今还没研究出新的刑法,主要也是在这里没什么用处,那些国会议员们忙着各处建设呢,哪有功夫坐一块儿研究什么法律,除了一部宪法必不可少之外,其他法律都是暂时按照大明律,再说怎么判还不都是杨法官一句话。

    志村君什么话也没说,只是悲愤地呜呜一阵,紧接着就被拖了出去,后来杨丰才知道他是因为咒骂那些狱警,结果舌头让那些家伙给割了。

    下一个是绫部橘树,他是四一年的关东军副参谋长,这个就不用说了,有罪,拉出去上断头台。

    大明帝国特意为他们新建了一座断头台,既然是按照大明律,那也就没有枪决一说了,可拿刀砍脑袋毕竟过于野蛮,断头台就文明多了,要说断头台也是野蛮人才用的,那就得好好研究一下它的起源地了。

    绫部橘树完了是原鼎三。

    他是四一年时候的中国方面舰队副参谋长,倒不是因为这个罪名被处决,毕竟都四一年了倭国海军基本很少跟光头佬打交道,他被处决是因为淡马锡大屠杀,作为倭国海军第十二特别根据地司令官,他在一年多时间里可没少祸害淡马锡华人。

    实际上淡马锡华人对这些倭军将领的态度都是一个字,杀!

    毕竟这些家伙都是第七方面军的,这些年可把华人欺负狠了,对杨丰从淡马锡邀请的陪审员们来说,大屠杀对他们倒不是很切齿,这些家伙都是资本家大地主,倭军大整肃一般整肃不到他们头上。这些人切齿痛恨的是香蕉票,多少人被这东西搞得倾家荡产,到现在几乎所有资本家手里都还有一堆只能烧火的香蕉票,所以只要拉出来的犯人,那些淡马锡来的陪审员,都是一句话,有罪!

    就连陆佑的孙子,后来邵逸夫的死对头,淡马锡国泰院线的老板陆云涛这样的太平绅士,都挥舞着拳头一脸亢奋地不停喊着:“绞死他!”

    好吧,对于他的要求杨丰决定满足一下,原鼎三中将最终被判处绞刑。

    再接着是昭南防卫司令坂田专一,这个职务是淡马锡大屠杀的主要执行者,坂田专一手上自然沾满华人鲜血,绞刑肯定已经不能满足淡马锡人民的心愿了。

    “断头台!断头台!”

    几个淡马锡的主要陪审员,甚至包括属于马六甲的陈贞禄,吉隆坡的陈孝式,都或者用华语或者用英语喊着。

    杨丰连原本的审讯程序都懒得走了,直接让手下把判决书以最快速度起草出来,然后刷刷签上自己名字,紧接着一摆手,法警把腿被打断的坂田专一拖了出去等着排队上断头台。

    就这样一个接一个,一直到临近中午,压轴戏板垣君终于上场了。

    一帮陪审员立刻激动起来,几个过于激动的,还在寻找东西砸他,而站立不稳的板垣君,则被两名法警架着,面如死灰眼神空洞地看着地面。

    杨丰拍了拍惊堂木示意肃静。

    那些陪审员们这才安静下来,紧接着公诉人开始宣读对板垣的起诉书,板垣的起诉书那可就长了,从战前在东北的一系列阴谋活动,再到主谋九一八事变,伪满州国,主谋热河事变,企图泡制伪华北国,策动内meng叛乱,直到率第五师团入侵山西,入侵山东,担任陆军大臣全面指挥侵华,担任朝鲜军司令官镇压朝鲜人民,再到担任第七方面军司令官对抗盟军,总之公诉人花了半小时才读完他的起诉书。

    不过他在大明帝国被起诉的罪名依然是谋逆,其他罪名跟大明帝国无关,无论他侵华还是担任朝鲜军司令官,这些都是谋逆范围,毕竟朝鲜也是大明属国,依然在大明帝国范围内,当然他的谋逆和其他人不一样,他是逆党首脑,担任过陆军大臣的,这也就是逆军的最高指挥官了,这不算逆首算什么?

    既然是逆首,那就得按逆首的罪名判决。

    “按大明律当以大逆罪论处,凌迟处死,夷九族!”

    审判员一边翻着大明律一边说道。

    那些陪审员们立刻亢奋起来。

    “凌迟太过了,夷九族也有点狠了,现在已经是二十世纪,我们应该更仁慈一些。”杨丰说道。

    “若减等的话,最低也得车裂,夷三族。”审判员说道。

    “我们是文明社会,我觉得断头台就可以了,至于夷三族这个也应该免去。”杨丰说道。

    “法官大人,何为法律?大明律既然明文规定的,那就是铁律,无论任何人都必须遵守,您作为法官必须按律判处,否则法律之威严何在,法律之神圣何在?纵然法律已经不适宜时代,但在它没有得到修改前,依旧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如果您认为太过残忍,实际上我也认为过于残忍,但是我们需要做的,是推动国会修改法律,而不是仅凭一己之慈悲罔顾法律,这才是真正的法制国家,如果您以法官身份,因为个人感情无视法律,那么我们有权提出抗议!”

    控方律师义正言辞地说。

    “呃?!这个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觉得在二十世纪还搞什么车裂,株连实在已经过分了。”杨丰说道。

    “就算过分,那么在国会没有修改这条法律之前,您也必须按照这条法律判决,否则您本人就是违法,哪怕明天国会就修改了这条法律,今天您也必须根据这条法律判决,这才是法制精神!”

    律师继续和他演双簧。

    “那个,诸位陪审员,你们看怎么办呢?”杨丰一脸为难地看着那些陪审员们。

    操!那些陪审员都是老奸巨猾的一看就明白,这家伙今天是非把板垣五马分尸不可了,只不过假惺惺做样子堵人嘴而已,如果外界批评他野蛮残忍,那他就以自己按照大明律办事来解释,而且还表演一下对法律的尊敬,毕竟大明帝国都三百多年没露面了,法律上跟不上时代很正常,大明律制定的时候,欧洲还玩铁女人呢,这一点上大哥别说二哥。

    至于以后,那当然是要修改的,当然修改后的法律板垣君是享受不到了,他今天注定是要五马分尸的。

    分,绝对得分!

    以板垣君的身份,别说五马分尸了,就是三千六百刀凌迟都是够资格的,不过凌迟…

    这些陪审员立刻明白为什么不是凌迟了,这是真正的手艺活儿,早就没人会玩了。

    至于夷三族,那只是说说而已,板垣就自己一个人在这里,上哪儿夷他家三族去?

    他们可不知道杨丰还准备用隐形轰炸机去执行。

    “同意!车裂!”

    黄宗孝第一个站起来挥舞着手臂喊道。

    “同意!”紧接着林文昌举手喊道。

    “车裂!”

    “车裂!”

    ……

    (感谢书友dhfyydxm,彩色沙漠5686031,hoyanyouchi,特勤761的打赏)